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9

【如果有人在想明天的浪是如何,那就不會有人在今天結束自己的生命了。】

如果有人在想明天的浪是如何,那就不會有人在今天結束自己的生命了。 「在Csikszentmihalyi的新斯多噶學派觀點中,人人都能得到幸福,因為幸福的「心流」就只是一種高強度的經驗狀態...

作者:YII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有人在想明天的浪是如何,那就不會有人在今天結束自己的生命了。

 

 「在Csikszentmihalyi的新斯多噶學派觀點中,人人都能得到幸福,因為幸福的「心流」就只是一種高強度的經驗狀態,完全依靠內在觸發,幸福的人不只是因為好命而有了那樣的心靈結構,有了那樣的好基因;他們所展現的是幾乎每個人在選擇約束自己注意力時所能達到的成就。」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哲學教授Aaron Jamse在《衝浪板上的哲學家》一書中如此寫道,在書中Aaron Jamse以衝浪作為闡述哲學思想的媒介,透過一道又一道的白浪花與衝浪板上的自我進行一場哲學思辨。而書中其一的重要價值為「調節領會」,正因浪人們懂的如何調節與每道湧浪的相處模式,才有辦法領會馳乘浪頭的自由,並觸發他們所謂的「心流經驗」。

 如同《衝浪板上的哲學家》所提及,一直以來衝浪對於人類似乎不僅僅只是一項運動,而有著影響身體甚至心靈的更深層意義,但這樣的描述在過往經常僅限於音樂、藝術或文學等形式傳遞,並沒有相對客觀的科學論證來支撐,直到衝浪被應用於「醫療」行為時,人們得以透過一個新觀點來看待衝浪。

 近年來,英國和美國開始投入資金研究一種以衝浪為主的治療形式,期望以科學來量化衝浪對於人們的醫療價值,而這個「衝浪療程」主要的治療對象大多為退伍後的軍人,這些退伍軍人都在戰爭或服役的過程中經歷了嚴峻的精神壓迫,進而導致相關的精神疾病,如TBI(Traumatic Brain Injury)創傷性腦損傷、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症狀。

 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2013年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美國國軍在2001年至2011年間增加了65%的心理健康診斷需求,而確診PTSD的案例更是6.5倍的倍增;經統計,在這十年間總共有約900,000個個案被診斷出擁有心理方面的疾病。

 參與「衝浪療程」的軍人或退伍軍人在TBI或PTSD病症中,會出現的狀況包含幻聽、幻覺、噩夢、失眠、憂鬱、躁鬱甚至失憶...等嚴重的精神問題,而在臨床心理學家Kristen Walter領導的「衝浪療程」初步研究中發現,為期六週的「衝浪療程」有助於學員緩解失眠和減少焦慮感,且改善學員對於憂鬱症負面的整體看法。

 非營利組織吉米米勒紀念基金會(Jimmy Miller Memorial Foundation)為美軍規劃一系列的「衝浪療程」,而其中制定療程的職業治療師Carly Rogers透露,她正是以Csikszentmihalyi的「心流理論」作為基礎,她認為衝浪可以讓人進入心流狀態中的zone,那是一個專注且幸福的心靈區域。此外,Carly Rogers提到,衝浪可以使這些軍人大腦中的化學反應與結構產生細微變化,況且我們已經知道透過運動的身體運作,有助於大腦的新陳代謝。

 「克服挑戰給予了我一種賦權感,並讓我不再去想像那些傷痛,而是想著如何成功站上浪頭。」,「衝浪療程」的志願者之一Nico Marcolongo如此說道,他表示衝浪讓他成功擺脫了在伊拉克患上的PTSD,因此他相信衝浪也能幫助到其他有類似情形的人。

 除了吉米米勒紀念基金會,ASA(Amazing Surf Adventures)同樣幫助苦於精神疾病的軍人和退伍軍人,而Netflix《衝破驚濤:退役美軍遇水重生的故事》正是以此為拍攝主題的紀錄片。

 Bobby Lane是一名美軍陸戰隊退伍軍人,根據他在片中的描述,他在伊拉克服役時頭部受了傷,且有癲癇的症狀;在一次執勤時,僅在低頭一剎間,他突然想不起自己身處何處,與誰在一塊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那時他就知道他的精神狀況出了問題。

 Bobby的妻子Liz Lane坦言,在結婚後幾個月她發現Bobby的情緒問題,Bobby常為瑣碎的小事動怒,除了在伊拉克時造成的TBI和癲癇,Bobby似乎也陷入PTSD的病症,這使他會暴怒的摔椅子、搥牆、大吼,但他卻不見得記得他曾經如此失控。

 在Bobby的敘述中,他有看到幻象的症狀,悲痛的記憶往往會浮現於腦中,他必須透過大量的酒精才能入眠,「閉上眼時,那些回憶,人們稱之為創傷的回憶,一幕幕閃過腦海,你開始想著參與過的交火、你奪走的人命、你見過的屍體。」。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