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永恆之人系列--遠行的旅人--中田英壽《一》1995年,啟程

「人生如旅行,旅行如人生」 這是在2006年,剛滿30歲的中田英壽,突然從足球界閃電引退時,所發表的引退宣言 中田英壽的人生,正如同他自己所言,是一場旅行,應該說是,一次又一次的旅...

作者:拉斐爾

 

更確實的說,中田是要操控兩個邊路,兩翼至少要有一邊不能完全退防,隨時在中田於中路搶斷後加速前衝,而中田在中場的高運動量搶斷與高度糾纏能力,很容易將對方搞至中場大亂,隊伍便能藉此一直處在一個很接近於從中場混亂中打的中距離反擊,而不是古典足球的長距離反擊,隊伍也不需要讓後衛一直承受對方進攻後再反擊,而是在中場的拚搶拿到球後就可發動快速進攻,而中田只要在中場便能連續發動這種中距離穿越球,雖然傳球偏向邊路,依然可送至禁區兩側線上,但是當數量提高到一個程度時便會形成壓制,而且很容易破門,這是取代古典的絕殺傳球的另一種進攻方式

(中田在比賽中對著隊長井原做出進攻要求)

不過正如我前面所說,中田的攻速與傳球速度都非常快,隊友如果不是默契跟他好到一個程度可以跑到他要的位置,這很容易變成無效傳球,所以我們也可以看到,中田從青年時期在日本隊就有指揮隊友甚至對前輩下命令的鏡頭,到了他成為日本王牌的時期更時常有對著隊友大聲喊叫甚至發脾氣的情況,也因此中田有時會被認為難以相處,孤傲,後期甚至被說成耍大牌,但你從相關的訪問裡可以清楚看到,中田其實是個非常有禮貌且隨和的人,只是一旦進入比賽或是工作中,中田對自我及隊友的要求嚴苛到相當冷酷,或許是因為他知道不這樣做,日本就無法取勝,而在那個時期的日本在世界足壇,很多時候踢的是「優勢」的足球,卻不是「取勝」的足球,而中田無論何時都認為日本可以贏,

在那個所有人都認為亞洲黃種人永遠不可能在足球上與歐洲人和南美人競爭的時代

 

「永遠比對手先一步拿到球,並且永遠都要向前送出對手無法抄截的快速傳球」

快速,簡單,有力,注重爆發力與連續運動,身體對抗性,而不是腳下的控球傳球技術,這就是中田英壽的足球

在當時講究技術足球的日本,中田就是一個非主流的奇才

這樣的中田,在19歲那年,與日本U23代表隊一起,前往美國亞特蘭大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

 

那就是日本足球在1996年的亞特蘭大奧運會所創造的「邁阿密的奇蹟」

 

遠行的旅人--中田英壽《二》邁阿密的奇蹟,之後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