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1/21

Markelle Fultz 你並不孤單!投籃失憶過來人學長現身說法

早在 2017 年暑假,Ben Uzoh 就曾擔心過 76 人的新秀後衛 Markelle Fultz 可能罹患胸廓出口症候群(thoracic outlet syndrome)。當時 Fultz 正...

早在 2017 年暑假,Ben Uzoh 就曾擔心過 76 人的新秀後衛 Markelle Fultz  可能罹患胸廓出口症候群(thoracic outlet syndrome)。當時 Fultz 正在夏季聯盟中大殺四方、展現自己身為選秀狀元的身手,然而 Uzoh 卻注意到 Fultz 身上有跟他當年被迫中斷 NBA 生涯相似的病徵。

「當我看到 Markelle 在夏季聯盟的一場比賽時,心中直覺告訴我他好像受傷了。」Uzoh 近來接受知名媒體《The Undefeated》採訪時說道。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事後證明 Uzoh 的觀察是正確的。去年 12 月 4 日 Fultz 的診斷結果出爐,確診為胸廓出口症候群,胸廓出口症候群是因為頸部到胸腔上方的神經受到壓迫而引起,使患者的手臂和肩膀無法正常移動,因此影響了 Fultz 的投籃能力。ESPN 知名記者「沃神」Adrian Wojnarowski 報導,這位二年級控衛將接受右肩治療,回歸日期也從一開始的缺陣 3 到 6 週,改為沒有任何時間表。今年 1 月 19 日,這位狀元郎則終於歸隊,一邊隨著球隊一邊進行他的復健之旅。

Fultz 的症狀確診之後,早在半年前就神準判斷的 Uzoh 手機開始響個不停。

「當我耳聞他確診跟我預期的一樣時,有很多人開始找上我,問我『這跟你以前碰上的症狀是一樣的嗎?』,我回答他們『對啊!』」Uzoh 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必須得見到他。我替他鬆了一口氣。當我真正了解到這項疾病時,我的內心才總算感到平靜,我希望他也能這樣。我相信他也曾跟我一樣尋求不少協助,想要了解箇中原因。」

Uzoh 以及 Landry Fields(曾與林書豪在尼克隊組成「書呆子連線」),是唯二已知罹患胸廓出口症候群的 NBA 球員。他的症狀首次發作於 2009-10 年賽季,他還身為塔爾薩大學Tulsa大四時,當他用右手投籃的時候出現了失去了知覺。那時候他場均能拿下 15.3 分,他並未將這狀況告訴任何人,因為大概也沒有人會相信他。就這樣,他開始試著修正他的投籃方式、接受按摩或是冰敷治療,甚至接受一些創新伸展療法。

2010 到 2012 年之間,Uzoh 接續在紐澤西籃網、克里夫蘭騎士和多倫多暴龍效力,總共出賽過 60 場比賽。他也參加過丹佛金塊和夏洛特山貓的夏季訓練營。在這過程中,他從未透露過自己右手臂失去知覺的事情,甚至一直到被下放到發展聯盟的斯普林菲爾德裝甲隊(Springfield Armor)和塔爾薩 66 人隊(Tulsa 66ers)時,他也都一直沒有說過這件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直到了 2014 年 1 月 22 日,他再次被交易到發展聯盟坎頓劍客隊(Canton Charge),他向時任坎頓球隊教練的 Steve Hetzel 透露自己身體出了狀況,希望能尋求幫助。

但是坎頓的隊醫並未為 Uzoh 找到治療方式。總教練 Hetzel 在 2014 年表示:「Uzoh 因為心理因素而停機,他過去曾是聯盟最佳球員之一,但現在我們卻是五人上場卻像是四打五。」Hetzel 曾因為 Uzoh 在練習時無法對抗而將他冰在板凳上,隨後在同年 3 月 21 日,球隊跟他揮手再見,正式將他釋出。

「也許是因為意志消沉,也許是因為害怕畏懼,或是任何其他因素都好,」2014 年 Uzoh 說道,「我當時真的是完全摸不著頭緒,我傷害的不只是球隊,也傷害到了我自己。」

最後在 2014 年 9 月,Uzoh 終於在他故鄉聖安東尼奧被 Andrew Bennett 醫生確診,罹患胸廓出口症候群。在了解這個疾病以及接受治療之後,他表示自己感覺已經好多了。

Uzoh 也曾在 2016 里約奧運代表奈及利亞參賽

現年 30 歲的 Uzoh 後來曾到過非洲和比利時職籃打過球,甚至曾幫助奈及利亞在今年在中國舉辦的世界盃資格賽 F 組拿下八場全勝的紀錄,預計接下來晉級之後的比賽,他也會繼續參賽。

Uzoh 現在也在 NBA 的隊職人員見習計劃(apprenticeship program)中擔任發展聯盟中風城公牛隊(Windy City Bulls)的助理教練;但他也尚未高掛球鞋。他拒絕了一些上場打球的邀約,就為了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