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強攻徹底支解蠻牛 Djokovic登基墨爾本之王

想必在昨晚男單決賽之前,大多數的球迷們都已經準備好了消夜,為即將而來的五盤馬拉松大戰預備。然而,這史詩般的對決並沒有發生。相反地,我們見證了一場硬地大師班的課程。六屆澳網冠軍Novak Djokovi...

作者:Benny Ice

想必在昨晚男單決賽之前,大多數的球迷們都已經準備好了消夜,為即將而來的五盤馬拉松大戰預備。然而,這史詩般的對決並沒有發生。相反地,我們見證了一場硬地大師班的課程。六屆澳網冠軍Novak Djokovic在兩小時又四分鐘後,以6-3、6-2、6-3直落三擊潰決賽之前狀況火熱的Rafael Nadal,不僅拿下破紀錄的第七座Norman Brookes獎盃,同時也跟隨Roger Federer以及Nadal,成為超越前球王Pete Sampras生涯14座大滿貫紀錄的第三人。

如果談到這三位當代傳奇的對戰史,一般球迷可能會有的認知就是Nadal剋Federer,Djokovic剋Nadal,然後Federer「剋」Djokovic。但其實翻開實際對戰數據,除了Federer與Nadal之間以外,其實還算接近。不過,雖然數據接近,還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1. Djokovic在硬地賽事已經連續七連勝且一盤未失。

2. Djokovic生涯如果在二發致勝率獲得60%以上,他對Nadal的戰績是十四勝一敗(2018羅馬大師賽四強)。(來源)

3. 本次澳網Djokovic回發球狀態火熱,最差表現是第二輪對上Jo-Wilfried Tsonga時所繳出的40.2%。而在與Nadal的交戰中,如果回發致勝率達到四成,Djokovic的戰績是二十勝三敗。

雖然這些數據對Nadal而言,看起來相當不利。但是這屆澳網Nadal在前面六輪一盤未失,只有在第一輪面對地主選手James Duckworth時被破了一個發球局。在打法上,Nadal也展現了前所未見的主動性及侵略性,這也顯示了Carlos Moya執教後,成功說服Nadal用較為主動的攻擊來迎戰對手,不僅減少了身體上的耗損,也延長了球員生涯。

但昨晚的比賽中,我們反而看到的是在2014年後半段到2016年年初的Nadal。不僅無法在來回中掌握主動權,連發球的策略都開始吃老本,轉而使用更多的帶切發球。擊球的策略也不再是前幾輪的強攻,反而是回到了過去在紅土用渾重的上旋將對手消磨到腿軟的戰略。或許這對其他對手管用,但是在硬地上面對找回巔峰的Djokovic,這是一個致命的錯誤。

我們都知道Nadal的正拍一向都被視為他的強邊,也因此從過去到現在,我們看到Federer、David Ferrer、Tomas Berdych等常跟Nadal對戰的選手都想辦法去攻擊Nadal的反拍。然而,真正能夠在場上帶給Nadal威脅的球員,包括Djokovic和Nikolay Davydenko,他們的策略卻不是如此。相反地,他們決定攻擊Nadal的正拍,因為雖然Nadal的正拍球威和上旋驚人,但是他的揮拍方式如果時間不足,很容易造成擊球偏短,造成對手進攻的機會。這個問題在與Djokovic的對戰中很明顯被放大,因為Djokovic的反拍是少數真正能夠壓迫Nadal正拍的球路,而且Djokovic也是少數能夠在體力上與Nadal抗衡的選手,這也讓Nadal面對其他選手的優勢削弱。

除此之外,如圖一所示,Nadal習慣在第一區(他的反拍/右側)用正拍出擊,而這也是Nadal正拍中最具破壞力的球路。


(圖一: Nadal擊球點vsTsitsipas)

但是如果是Nadal正常位置的正拍,相對之下反而比較沒那麼可怕。所以Djokovic在面對Nadal的第一計畫,就是要破壞Nadal的正拍,也因此可以看到昨晚決賽中,Djokovic的球路多麼集中攻擊Nadal的正拍(圖二)。


(圖二: Djokovic擊球落點vs Nadal)

Djokovic如果能夠成功把Nadal壓制在第二區,這樣會有三個效果。首先,習慣往反拍轉換正拍的Nadal會被迫要提防第二區的正拍,導致Nadal比較無法掌握來回中的主動權(見圖三)。二來,Djokovic在反拍的平擊會造成重心偏向反拍的Nadal必須匆忙處理正拍的球,這樣就造成了擊球過短,讓Djokovic掌握主導權,可以開始調動或是直接進攻Nadal露出的空檔。最後,Nadal被逼到第二區之後,他會為了要重新掌握主導權,必須要能夠直線進攻Djokovic的正拍側,但是直線正拍的進攻,相對而言,是Nadal比較冒險的球路選擇,而假使Nadal當天狀況不佳或是信心不足,反而會造成更多失誤。也因此,在賽前擊出100個致勝球及116個失誤的正拍,在昨晚決賽徹底被Djokovic擊潰(致勝球與失誤比例為11:28)。一旦Nadal的正拍出紕漏後,Djokovic就會順勢打擊Nadal反拍的弱點,這樣Nadal在底線的對峙,只能疲於奔命,被Djokovic壓著打。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