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0
作者:JC 江納森

【黃蜂不定期報】沒有,我只是看看 在截止日的無作為之後

「交易截止日後,你永遠會覺得自己能做得更多或更好。」- 黃蜂總管 Mitch Kupchak 黃蜂交易市場定位回顧-只有爛約當配平包的苦 對於 Kemba Walker 的計畫很明...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交易截止日後,你永遠會覺得自己能做得更多或更好。」- 黃蜂總管 Mitch Kupchak

黃蜂交易市場定位回顧-只有爛約當配平包的苦

對於 Kemba Walker 的計畫很明確就是在季後全力續留他。從球季初到季中黃蜂的戰績也始終維持在五成上下,因此打進季後賽的目標沒有改變。黃蜂一如預計在今年交易市場是買方角色。

受困於薪資狀況,開季前總管 Kupchak 一貫方針都是先從內部升級開始。經過半個球季回頭檢視,內部改造升級的效果仍然有限。季前補強的 Tony Parker 效果比預期好,Jeremy Lamb 移上先發也打出生涯年扛起第二得分點的責任,Malik Monk 維持有感但緩慢的進步。甚至 Michael Kidd-Gilchrist、Cody Zeller 這些原高順位中生代也能在新體系打得適得其所。

James Borrego 的體系讓黃蜂能在走到季中時比前兩季戰績漂亮一些,但幅度仍只是第十種子進步到第七種子的微幅進步。要進季後賽難度變小了,但說實在很難看好這組陣容面對高種子能打出有競爭力的系列賽。黃蜂的目標還是那個老目標:天賦升級。

想升級天賦那可得有籌碼,球團眉頭一皺,發現黃蜂還是一樣沒有太多籌碼可用。攤開薪資表,最難搞的是我們配平薪資的千萬年薪球員合約至少都有兩年以上,戰力看起來也很不性感。在 Bismack Biyombo(1700萬兩年)領銜之下,MKG (1300萬兩年)、Marvin Williams (1450萬兩年)甚至會被當作需要多貼甜頭的負資產。喔,我沒提到 Nicholas Batum (2550萬三年)。過多溢價的簽約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

我們沒有到期合約嗎?

有,但 Frank Kaminsky (360 萬)、Tony Parker (500 萬,第二年TO) 金額太小,稍微大一點的 Lamb 也只有 750 萬。而後兩者對於黃蜂的影響也大過他們戰力上的交易價值。可以說到期約幾乎派不上用場。

行,所以我們真正有吸引力的籌碼只有二年級生 Malik Monk、Miles Bridges、自己未來首輪籤以及開季收集的眾多次輪籤。

 

我們也有一小部分站在賣家市場,合約到期同時被排在第四中鋒輪替位置的 Kaminsky 是唯一一個放著不管會變空氣有點可惜的存在。

另外我們空著的一個陣容名單也可以提供避稅啦或三方交易填空的條文式交易用。

 

當然別忘了最讓人絕望的薪資空間,因為黃蜂距離豪華稅繳交範圍只有 300 萬,這讓以上任何交易操作都會有更多綁手綁腳的前提限制。

「我們有很多不錯的球員,但我們真的不是那種有兩三個球星搭配其他人的球隊。裡想中球隊必須有兩三個可以依靠可以扛起球隊的球員。我們真的沒有。」- Mitch Kupchak

本季失敗提案回顧-Kemba,我們真的努力過了

Kupchak 入主管理層之後黃蜂在交易市場的作為與定位在第一季就有感受度不低的改變。其一是交易對象增加,從在暑假不斷存取二輪的過程中讓球迷有感。其次是追求(至少詢價)準球星與球星等級球員的積極度提高,雖然籌碼不足已加入追逐 Anthony Davis 或 Jimmy Butler 等級,但當友隊透露出賣家意願時,包含 Bradley Beal以及截止日時的 Harrison Barnes、Marc Gasol 都是追逐的對象。

操作面上,可以發現這些消息開始透過媒體浮上檯面。球季初,第一個報導黃蜂詢價 Beal 的是平常交易流言報導總是慢一拍的 Rick Bonnell (夏洛特地方報觀察者日報常駐記者);截止日前,則是 Marc Stein (轉投紐約時報的前ESPN資深記者)不斷在推特推黃蜂、灰熊交易進度以及黃蜂差一點接收到 HB 的消息。職場守則:「不講別人不知道我們有在工作」,是吧?

在對象為巫師隊合約性價比最優球員的情況下,對 Beal 詢價只是問高興報開心。截止日前的兩筆交易卻是真正接近天賦升級。Gasol 是夢寐以求的中鋒合體獸,Cody 的掩護、Biz 的防守、Willy Hernangomez 的進攻,還有三人無法企及的持球與轉傳。樂於讓中鋒在高位堆疊掩護的黃蜂就缺這麼一尊有組織能力的中前鋒。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