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網》大坂直美再度封后:對日本陌生但卻代表日本的背後故事

2020年美國網球公開賽女單決賽正式落幕,美日混血的大坂直美以逆轉之姿,拿下生涯第三座的大滿貫冠軍。而身為美日混血的她,一直以來都是代表著日本出賽,而不是代表資源相對豐沛的美國,為何大坂一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美日之間更曾經因為大坂直美而上演過一場「搶人大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年美國網球公開賽女單決賽正式落幕,美日混血的大坂直美面對俄羅斯女將Victoria Azarenka打來相當艱辛,經歷三盤血戰之後,大坂直美以逆轉之姿,拿下生涯第三座的大滿貫冠軍。

大坂直美於今年美網封后/圖片來源:美聯社

這是大坂直美自2018年美網、2019年澳洲網球公開賽之後,生涯第三座的大滿貫冠軍,對她來說實屬不易,而大坂直美賽後依然打趣的表示:「如果打不到一小時就被對手收拾,那真的太丟臉了!我要盡一切可能丟掉這些想法。」最終她經歷了1小時53分鐘之後,漂亮拿下最終冠軍。


(大坂直美封后精華)

大坂直美也以亞洲球員身份寫下新紀錄,她是史上首位可以拿下三座大滿貫冠軍的亞洲球員。而她也是18年來第一位、生涯前三度晉級決賽都能順利封后的女單選手。

綜觀整個美網歷史,上次美網出現丟掉首盤、最終還能上演逆轉勝的女單決賽,已經要回溯到1994年、26年前了,當年是由來自西班牙的Arantxa Sánchez Vicario以1-6、7-6、6-4擊敗德國名將Steffi Graf,演出精彩的逆轉封后戲碼。

其實大坂直美在過去接連拿下美網與澳網冠軍就已經寫下多項紀錄,首先她在2018年底的美國網球公開賽奪冠後、旋即在2019年澳網奪冠,也是自2015年小威廉絲於澳網、法網及溫網接連奪冠之後,首位可以在連續兩項大滿貫賽事奪冠的球員。

2018年的美網是大坂直美生涯首座的大滿貫冠軍,有了大滿貫封后初體驗之後,馬上就在接下來的大滿貫封后,也是自2001年的美國選手Jennifer Capriati以來,首位可以在生涯首度奪得大滿貫冠軍後,馬上在下一項大滿貫賽事奪冠的球員。

最重要的是,大坂直美在接連奪得美網、澳網冠軍後,排名一路竄升,也登上世界球后寶座,成為亞洲首位世界球后。


( 大坂直美成亞洲首位世界球后 )

國外媒體也盛讚大坂直美的表現,他們認為大坂直美已經成為新一代女王,在2018年美網成為首位奪得大滿貫冠軍的日本球員後又再度寫下新的里程碑,讓全世界都看到日本網球的實力,也讓自己成為當今女子網壇的代表性人物。

大坂直美也表示,對於球后寶座,自己目前還沒有太多的感覺,現在的她依然在享受澳網奪冠的喜悅。

不過如果講到大坂直美,在她成名之前,日本球迷對她並不太熟悉,大坂直美自己其實一直都是在美國訓練,不太會說日文、對日本也不太了解,但她依然代表著日本,這段過程中,日本及美國網協也曾經歷過一波搶人大戰。

大坂直美的母親是來自日本的大坂環,父親則是美籍海地裔的Leonard Francois,兩人當初交往的戀情並不被大坂環的家人贊同,負氣離家的大坂環搬到大阪居住,並在當地生下大坂直美與姊姊大坂麻里。

隨後大坂直美一家人搬到紐約長島居住,也因此大坂直美一直都在英語環境下長大,對於日文自然較為陌生。

接下來兩姐妹也開始接受專業的網球訓練,不過在生涯之初,大坂直美的網球成績並不太出色,於競爭激烈的美國青少年網壇沒有受到重視,當時父母想要幫她申請美國網協的補助也沒有獲得回應。

不過日本網協教練吉川真司於 2013 年的東麗泛太平洋網球賽注意到大坂直美的表現,自此之後,日本網協就開始資助大坂直美許多訓練上的資源,包括場地等,讓大坂直美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專心在自己的網球路上奮鬥。


( 2016 年的大坂直美一路闖進澳網第三輪,受到各界矚目 )

雖然隨著大坂直美逐漸打出成績,美國網協也開始積極向大坂直美的家人接觸,但在大坂直美尚未成名時,站出來幫助她們的是日本網協,大坂直美的父親Leonard Francois相當感激這份恩情,一直讓大坂直美代表日本出賽。

吉川真司也表示,自己其實只是幫忙牽線,真正幫助大坂直美的是德國籍教練Sascha Bajin,而且如果沒有母親讓兩位女兒融入日本文化,也不會產生對日本的認同感。

如果沒有當初的機緣,或許現在的大坂直美就是以不同的身份出賽了。

 

你可能還會想了解:

女權不是問題!讓大坂直美無法慶祝的人事物

主角是她!大坂直美絕非偶然的勝利

小威廉絲爭議事件持續延燒 ITF認定主審Ramos執法並無不妥

 

參考資料:

Naomi Osaka becomes world No. 1 in women's singles tennis rankings

 

【編輯 陳君岱 綜合報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