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人系列--遠行的旅人--中田英壽《三》炙熱的馬來西亞之夜

1997年11月16日,世界盃預選賽亞洲第三代表決定戰,日本vs伊朗 這場附加賽是一場決勝負,在第三國馬來西亞的Johor Bahru舉行,日本排出背水一戰的鑽石型442陣勢,門將川口能...

作者:拉斐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7年11月16日,世界盃預選賽亞洲第三代表決定戰,日本vs伊朗

這場附加賽是一場決勝負,在第三國馬來西亞的Johor Bahru舉行,日本排出背水一戰的鑽石型442陣勢,門將川口能活,後衛是井原正已,秋田豐,邊後衛是相馬直樹,名良橋晃,中場是山口素弘,北澤豪,名波浩,中田英壽,前鋒為三浦知良和中山雅史。北澤豪與中田傾向於攻擊中場,中田則被頂到鑽石中場的尖端,幾乎要成為前鋒,日本希望盡快得分後改打防守反擊的態度很明確,因為日本隊中年輕有速度的攻擊手全部放在替補席上,很明顯是打算下半場投入打反擊,會這樣做是因為伊朗有阿里戴伊(Ali Daei)和馬達維基亞(Mahdavikia)這兩個世界級選手,開放性對攻的時間太長只會對日本不利而已

兩隊的開放互攻果然對日本十分不利,上半場9分鐘伊朗前鋒阿吉吉(Azizi)便在禁區接到小吊球,想再挑球破門,川口稍微影響了他讓他挑球偏出,28分鐘時北澤前傳失誤遭到伊朗反擊,阿吉吉在左側禁區線上抽射,射速很快而且角度已經開始刁鑽,被川口擋下,日本隊中場很難打出一波好的組織攻勢,只能開始過中線後一腳傳球,34分鐘時,名波傳給後上的山口,讓山口在中路直接往禁區線上吊球,中山衝上差一點就能在12碼處形成頭球攻門,而38分鐘時伊朗最危險的一次進攻出現,馬達維基亞在禁區線上兩人包夾中間直接起腳射門,這球帶著一點吊球的弧度,川口沒有擋到,幾乎已經得手,結果竟然打中遠門柱彈在場內被清掉,此時後場已經很危險,但日本只能往前硬壓,在這種情況下一旦退防,很可能接下來會整場比賽遭到壓制而輸球

 

日本積極的進攻比賽開始後日本便以中田為中心傳球讓兩翼侵入,但是伊朗將馬達維基亞放在右前方,完全負責從右路主攻,用以牽制日本最大攻守之要,左路的相馬直樹,此舉相當成功,相馬隨著比賽時間進行越來越後退,到上半場中段以後他被迫完全退防,中田後來只能轉而要求右後衛的名良橋晃更多的加入進攻,他要右路壓到對方禁區裡,而北澤豪的效果沒有預想中的好,我想他自己狀態也不好,日本隊中場無法完全控制情況,在比賽開始後沒有多久中田英壽便退入中場幫助拿球,不這樣做的話中場根本就難以組織推進,所以並沒有達成一開始想要中田在前場與三浦知良和中山雅史形成三尖刀的狀況

日本的進攻在39分時收到效果,中田在前場25碼接到名波傳球,伊朗中衛Khakpour直接上前想連人帶球踢倒他,中田此時在正面及左邊同時有馬達維基亞跟上的情況下直接一腳將球彈射到大禁區的中山雅史腳下,然後自己還同時跳起避開Khakpour的鏟球,伊朗中後衛沒有料到中田竟然能在沒有時間的狀況下將球硬塞給中山雅史,中山雅史直接插進禁區演變成單刀球破門,這原本是一個伊朗將關門並包圍斷球展開反擊的口袋,中田將只能橫傳或分邊,但他以極快的動作搶到唯一能直塞的空間與時間,中田的爆發力在這裡發揮出關鍵作用,這球從畫面上看非常突然,根本無法意識到中田已經將球傳出變成單刀,而且你也不會覺得那球能夠傳過去,因為感覺中田就是被兩人的身體給擋住,但他那一瞬間的動作明顯比他們都要快,在他要觸球與伊朗兩名球員要變成包夾前的最後一個瞬間踢出

 

日本先馳得點,但他們沒有高興太久,下半場開始才25秒,井原與阿里戴伊爭高球,彈出的球被後上的馬達維基亞拿下並突破衝入禁區,馬達維基亞將秋田豐和相馬直樹兩人同時撞向他的攔截硬生生架開後,轉身將球後傳給阿里戴伊射門,戴伊打出一個衝向遠門柱的弧線射門,川口能活第一時間擋住,但伊朗另一名前鋒阿吉吉(Azizi)跟上補射破門

 

伊朗兩個世界級選手的能力簡直是怪物,而他們兩人的肆虐還沒有結束,下半場伊朗有改變攻擊方式,上半場他們是雙前鋒,而馬達維基亞算是右中場,但下半場開始後馬達維基亞直接推入禁區變成邊鋒不回來了,伊朗此時開始變成三前鋒,全面支援右路想破壞日本隊的左路,58分時又是馬達維基亞在前場右路接到隊友傳球後直接起高球,中央的阿里戴伊跳起扛開秋田豐與名良橋晃頂球攻入超前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