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1
作者:米古爾

重建路上有你沒我 — 金鶯球團除舊佈新的大換血

上季苦吞隊史最差勁的 115 敗之後,金鶯隊大刀闊斧針對球隊陣容、管理層進行大幅度的換血。影響的結果除了造成交易大限前的 5 筆重建型交易之外,另有 9 位大聯盟球員離隊、總管及教練團全數離職重組。過...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上季苦吞隊史最差勁的 115 敗之後,金鶯隊大刀闊斧針對球隊陣容、管理層進行大幅度的換血。影響的結果除了造成交易大限前的 5 筆重建型交易之外,另有 9 位大聯盟球員離隊、總管及教練團全數離職重組。過去 Dan Duquette / Buck Showalter 體系所創造的五年(2012~2016)三度晉級季後賽、美聯東區最佳的 444 勝佳績,確定走入歷史。而金鶯隊過去 5 年開季薪資皆超過 1 億,隨著球團逐漸清除大型合約,明年預計會以約莫 8000 萬團隊薪資來開季。

 

儘管重建之路已經正式啟動,但球隊陣容仍有不少麻煩待解決,包含全大聯盟最貧脊的農場、如何拯救 Chris Davis 與綁架著他的超級大合約等...複雜問題。有鑑於已有多篇文章分析金鶯在休賽季期間的操作,本文將會著重描述管理層的人事調整,帶讀者掌握當前負責操盤的人物分析。

 

農場:海內不足、海外失調

 

百廢待舉的農場也是使重建期更加艱難的問題根源。國內選秀部分,金鶯隊過去能打下江山的最大原因,多半出自打者養成有成。2012~2017 年,金鶯隊連續 6 年團隊全壘打超過 200 轟,包含 Manny Machado、Adam Jones、Matt Wieters 等人都是球團自行養成的重砲手。金鶯隊並不是沒有投手人才,過去 8 年之中的最佳新秀,有 5 個年份皆由投手包辦(Zach Britton、Dylan Bundy、Hunter Harvey)。

(Credit: MLB Pipeline)

然而球團對待投手幾乎是束手無策。上一位值得大書特書的大投手是 20 世紀的 Mike Mussina 不提,就連隊內成員也有意見。Kevin Gausman 在前往勇士隊之後,便表示勇士的數據部門提供了許多分析建言,都是過往在金鶯隊從未看過的資料。Gausman 過去是球團指望的火球男,曾名列金鶯隊內新秀第 2 ,但在大聯盟 6 個賽季、764 局中只留下 98 ERA-(96 FIP-)、10.8 WAR 的表現。然而在轉戰勇士之後,59 局的小樣本繳出 70 ERA-(94 FIP-)、0.9 WAR 的成績。今年歷經完整春訓後究竟能否釋放潛力,值得繼續觀察。

 

海外部分幾乎可用荒蕪來形容。過去幾年,金鶯隊是唯一一隊未插旗中南美洲的球團,原因是球團認為中南美洲的市場風險過高,不僅得透過掮客才能與球員接洽,繁雜的法律程序與不健全的行政制度,讓球團無法充分掌握球員身世背景。因此多將目光著眼於亞洲市場,諸如 2011 年簽下和田毅、陳偉殷、2015 年簽下金賢洙。

 

根據 2017 年發布的媒體導覽本,僅有 Joel Bradley 與 Calvin Maduro 兩人負責諾大拉丁美洲的蒐羅,可想而知兩人能建立的下線網絡自然相當有限。少數第一手簽下的中南美洲球員的成功案例,是二壘手 Jonathan Schoop 與先發投手 Miguel Gonzalez,分別效力球隊 6 季與 4 季,除此之外的拉美球員,都是已在其他球團留下出賽紀錄的次手球員。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佔全體 30% 的海外球員之中,中南美洲囊括其中的 71%,顯見拉丁面孔仍是球界無法忽視的存在。此外,比起北美、亞洲等有完整職棒體系的已開發國家,球團更有機會在生活水平相對低落、職棒體系不健全的中南美洲,以極低的簽約金代價挖到具備大聯盟天賦的年輕球員,諸如太空人隊的 Jose Altuve 最初只領到 1.5 萬簽約金,爾後卻成為年度 MVP 即是最佳例子。

 

金鶯隊休賽季最重要的變革,是挖角釀酒人隊的助理總經理 Mike Elias,成為球團的棒球事務掌門人。Elias 可說是選秀方面的將才,在生涯起步階段即以球探身分,加入在選秀下了極大功夫的紅雀隊。之後太空人隊挖角了 Jeff Luhnow 負責操盤球隊重建事宜,Elias 成為一同被挖角的體系人才,並在日後填補 David Stearns 被挖角所遺留的助理總經理空缺。這段期間,Elias 最輝煌的功績莫過於排除眾議,並沒有選擇呼聲高的 Bryon Buxton 與 Mark Appel,而是讓人高馬大、被認定有守備疑慮的 Carlos Correa 成為狀元郎。三人日後的發展,證明了球團數據導向的思考完全正確,Luhnow 與 Elias 聯手打造的新太空人,便靠著豐厚的農場贏下首座冠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