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3

味全龍重生?頂新掛味全頭賣的是什麼肉?

在味全龍解散20年後的2019年,頂新集團前董事長魏應充在日前宣布,再度復刻叱吒職棒元年到10年的味全龍。當年率領味全龍拿下三連霸的徐生明前總教練已逝,曾效力味全龍的球員也退役多年。如今頂新集團喊出復...

作者:亞倫

請繼續往下閱讀

BAGA615518

其實現在中職四隊之所以都能在虧本經營下續存.其原因就在於母企業認為職業隊的廣告效果足以彌補虧損.在商言商的頂新魏家.經過一連串風暴後恐怕要的也就是這個.我認為第五隊的成立有助於職棒環境的成長.但是頂新當年的"秒退"卻也為中華職棒帶來重傷害.我認為重點應該不是味全能否組織第五隊.而是味全這支第五隊究竟能支持多久? 頂新魏家會不會在利用職棒隊修補完企業形象後.又再次找個藉口或時間點就解散揮棄?

亞倫

同意廣告效益彌補虧損,台北捷運公司也是用這樣模式在支撐營運。
這波頂新味全的回鍋是用什麼樣的心態跟商業模式思考,反而是需要更多球迷朋友討論。我們應試著站在企業方的立場思考,畢竟臺灣的棒球產業要經營的長久,需要的是商業經營模式去支撐球團的永續經營。
如果我們單純只是用「接受第5隊來活絡中華職棒」或是完全抗拒的心態來看待這件事,就會失去許多討論的可能性。而這些討論思辯的過程,都會成為未來其他企業加盟中華職棒的可能性。

BAGA615518

我是看不出目前的頂新魏家.有什麼長期經營味全職棒隊的動機.只希望哪一天這支球隊又一次被母企業放棄時.可以是轉讓而不是解散.

亞倫

相信現在加盟門檻訂這麼高,應是為了遏止這種情形的發生所做的預防。

矇面加菲貓

很多人不是「反象」迷,而是「反象迷」迷。

亞倫

定義上來界定,「反象迷」迷基本上也不會支持兄弟象。
所以「反象」迷廣義上也包含「反象迷」迷,而狹義上是兩件事,就看個人如何解讀。

矇面加菲貓

我有些朋友,一點都不討厭中信球員,其中有許多球員滿值得令人尊敬,但他們討厭爪迷。在這個前題之下很有趣,不討厭它的球員、討厭它的球迷,所以也就不支持它的戰績,戰績崩盤時可以看見爪迷崩潰,成為生活中的樂趣之一。

米斯特 ‧ 古德

同意,我也是"反象迷"迷不是"反象"迷,這已經不是廣義狹義的問題,是真實的狀況XDDDDDDDDD

亞倫

如果談棒球是個產業,然各球隊就是不同的品牌、球員是不同的系列款式。
如果覺得系列款式好不過不會購買品牌商品,對於棒球產業的產值絲毫不會有名目收入的增加,除非做出「反象迷」迷的行為,例如:支持另一方球隊,對於整體收入才會是有增加,否則就只是走過、路過、還是會錯過XD。

好銘


這篇專欄有點小錯要糾正 頂新入主味全是1998年5月 因此頂新其實有實際經營職棒大約一年半的時間

亞倫

感謝提醒!
原以為是時間錯置,特別去證交所的公開資訊觀測站查了一下,發現雖然1998年6月味全的董事會已過半被頂新魏家掌握,不過他們實質完全掌握味全是在1999年2月,黃家的勢力近乎退出味全,以及後來新任的高階主管(含總經理)也是在1999年這波董事會異動後才上任。
換言之,頂新魏家真正掌握味全公司是1999年年初、而1999年年末解散職棒味全龍隊。

King Chen

我認為,一切等頂新繳錢給中職後再來吵都來得及,因為在這個時間點要加盟太怪了。

到現在連教練團和招募球員都沒有,我很懷疑是真的。

亞倫

既然還在談的階段,透過不同觀點先行討論、分析,總比加入才重傷中華職棒後再來罵聲四起,那時已是回天乏術。
至於是真的、假的?我們並不是中華職棒協會的內部成員,在商業談判中除了確定簽約事項外,其餘消息都只是帶風向、試水溫。我們的情緒不必為之起舞,只需思考背後有什麼盤算正在進行著、大家理性討論即可。

SS23

不太懂,如果真的這麼恨頂新,為何要反對他加入CPBL後虧錢?
如果真的愛棒球,為何不能接受增加一支職業球團的好處?
究竟只是情緒發洩卻不知到底在恨甚麼吧!

亞倫

並未反對他加入中華職棒大聯盟,文中亦不反對他來虧錢。只是對於其他四隊來說,是否要多一隊一起分攤或變成五隊「共體時艱」的局面,要中華職棒協會內部審議通過。
愛棒球當然樂見新增一支職業球隊,可是本文是就體制跟現行規定說明和探討,通篇沒有恨這個字,而且說的是味全龍迷的五味雜陳,您個人的擴大解讀到情緒發洩與恨,就不是筆者能夠回應的部分了。

陸仁賈

很認同SS23大大的意見,不管頂新心裡究竟打什麼算盤,至少就是多一支球隊給多一些球員多一些機會,這是好事,尤其對一些還沒大放異彩的明日之心,這都是很振奮的。
況且,就算虧錢也是頂新虧,等於聯盟/球迷穩賺不賠,這有什麼不好?
管它頂新心裡在想什麼,多掏點錢出來養運動員,促進棒球風氣就是好事。

SS23

感謝 @陸仁賈 看得懂.....

youuyouu

我只是納悶球員真的這麼好找嗎??如果後年開始打一軍, 被其他四支球隊電得慘兮兮, 會不會變成票房毒藥?(變成當年陳一平領隊的俊國熊一樣)

Melody Huang

這時候才能看出一個球團背後的財團有多大的耐性
當年的俊國熊有人接才有後面的狂牛,但頂新哪天耐性耗盡不玩了又有誰來接?
找球員不難,養球員才是,不然也就不會一堆當打之年卻被戰力外了

Yves Yen

立德硬體根本不能用,巨蛋用不起。

吳家榮

都幾年了還在反象迷,

SS23

要擔心的只有一點:你頂新該不會玩個二/三年就退出了吧?!
這時候CPBL加盟門檻就會發揮出一些作用,要頂新加盟前想清楚
若頂新沒幾年又要退出,聯盟至少還有保證金可以追討
至於這企業有沒有良心?老實說重要嗎?
球迷買票看的是棒球明星,而不是球隊老闆吧!

Kayu Squall Go

是這樣的啦...(抓頭)...職業摔角都有反派了...職業棒球當然也要有反派啦...有反派這話題性絕對是好事...

在味全龍解散20年後的2019年,頂新集團前董事長魏應充在日前宣布,再度復刻叱吒職棒元年到10年的味全龍。當年率領味全龍拿下三連霸的徐生明前總教練已逝,曾效力味全龍的球員也退役多年。如今頂新集團喊出復刻味全龍,重返中華職棒大聯盟本是好事,無奈世易時移令此事頗有難度。更何況魏家入主味全便驟然解散,說要復刻卻勾起傷害味全龍迷的不堪記憶,以致當前各界評價此事的看法兩極,甚至惡評多於佳評……。


一、當年味全龍奪冠卻解散的重傷害

1999年味全龍在中華職棒冠軍三連霸後,頂新魏家一買下黃家持有的味全股份,入主味全企業隨即宣布解散球隊,令當時味全龍球迷乃至關心職棒的國民百般錯愕。儘管味全龍解散時,中華職棒仍壟罩在假球案的陰影,有時報鷹與三商虎解散的前車之鑑,讓頂新不顧味全龍隊三連霸的輝煌成績,向中華職棒協會自動提出解散。轉眼過了二十年,味全龍球迷每每回顧這段令外人費解的往事,心中多半是困惑、不捨甚至由愛生恨的反應。

職棒30年來,解散的球隊不獨有味全龍,可是2013年兄弟飯店將旗下的兄弟象賣給中信金控,或2016年義大集團將義大犀牛轉讓富邦金控,都和當初味全龍解散的時空背景與原因迥異。畢竟兄弟飯店經營職棒多年,兄弟象隊因營運虧損連帶影響母公司兄弟飯店之營運,不得不轉售給中信金控。即使兄弟象球迷在當下有反對的聲浪,可是中信金控宣布以中信兄弟為名、保留兄弟象的球團文化,毫無損傷兄弟象迷的情感而延續迄今。

味全公司地址依舊輝煌龍隊人事已非
(位於臺北捷運松江南京站旁的味全企業總部大樓)

義大犀牛當時是在季末傳出轉賣的消息,隨後傳出富邦金控有意承接,該季義大集團旋即逆襲成功,擊敗中信兄弟令義大犀牛的球迷感到欣慰,也告慰徐生明總教練在天之靈。對照這兩隊有企業薪火相傳,並展現承接企業有更上層樓的企圖。1999年的味全龍曾站在中華職棒的顛峰,卻在轉瞬之間灰飛煙滅,徒留在味全龍球迷心中無限的悲愴。

 

二、食安問題造成頂新味全的觀感極差

近年來臺灣食安問題屢見不鮮,從2008年一批香港往大陸運出口的味全奶粉被驗出阪崎腸桿菌、2012年康師傅花生油事件、2013年味全混油案到2014年屢次爆發的黑心油事件,頂新皆是榜上有名,一連串的食安風暴下更是引發臺灣民眾自主性發動「滅頂運動」抵制!即使部分案件仍在審理中尚未定讞,頂新集團更是捐出30億作為食安基金用以回饋社會公益、搶救社會形象,不過黑心食品與頂新集團幾乎劃上等號之情況下,民眾並不領情。

企業資訊揭露與民眾擔心之事存在落差
(截圖自味全103年CSR報告書之封面)

過去幾年,臺灣社會強調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的落實,在企業追求股東(stockholders)最大利益之外,必須同時兼顧其他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的權益,包括員工、消費者、供應商、社區與環境等。依證交所之規定從2017年開始,股本達到50億以上的企業需申報CSR報告書,然味全於104年開始公布前一年度的企業社會責任(CSR)報告書。我們從中發現從103年味全CSR報告書,得知味全是個注重食品安全、相當資深的老字號食品業者,從生產履歷、食品檢驗等SOP落實,乃至於利益關係人、環境的永續經營似乎皆有提及。不過爆發類似事件時應如何預防、如何應對?因CSR報告書在制式的框架底下,大家心中最擔心的部分似乎無法從中窺探得知。

 

三、頂新復刻味全龍打的是什麼如意算盤

頂新味全在20年前寧願不做賠錢生意,如今卻高談味全龍復活的計畫,給予外界百思不得其解。頂新集團前董事長魏應充出面說「讓球迷久等」,甚至找來當年味全龍隊的新人王兼明星球員、現已退役的前職棒球星張泰山,以及頂新基金會內部員工來說明味全龍復活的計畫,都給予社會大眾有種「怪怪的」的感覺。各界對於頂新入主味全二十年之後的今日,部分民眾不討厭味全這個老品牌,至少不像對頂新集團的強烈厭惡。可是對味全龍球迷來說,味全跟頂新能否完美切割?這可能又有不一樣的觀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