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2

從西區第一跌至聯盟谷底 曼菲斯的下一步該如何走?

曼菲斯灰熊真的已經盡力了。 在經歷了一個令人沮喪的 2017-18 賽季後,先是主控 Mike Conley 受傷,後來演變成總教練 David Fizdale 和當家中鋒 Marc G...

請繼續往下閱讀

曼菲斯灰熊真的已經盡力了。

在經歷了一個令人沮喪的 2017-18 賽季後,先是主控 Mike Conley 受傷,後來演變成總教練 David Fizdale 和當家中鋒 Marc Gasol 之間鬧不和,最後以坦克(tank,意旨擺爛)了數個月結束上個賽季。2018-19 賽季灰熊隊以健康的陣容捲土重來。這個賽季,Conley 回到球場,制服組在去年選秀會上選進了 Jaren Jackson Jr.,在交易中得到 Garrett Temple 同時在自由市場上簽下 Kyle Anderson。

這個陣容在剛開季時一度奏效。Gasol 和 Conley 在 10 月 和 11 月看起來恢復了活力,在現今 NBA 以進攻為主的新潮流下,灰熊在球場上展現出他們強悍的防守,曼菲斯毅勇軍的戰績一度來到 12 勝 5 負,甚至曾經暫居西區第一。

延伸閱讀:聯盟越快,熊則慢——灰熊如何靠著慢節奏爬到西區第一?

但現在一切都結束了。Gasol 已經低迷幾乎一整個月,而灰熊也沒有足夠的實力在殘酷的西區保持競爭力(Gasol 近幾場表現回溫,但也沒反映在戰績上)。這就是為什麼灰熊把 Gasol 和 Conley 放到交易市場的原因。

在馬丁路德金恩紀念日當天,灰熊在主場慘敗給 Anthony Davis 缺陣的鵜鶘隊 20 分之後,他們距離西區第 8 種子的勝差來到了 6.5 場,在西區的排名穩居第 14,戰績也已經比五成勝率還低 9 場。自從 12 月 12 日擊敗拓荒者以來,灰熊在接下來 25 場比賽中整整輸掉了 21 場。這段期間的賽程或許很艱難沒錯,但即使不是碰上勁旅,灰熊也打得很掙扎。

自從 12 月 13 日以來,灰熊隊的淨勝分排名在聯盟中倒數第三,僅優於騎士隊和尼克隊。灰熊在這段時間內的進攻是最差的,不過這並不奇怪,因為進攻從來都不是這支球隊的強項。但是在 J.B. Bickerstaff 的帶領下,防守也出現了問題,灰熊的防守在過去這 20 場比賽中僅排名第 18,而在本賽季的前 27 場比賽中排名高居第 4。

如果灰熊失去了防守,那他們就贏不了。在過去的一個月裡,灰熊沒有足夠的固若金湯來彌補他們奄奄一息的進攻。

那現在呢?

即使灰熊意識到是時候該和 Gasol 以及 Conley 分道揚鑣,實際上他們在曼菲斯的日子也屈指可數了。Gasol 這份大合約將在 2019- 2020 賽季結束後到期,除非他選擇在今年季末跳出下季 2600 萬的合約,不過怎麼看都不覺得 Marc 會白白和大把鈔票過不去。但是考慮到 2019 年休賽季聯盟的薪資上限調漲,這名西班牙大將可能會等到 7 月份,一些擁有薪資空間、預計延攬巨星的球隊補強失敗後,才可能被交易。

Conley 的合約比 Gasol 多了一年,但是他比 Gasol 年輕了三歲,而且他的性格也不像 Gasol 那麼喜怒無常。像太陽、活塞這種被逼急的球隊會想要 Conley 嗎?灰熊會想用這名隊史上最受歡迎的球員換到什麼樣的包裹呢?如果等到今年夏天,看看 Durant 加入的那支球隊(如果不是勇士)是否需要一名穩健的控球後衛,這樣會更明智嗎?

在上個賽季擔任臨時總教練的 Bickerstaff ,他能不能成功地達成這項不光彩的坦克任務,並快速地指導一支原本大家都認為優秀的球隊呢?灰熊球團內部其實非常不穩定,如果他們最後決定走上重建之路,還會不會讓 Bickerstaff 繼續帶領這隻球隊?

球隊真的會走上「砍掉重練」那條路嗎?

我們經常聽到這樣的說法:在小市場的球隊中,球團無法承受將陣容完全拆散。重建球隊的商業模式所需要的是觀眾席上的球迷,但球迷不會在 19 勝 63 敗這種賽季中出現。問題在於:球迷在 33 勝 49 敗的賽季都沒有現身了,但這就是灰熊今年被預期的戰績(或甚至更糟)。在商業考量上,球隊的問題不在於 19 勝 63 敗是否其實比 33 勝 49 敗的賽季少虧一點而已;球團該想的則是該如何讓球隊回到五成勝率甚至是能進到季後賽。

不幸的是,你不能通過補強這支球隊來做到這一點。Kyle Anderson、Jaren Jackson 以及曾經輝煌一時的 Mike Conley 和 Marc Gasol 都沒有辦法讓球隊起死回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