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2/05

他鄉成故鄉的澳洲南蘇丹裔足球員(下)

閱讀前文:〈他鄉成故鄉的澳洲南蘇丹裔足球員(上)〉 〈他鄉成故鄉的澳洲南蘇丹裔足球員(中)〉 長達23年的第二次蘇丹內戰,造成數百萬南蘇丹人離鄉背井,委身鄰國成為難民的往事,為澳洲帶來...

作者:久保

 

二十世紀末葉直到現在為止,數百萬南蘇丹難民遠走他鄉,只有之中的數千名難民,得以獲得澳洲永久居留資格。這些南蘇丹人初入異域,在澳洲全員的包容與提攜,成為澳洲的南蘇丹裔新住民。他們大多數都是以澳洲公民自居,前兩篇介紹多位南蘇丹裔足球員,更因足球賽場表現而令澳洲全體自豪。有了這些略有成就的南蘇丹裔足球員,在澳洲職業足球賽場發光發熱,自然引起同為南蘇丹裔的青少年仿效,加入澳洲各地的足球俱樂部,在青年梯隊積極參與訓練,爭取並珍惜每一次能夠上場表現的機會。

即將邁入19歲的布爾.瓦許(Bul Juach),就是澳洲媒體在2017年採訪報導的南蘇丹裔青少年足球新秀之一。他出生在2000年、第二次蘇丹內戰後期的南蘇丹自治區,正值南蘇丹從自治走向獨立之際,他的家人迫於家鄉的戰亂與飢荒,遂於2006年走避肯亞的卡庫馬(Kakuma)難民營。他在途中一度與家人走散,所幸在難民營管理人員的協助下,親屬認出了年僅6歲的布爾.瓦許(Bul Juach),他才得以返回到家人的身邊。布爾.瓦許(Bul Juach)跟著家人於卡庫馬(Kakuma)難民營內四處搬家,曾用紙做球玩起街頭足球,並透過運動粗淺地認識多種語言。

年輕的布爾.瓦許(Bul Juach)在澳洲青訓系統積極爭取表現、尋求晉升良機

2012年布爾.瓦許(Bul Juach)14歲時,與親人一同取得難民永久居留證,遂得以舉家遷入澳洲首府特區。由於他在學校運動會上展現過人的長跑能力,卻難望更熱衷的足球運動,於是師長及同學鼓勵他報名足球俱樂部。布爾.瓦許(Bul Juach)就近在坎培拉(Canberra)西北的貝爾康納(Belconnen)區,參加貝爾西狐狸足球俱樂部(Belwest Foxes Soccer Club),藉著踢球的環境增強英語溝通能力。豈料2017年、19歲,他正就讀於納拉班達高中(Narrabundah College)時,受到貝爾康納聯合足球俱樂部(Belconnen United Football Club)的烏立塞斯.達.席爾瓦(Ulisses Da Silva)技術總監青睞,將布爾.瓦許(Bul Juach)帶到臥龍崗狼足球俱樂部(Wollongong Wolves Football Club)接受每週一次的訓練。

布爾.瓦許(Bul Juach)16歲時代表俱樂部出賽對抗澳洲U20男足的個人影像

此後一年多的歲月,布爾.瓦許(Bul Juach)踢球越發亮眼,接受教練團給予重點栽培的額外指導,並在新南威爾斯國家超級聯賽(National Premier Leagues New South Wales)登場。當然他能在20歲左右就在澳洲地區聯賽嶄露頭角,也是澳洲政府透過足球與教會兩大系統,將徙居坎培拉(Canberra)西北的貝爾康納(Belconnen)區內,來自南蘇丹的新住民引領融入澳洲社會,重點栽培的看板人物。他與前日本男足國家隊球員田代有三,還有英格蘭出生、蘇格蘭U21男足國家隊出身的尼克.蒙哥馬利(Nick Montgomery)等老經驗球員同場受訓與搭檔比賽,讓力爭上游的布爾.瓦許(Bul Juach)沒讓教練團失望,逐漸成為龍崗狼足球俱樂部(Wollongong Wolves Football Club)的明日新星。

布爾.瓦許(Bul Juach)20歲以臥龍崗狼足球俱樂部(Wollongong Wolves Football Club)球員登場勇闖新南威爾斯國家超級聯賽(National Premier Leagues New South Wales)

當然布爾.瓦許(Bul Juach)勇於表現自我,不僅僅是呈現在他個人的球場表現,還包括個人上傳場上出賽的片段於youtube,提供世人認識他與日俱進的足球水準。只不過他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坦言他雖然擁有澳洲永久居留資格,卻還不符合國際足總規範的國民身分,暫時無法為澳洲青年隊或成人男足出賽。因此他關切自己是否有望為澳洲效力?想要藉此幫助自己居住的社區,也希望幫助親戚返回非洲……。因此,澳洲政府與澳洲足球圈用心栽培布爾.瓦許(Bul Juach),到底能不能如同阿維.瑪比(Awer Bul Mabil)成為澳洲男足要員般得償所願?又或如彼得.鄧(Peter Nhial Deng)般為他人作嫁?又或是種瓜得豆?還是有心栽花、花不發?都等待時間來證明澳洲努力的一切是否值得!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