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0

魔鬼的細節3-淺談足球場地的缺乏與維護(比賽&管理篇)

2017年台北世大運、台北市民族國中、中正高中被市政府邀約在開幕前,去選手村與長庚大學人工草地做測試。家長與孩子們看到新蓋好的人草,又新又漂亮,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來到國際舞台,孩子們更高興的躺在人草上滾...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年台北世大運、台北市民族國中、中正高中被市政府邀約在開幕前,去選手村與長庚大學人工草地做測試。家長與孩子們看到新蓋好的人草,又新又漂亮,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來到國際舞台,孩子們更高興的躺在人草上滾來滾去,捨不得起來。然後,世大運風光開賽,順利閉幕,媒體說台北市ㄧ口氣蓋了十座人草(四座比賽場地,六座練習場地),感覺好像台北市足球發展不用擔心場地了。

(國立體育大學內的人工草,比完世大運也幾乎只剩當地學生會去使用了。圖片來源:Why Ma攝影提供)

實際情況是:這十座人草,有九座不在台北市內,甚至最遠路程到新竹,其中光設立於學校內的,世大運後歸各大學單獨租管的,就高達ㄧ半。大學租借算上、下午、晚上三個時段,燈費另計,這些費用加起來,一場友誼賽可能就要好幾千塊的場地費,除非你是校友,否則學校不太會給折扣。交通便利ㄧ點的輔大,你還要排隊擠擠看,至於那些遠得要命王國裡的球場(長庚大學、銘傳、國體,竹北)交通往返就要2個小時,辦比賽還要跟學校協調,不能跟學校體育活動衝突,最後幾乎成為大學專屬球場,只剩該校區學生在使用。剩下不在學校的開放球場(迎風、新莊、錦和)更是一位難求,燈具還常故障,草皮還是磨損嚴重,需要更換維護,更不用說細如球員休息室,觀眾席,緩衝草跑道(常常是鐵圍欄),甚至裁判席,後補球員休息區...總是東缺西漏的,還有,台北田徑場那另人搖頭的天然草地。

(美麗的大佳迎風人工草地,卻沒有觀眾席,連球員休息區都只有半罩式的椅子。圖片來源:Why Ma攝影提供)

更困難的是,這些場地的管理維護單位,都不是統一一個單位,沒有辦法互相調度運用。在筆者於2019年1/5舉辦的【台灣足球發展計劃-與家長有約]座談會中】,現任中華足協秘書長方靖仁先生,就曾親言:台灣場地的缺乏,是連中華足協自己都找不到屬於自己可以運用的場地,也是他們最頭痛的問題。我們肯定足協新血們勇於說出困境,但更期待的是,足協能有宏觀的眼界與思考解決方式的能力。足球發展若在台北有土地方面的困境,那台北之外呢?台中北屯、桃園中路都在前瞻計劃中,如果女足呂老師都能幫台中藍鯨找到家(太原足球場),甚至與台中男足共享資源,是不是有什麼細節是足協可以把它聯結起來?六都之外呢?有沒有去思考草根足球的推廣,又要結合哪些公部門,甚至地方企業?

(新竹台日交流友誼賽,日本小學生乾脆在泥濘無草的球場玩起來。圖片來源:Why Ma攝影提供)

如果足協只執著於找塊自己的場地,滿足於做自己的菁英培訓,辦自己的盃賽,抬自己的排名,然後只顧哄家長:台灣足球比十年前好,這些也不是足協能管的...說什麼前進百大,前進世界盃,都將變成魔鬼的敷衍,虛假的高潮。

(回不去的台北中山足球場,觀眾席、計分板還在,台灣足球曾有的榮光呢。圖片來源:Why Ma攝影提供)

更多足球新聞請上挺足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