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1/25

Kanter是恐怖份子?! 運動員的政治及國家認同

昏暗的燈光,再加上瞬間凝結的氣氛,咖啡店的音樂更顯孤單,「老闆,不好意思,我會為賠你錢的」,買醉的高大外國人放下手機並轉向老闆。老闆則邊掃著破碎的杯子邊回答,「免啦~反正杯子也舊了,早該換掉一...

作者:林克吳

陸仁賈

X!!!!!!!!!!!!這篇什麼鬼啦,害我還以為是真實故事.............認真想砍打什麼時候有來過來台灣,還知道台灣的梗................

林克吳

先跟你說聲抱歉,讓你誤會了XD
以這樣的小說方式寫稿,只是希望把一些比較生硬的主題用另一種有趣的方式呈現
希望在看文章時,也有不一樣的體驗跟想法

Kusanagi

當短篇小說看吧!!

林克吳

雖然是小說形式,但內容大部分都是真實的故事跟事件,希望大家還是有點收穫:)

王信雄

可惜他現在在尼克隊也快沒球可以打了⋯⋯
但為何最後有咖喱亂入呢,哈哈。

陸仁賈

好可惜,明明有超強的背框進攻能力,跟變態籃板球能力,雖然防守有點XO,但這身高、體型,多少可以站在禁區嚇嚇人,好歹當年也是探花,沒想到這樣的球員在今日球風下,也會無球可打,NBA真的變化很大。

王信雄

我覺得是球隊方向的關係。
看看類似球風的孟羅,在暴龍隊還是有上場的空間。
去一隻拼季後賽球隊,至少還是可以在8人輪替內穩定上場。

不然沒球可打,被遣返土耳其怎麼辦~^_^

林克吳

哈哈!看下一篇就知道為何有咖哩了唷XD

 
昏暗的燈光,再加上瞬間凝結的氣氛,咖啡店的音樂更顯孤單,「老闆,不好意思,我會為賠你錢的」,買醉的高大外國人放下手機並轉向老闆。老闆則邊掃著破碎的杯子邊回答,「免啦~反正杯子也舊了,早該換掉一批新的,你....看起來很緊張捏,要不要來杯水?」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謝謝。」高大外國人愁容滿面的說。
 
「來~這杯給你,不要說我雞婆啦,我剛剛有"不小心"聽到你要被殺掉喔!這很嚴重耶,發生什麼事了嗎?」老闆邊問邊繼續收拾地上碎掉的杯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高大的外國人一飲而盡這杯水後,苦笑的說,「我的名字叫Enes Kanter,是一名NBA籃球員,或許也是一名恐怖份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老闆聽到一驚,心想這絡腮鬍加上外國人的臉孔確實跟電視上演的有幾分相似,但還是狐疑的問:「誒誒!恐怖份子賣嘿白貢啦,會出事的啦,而且剛剛吧檯有個年輕人才問我NBA的斜槓球員,沒想到還有籃球員兼恐怖份子的喔?」
 
此時,耳尖的年輕人也拿著他的酒杯從吧檯走過來,「老闆,你怎麼沒跟我說有這種斜槓啦,這有趣多了齁。」年輕人的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
 
Kanter緊接的説:「前幾天,我才被土耳其發布國際通緝,他們說我是恐怖份子,但我在美國連一張停車罰單都沒被開過,真的是瞎透了!艾爾多安只想把我抓回土耳其,然後審判我,甚至把我關進大牢,只因為我是葛蘭派的,就要這樣迫害我,好險我還能在NBA打球,不然我就要成為國際難民了,喔!不對,我的土耳其護照已經被取消了。」,說完並示意老闆再給他一瓶啤酒。
 
「艾爾多安是誰啊?葛蘭派又是麼鬼東西啊?」,年輕人像討厭的死小孩般一直發問。
 
Kanter心想,哪裡來這麼沒有禮貌的傢伙,但還是基於禮貌回答,「艾爾多安就是現在的土耳其總統也是正義與發展黨的領袖,而葛蘭是土耳其的另一個有威望的政治人物,主要的追隨者大都在警察、秘密機構跟司法單位,他想法比較偏西方自由派,不過其實他們兩個都是伊斯蘭主義者,所以有一段時間他們合作且互相幫忙的,艾爾多安還利用葛蘭的勢力讓軍隊脫離政治,不過,艾爾多安比較想要利用政治,達成伊斯蘭主義的理想,但葛蘭則覺得文化及教育上的改變才是重點。」
 
 
「互相合作還會搞到你變成恐怖份子喔?」,啵!老闆俐落的打開了啤酒並拿給了Kanter。
 
Kanter露出了略帶苦笑的表情說道:「我前隊友Durant跟Westbrook也是互相合作啊!但之後的情況我就不用再多說了吧,更何況是政治上面的角力,而且本來兩個人理念跟本質就不太一樣,久而久之,當然會互相攻訐,只是這樣的鬥爭可不是投進球嗆聲就結束,判罪入獄應該算是基本款了吧,所以後來葛蘭逃到美國,而我因為之前就讀的學校,就是葛蘭運動所創立的學校,理念也被葛蘭影響,覺得正義跟民主高過一切,當然要為人權及言論自由鬥爭到底,而代價就是成為恐怖份子,還有....斷絕父子關係。」
 
年輕人眼睛瞪著跟銅鈴一樣大,並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斷絕父子關係??靠!你當國父在革命啊?」,老闆也附和著說:「有要到斷絕關係這麼嚴重嗎?你不就是表達你意見而已嗎?」
 
Kanter啜了一大口的啤酒,然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在目前的土耳其,也許只要批評當局者或是講出不是政治正確的話,在民族主義盛行下,就會被貼上賣國賊或是反叛分子的標籤,很多極端份子就會對你不利,像我就收到不少死亡威脅,雖然我父親在三年前已經公開的跟我斷絕父子關係,也許對在土耳其的他是好的自保行為,但在去年他還是被判了15年的牢,可見當前的土耳其是多麼危險,不過,為了我的理想,我還是會堅持下去的,當然,還有盡量不要亂出國,不然“被消失”也是不意外啦。」
 
年輕人也喝了一口手上的酒,並有感而發地問:那你還會想當土耳其人嗎?你有打過土耳其國家隊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