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107HBL乙級球隊故事〕北科燕,歸巢!—北科附工

灌溉支持

名人堂 Jeffrey Holt | 2019/02/08

A- A+

2016年,桃園農工的校史迎來重要的轉捩點,併入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改制為台北科大附屬桃園農工高級中等學校。而在一年後,胸前印著全新校名,首次以「北科附工」名義挑戰高中甲級籃球聯賽的球員們,在資格賽打了一場可說是震驚高中籃壇的勝仗;他們克服在第三節曾經達十一分的落後劣勢,扳倒了昔日的南霸天三民家商,即使後來他們在桃園內戰中敗給治平高中而止步資格賽,這場漂亮的逆轉秀也成為了隊史性的瞬間。

 

過去,桃園農工幾乎可說是在北桃園的絕對強權;即使隊史幾次挑戰甲級的成績並不亮眼,但仍出產不少優秀選手,最知名的校友,當為現效力SBL台灣銀行的後衛楊天佑。改制為北科附工後,他們先是在高中乙級沉潛一年,再向甲級衝擊;而今年,在面臨僅僅有三名高三球員的情況下,北科附工轉往乙級賽場挑戰。

北科附工教練謝旻凱坦言,今年選擇來到乙級,確實是因為戰力和培養低年級生的考量,「但不管在甲乙組,要求他們的東西都是一樣的,練球的內容也不會有甚麼差別,只要上了球場,就是全力以赴!」

 

「在乙級,複賽的賽制中也是非常難打;甲組的資格賽二十二搶八,乙組則是二十九搶四的雙敗淘汰制,這種殘酷的賽制絲毫不比資格賽差。」謝旻凱教練說。「所以,不希望有人認為我們是向下挑戰,畢竟現在乙級投入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也有不少體育班,隊伍的實力更平衡。」

 

確實,在以乙級為主的長耀盃和傳續盃,北科附工面對乙級各縣市的列強,都遭遇了不小的挑戰;話雖如此,回歸乙級的第一個階段,他們便以全勝之姿在桃園賽區以第一名晉級複賽,無疑是為本學年的球季開了個好頭。

本學年,「北科飛人」蔡承軒和阿美族後衛簡宇晨是球隊的攻守核心,蔡承軒身手全面,在投傳切皆有一定火侯;簡宇晨則是速度飛快,球風刁鑽,是攻城掠地的一把利刃。另外,射手林育辰也慢慢找回節奏,成為在三分線外的一大威脅;三位高三學長的發揮,會是北科能在北區走的多遠的關鍵。

 

但到了強度更高,更加殘酷的北區複賽,只靠三名學長是遠遠不夠;謝旻凱教練除了特別點名以解書懿,洪敬堯等人為首的低年級球員慢慢展現出競爭力外,也在寒假期間以調整球隊攻守系統為主,期待在北區讓球隊以穩定的節奏打下每場比賽。「我認為,我們的進攻系統要更細膩,因即使球員知道怎麼做,但節奏太亂,就像無頭蒼蠅;所以,我希望能夠教他們自己去解決球場上的問題。」

燕子,是北科附工的團隊吉祥物;談及以此作為隊徽的理念,謝旻凱教練笑說,當初在構思時,實在是傷透腦筋;在排除大多數球隊會選擇的狼,老鷹,老虎等動物後,他終於在燕子身上找到與球隊的連結。

 

「因為我們的個子比較小,在場上需要很快的流動,雁子比較符合快速、穿梭的感覺!」謝旻凱教練說。「我們以前是桃園農工,燕子在傳統農業社會也是喜氣的象徵;希望我們能夠藉此在比賽中帶來好運。」

在去年開始舉行的球學聯盟中,燕子的團隊意象更被發揮的淋漓盡致;過往,在甲級並沒有縣市之分,除了去年八強以外的每支球隊都必須在資格賽中拚戰。但到了乙級和球學聯盟,他們都有機會在學校所在的桃園市出賽;北科燕,可說是在今年歸巢了。

 

來到校園內舉行的球學聯盟,讓謝旻凱感受到全校上下對於球隊的支持;「陳勝利校長非常支持球隊發展,也認同球隊的潛力,他的支持對我們真的很重要;他也幫助我們對外爭取很多資源,今年也開始招收體育班專長生,我們一定會慢慢累積自己的能量往更高的目標去邁進。」

 

謝旻凱教練繼續說道;「而且來到北科的比賽,不需要特別動員,學生們就會自己來為球隊加油;希望有一天,我們能成為北科的驕傲,只要提到北科附工,就會想到我們籃球隊!」

燕去燕返,今年回歸乙級,好像對於北科附工,是種回歸桃園的「歸巢」;除了累積日後的能量,他們更要向所有人證明,歸來的飛燕,將要再次振翅高飛!

----------------------------------------------------------------------------------------------------------------------------------

FB粉專:

Kal-el sports

TGF恩饋續運動團隊

筆者個人專頁 Hoop Religion

長耀盃高中公益籃球錦標賽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SBL的下一步?台灣需要職籃嗎?

長期而言台灣當然需要職籃,它必須是我們的終極目標,但眼前SBL的發展困境與種種問題該如何改善解決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