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1
作者:vantora

Al Horford - 塞爾提克的陰柔基石

▲Al Horford - 塞爾提克的陰柔基石 2017年1月13日,Arelis Reynoso緊張地在自家忙進忙出,努力在冰箱裡塞滿各種食物。過去九年來她與獨子Al Horford一...

請繼續往下閱讀

▲ Al Horford - 塞爾提克的陰柔基石

2017年1月13日,Arelis Reynoso緊張地在自家忙進忙出,努力在冰箱裡塞滿各種食物。過去九年來她與獨子Al Horford一家同住在這位於亞特蘭大近郊的家裡。半年前,當她返回故鄉多明尼加探親時,Horford決定接受塞爾提克開出的頂薪合約北遷波士頓,但已經與社區鄰居建立親密關係的Arelis還是決定繼續留在溫暖的南方。這晚,許多家族親戚朋友從世界各地趕到亞特蘭大,薩爾瓦多、尼加拉瓜、墨西哥、委內瑞拉,連Arelis的父親都從多明尼加趕來,因為這是兒子第一次身穿塞爾提克球衣返回老東家比賽。

在多明尼加,小朋友用手套接起小白球就像巴西小孩用腳踢球般自然,Arelis也曾經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依循著同樣的步伐走上棒球之路,因此她跟其他多明尼加老媽一樣將小Al送到棒球訓練營,直到有一天年僅六歲的小Al主動地表達希望能參加籃球訓練營。

「我想要學習基本動作,學習關於籃球的一切。」Arelis還記得一向害羞、內向的小Al當時睜大著一雙圓眼,滿臉稚氣卻又認真地這麼說著。「請幫助我成為一個好球員,請與我一起進行這趟旅程。」

就像Arelis身體流著棒球員父親的血液一班,小Al身體裡也有著父親Alfredo William “Tito” Horford的籃球魂,只是,籃球對Arelis而言卻非如此美好。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就像其他多明尼加小孩,Tito也是從小玩著棒球長大。曾經,他是備受期待的投手,但在身高竄高到六呎十吋後只能放棄手套改打起籃球,並在與休士頓大學關係密切的Eduardo Gomez穿針引線下,離開家鄉到休士頓就讀高中,從頭學起英文與籃球。很快的,長高至七呎一吋的Tito成了各大學爭相招募的對象,最後由布局最早的休士頓大學獲得青睞順利簽下Tito,但NCAA以休士頓大學違反多項招生規則為由打斷了Tito的休大夢。

就這樣,當時還是Tito女友的Arelis跟著Tito從休士頓轉往LSU,又從LSU轉往華盛頓,最後,Tito與Arelis終於在邁阿密大學正式落腳,也在1986年有了小Al。

▲ 在邁阿密大學一柱擎天的Tito Horford

但Tito的旅程尚未結束。到了美國的Tito成了家人改善生活的希望,他不僅將六呎五吋高的弟弟Kelly接到邁阿密的高中打球,當父親於1987年離世,為了負擔起家計,每場能攻下14.2分、9.0籃板的Tito決定棄學,最後公鹿隊在1988年第二輪第39順位挑選Tito成為NBA史上第一位多明尼加球員。球技尚未成熟的Tito只在公鹿隊打了兩年龍套就被迫轉戰海外,之後僅1993-94球季在華盛頓子彈隊打了三場後就和NBA無緣,而Tito與Arelis的婚姻也在1989年以離婚收場,Arelis獨自一人回到多明尼加撫養小Al長大。

儘管父母離異,Tito與小Al的連結卻未因此而中斷。除了在世界各地如法國、義大利、西班牙打球當傭兵外,Tito也偶爾參加多明尼加當地的半職業比賽。七呎一吋的龐大身軀與身為史上第一位多明尼加NBA球員的獨特身分,讓Tito成為多明尼加國家代表隊的當然成員,不僅是小Al眼中的英雄,更成為一整個世代多明尼加籃球員的偶像。

「Tito是個英雄。」1998年以首輪第24順位成為史上第一位多明尼加首輪新秀的Felipe Lopez說。「我的臥室牆上貼著他的海報,在多明尼加只要你是籃球迷,你就會把Tito當成典範。」

在小Al苦苦哀求下,Arelis還是找到了籃球訓練營,為了讓小Al一圓籃球夢,Arelis更簽下一紙聲明讓原本堅持七歲才能參加的營隊老闆同意讓僅有六歲的Al破例參加,Arelis唯一的條件就是小Al得要先完成棒球營的所有活動。

對棒球迷而言,多明尼加的青少年棒球訓練營是讓人羨慕的。Arelis讓小Al參加的是道奇隊明星外野手Raul Mondesi主辦的訓練營,除了Mondesi外,訓練營更不時有Moises Alou、Mario Guerrero等大聯盟球星擔任客座。Horford很乖巧的完成所有訓練,但回家後讓他興奮的不是Alou的身手,而是熱切地詢問即將開始的籃球訓練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