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這一夜,哈勒普終於完成了自我超越。

灌溉支持

名人堂 Dexter | 2019/01/24

A- A+

「我只是帶著自信走上球場,找到機會,然後儘量去保持積極的態度。現如今我是世界第一,處於這樣的位置讓我必須要保持足夠的信心。 ……我不會被任何人嚇到,就像我說的,我對小威很尊重,但這並不代表我會怕她。 」

哈勒普(Smona Halep)已經盡力了。

儘管在此役首盤,她看起來完全沒有招架能力,看起來又會是一場類似於以往的脆敗。但她終於在第二盤中段完成了自我突破。

這是一場比賽令人難忘的比賽,我們看到她從一個大女孩變成一個真正的鬥士。

於我來說,我覺得這一場比賽的價值遠遠超過了去年她擊敗史蒂芬斯(Sloane Stephens)拿到法網的那一戰。

 

她去年在墨爾本的表現並不算好,儘管她進了決賽。她和沃茲妮亞琪(Caroline Wozniacki)打了一場近年最菜雞互啄的女單比賽。

尤其是在決勝盤,兩個人在壓力下一分分打得讓觀眾也覺得疲倦,沒來由的軟弱發球、以及非常保守的消極性回球,讓人不敢相信這是大滿貫的決賽。

這一場比賽,其實就是這些年女單賽事的縮影,除了小威之外沒有一個真正統治級的選手,表面上看起來像是戰國時代、競爭力很強,然而真實的比賽內容卻經不起推敲,景緻非常荒蕪。

哈勒普在這兩年確實是站上了女單最頂級的那一層,大部分時間坐在球后位置上,也終於拿到了生涯第一個大滿貫(在兩次法網失利後),但似乎總是少了那麼一點東西?

我們對羅馬尼亞人的期待從不只如此,當今女單的天下第一人絕不是只拿到一個球季只拿到深圳、法網、蒙特婁和羅傑斯盃就夠了。

在前年法網輸給歐斯塔朋科,去年澳網輸給沃茲妮亞琪,哈勒普在拿到18法網之前,三次倒在了大滿貫決賽。

她去年終於很有說服力的接連打敗了柯柏、穆古魯札和史蒂芬森三名優秀的選手奪冠,並且正式脫離了楊柯維琪、薩芬娜的「無冕后」行列。

但我們從她之後的比賽中,並沒有看出她像一個冠軍一樣打球。

她還是常常被輸掉一些本來應該贏球的比賽,即使是在這兩年,她也依然有4次進不了大滿貫八強,其中有3場止步首輪。

在男單賽場絕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小威在身為球后時,也不會讓自己在某些賽場表現得毫無競爭力。

歸根究柢,我時常覺得哈勒普打球少了一些賭博的勇氣和拼搏的韌性。

當對手氣勢如虹時,她依然打合理球,期待對方會自動送分;不管是紅土、硬地還是草地,她都一如既往的用一種單純的馬拉松式擊球、然後期望對方也和自己一樣投入這一場互相傷害拉鋸戰。

 

本次在十六強賽面對小威,哈勒普生涯只拿到1勝,輸了另外8場,勝負有些一面倒。

以技術層面來講,哈勒普有能力去擊敗不在巔峰狀態的小威,在過去的那些比賽裡,她在小威狀態一般時,基本上能做到相持。

但是當後者進入到「23 GS模式」,哈勒普通常會迅速的失去競爭力,而這正是阻止她進入到那些偉大球員行列的一個重要原因。

當然,我不會把這個看成是哈勒普的缺點,因為地表上本來就沒有太多人能擋下發狂的小威。

威廉斯所能擊出的球速和球質,有時候甚至能媲美男子選手;她雖然並不是很高,但是控制身體的能力和平衡感卻非常出色,她有點像是不小心穿越到一次世界大戰的虎式坦克,在去往目的地的路上一路輾壓向前。

 

但在一場職業比賽中,對手如何並不重要,你要想的始終只是怎麼擊敗對手。

去研究怎麼作戰,如何調整策略、讓自己增加哪怕只有1%的獲勝機會,這就是每一個好球員該有的職業態度。

哈勒普過去對任何球員都一視同仁,雙腿總是不知疲倦的奔跑。

但是在知道取勝機會不大的情況下,仍貫徹用這種戰鬥方式,那某種方面來說也是消極應戰。這樣的打法毋寧說,只是在等待對手狀態不佳、多發生一些非受迫失誤,寄望於運氣或上帝這些未知的因素,而不是自己。

如何抵抗小威明顯超出女子運動員太多的力量,是這幾年女單選手的共同課題。

除了保證一發進球率和底線穩定性外,顯然還必須找出另一種方式讓自己能站得先機,你必須調動小威才能降低她擊球的質量。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1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永恆的經典-Roger Federer與Rafael Nadal

十多年來,瑞士特快車 Federer 與西班牙蠻牛 Nadal 在場上多次交鋒,他們除了是最佳敵手外,更是情感深厚的摯友,共同在網球場上,譜寫最精彩的樂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