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2
作者:西門思

因為悲劇而生的LGBTQ代言人—Reggie Bullock

2014年7月16日的早上,Reggie Bullock一如往常地來到洛杉磯快艇隊的訓練場館,前一年選秀會上以第一輪第25順位加入快艇隊的Bullock在菜鳥球季的表現稱不上令人滿意,...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年7月16日的早上,Reggie Bullock一如往常地來到洛杉磯快艇隊的訓練場館,前一年選秀會上以第一輪第25順位加入快艇隊的Bullock在菜鳥球季的表現稱不上令人滿意,他在三分線外的出手不如大學時精準,雪上加霜的是當他終於有機會上場時,卻扭傷了腳踝得要缺陣,這年夏天,他得要好好加強自己,才能在聯盟中站穩腳步。

 

但是Bullock不知道的是,他的人生就會在那天之後就此改變,不是在球場上,而是球場之外。

 

當Bullock的練球結束之後,他發現自己的手機裡都是妹妹、媽媽和外婆的簡訊,還有警察的未接來電,當Bullock回電給妹妹時才知道,人們在巴爾的摩暗巷中發現了Mia Henderson的屍體,那是Bullock的變性人姊姊。

 

從小到大,Mia都是Bullock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喜歡跳舞,她愛好時髦……當她吵架時會大小聲,但她是支持一切的支柱。她是社群裡的精力來源。」Bullock這麼回憶道。

 

本名Kevin Long的Mia Henderson比Bullock大三歲半,是五兄妹裡面最年長的,他從小就喜歡跳舞,但在籃球場上也不好惹,小時候他常和Bullock在前院裡單挑,而當弟弟慢慢在籃球場上發光發熱時,Mia也總是支持著他,但是即便Bullock在高中得到兩座州冠軍,最後進入家鄉籃球名校北卡大就讀,但是Mia從來沒有到現場為弟弟加油,或許是因為Bullock不知道怎麼和朋友解釋。Mia也從來沒有在家人面前出櫃。

 

「那比較像是我們慢慢注意到這些事。」Bullock說:「當我們發現之後,她也感覺到比較自在地做自己,她開始穿女性的衣服,更展露自己。那並不容易,因為我的朋友和大部分人並不了解,所以有人會有些質疑。」

 

但是即便是Bullock,也是到Mia過世之後才更努力試著了解,他在推特上寫著RIPKEVIN的標籤,並且在手臂上刺下Kevin的名字,但後來他才了解自己所犯下的無心之過:他應該用的是Mia,那是他姊姊為自己取的名字。

 

命案發生後三個禮拜,警方透過Mia指甲中殘留的DNA逮捕了46歲的Shawn Oliver,並且以一級謀殺罪起訴他。

 

兩年半後,當法院宣判時,Bullock向球隊請假來到法院,但結果卻不如他的預期:Oliver被判謀殺的罪名不成立(Shawn Oliver因為與該案不相關的毒品罪行被判十年,至今依然在牢中)。

 

從那時開始,Reggie Bullock就把讓大眾更瞭解LGBTQ族群當作自己的責任。

 

他建議NBA可以嘗試彩虹色的球衣,讓LGBTQ族群可以更融入運動中;當南達科他州即將頒布對變性學生運動員不友善的法律時,他大聲反對;上個球季活塞隊舉辦了LGBTQ之夜,Bullock還在賽後參加了討論,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他在同志媒體獎頒獎典禮上發表演說,並且捐出2,5000美元給反同性戀歧視組織。

 

對那些了解Bullock的人來說,他們知道要讓他站出來發聲並不容易。

 

「Reggie基本上是個非常安靜的人。」曾在底特律活塞隊執教的Stan Van Gundy說:「他不是一個很多話的人,所以讓他有勇氣站出來為這些議題發言是件好事。」

 

「在我們聯盟中,要為LGBTQ的議題發聲很難。對於種族議題,聯盟中有四分之三都是非裔美籍,但是LGBTQ則不然。」Van Gundy說。

 

「做這些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難,因為我很有熱忱。」Bullock說:「這是我的切身感受,所以讓我想要挺身而出。要試著說服另一個異性戀男人挖掘內心深處,試著接納人們並不容易,但我願意接受挑戰。」

 

Bullock承認如果不是因為Mia的死,他也許不會開始關心這個議題,但如今要為此發聲卻一點都不困難,困難的是如何向他的兒子解釋,當Mia死時他兒子只有一歲。

 

 

這是為什麼去年夏天,Bullock決定帶著兒子加入NBA聯盟的行列,參加一年一度的紐約同志驕傲大遊行,他是第一個參加這項活動的現役NBA球員(一同參與的還有紐約尼克隊的Michael Beasley和密爾瓦基公鹿隊的John Henson)。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