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1
作者:林亭

大哉問──大聯盟應該要禁止守備佈陣嗎?

自古至今的大聯盟生態,都有著一種光環,一種球賽內容是至高無上、不可更動的光環;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且一直以來都有偌大的改變發生在球賽規則上──從大聯盟使用球的材質、投手丘的高度,乃至於例行賽的場數,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自古至今的大聯盟生態,都有著一種光環,一種球賽內容是至高無上、不可更動的光環;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且一直以來都有偌大的改變發生在球賽規則上──從大聯盟使用球的材質、投手丘的高度,乃至於例行賽的場數,都曾改變過。

 

「大聯盟營運長 Rob Manfred 亟欲限制球賽中的守備佈陣」,球評 Jayson Stark 曾報導道,「他在 2015 年、甫上任時,就曾思考過殲滅守備佈陣的可能性;而現在,支持 Manfred 想法的實際作為已在建構中。」

 

去年 11 月的大老闆會議中,與會且跟委員們有直接交談的人士指出,棒球競技委員會強力支持採取某種策略以限制佈陣。所以,大聯盟打算研擬下一步,那就是,跳過球員工會的同意來限制佈陣。

道奇隊先前也利用佈陣,成功讓教士左打Smith拉打成右半邊滾地球,讓野手能傳本壘封殺跑者,守下關鍵分。

 

以下是MLB官網上關於佈陣歷史的資料:

當守備佈陣攫取各界關注時,是 1920 年代,守方的守備陣容會隨著費城人左打者 Cy Williams 而有所調整。 1946 年,另一個 Williams 先生又讓佈陣的爭議浮上檯面。時任印地安人總教練 Lou Boudreau 採取「臭名昭彰」的「 Ted Williams 佈陣(Ted Williams shift)」──面對來勢洶洶的紅襪拉打型打者 Ted Williams ,讓六名野手站在二壘壘包的右方。在 1946 年的世界大賽中,紅雀隊總教練 Eddie Dyer 面對 Ted Williams 嘗試了幾種不同種類的佈陣,而無法馬上應變的 Williams 也因此嘗到閉門羹。對於 Williams 如此地故步自封, Ty Cobb 還公開斥責他非常「愚蠢」。

 Ted Williams 被稱為「打擊之神」,是拉打型打者,隨後便衍生出專門對付他的守備佈陣。

 

所以,佈陣又如何影響太空人隊?

 

太空人在各隊使用部佈陣的數據分析中,一直都走在30隊的最前端──他們在一個守備機會中上演佈陣的機率是 37.3% ,簡言之,大約每三個守備機會中,太空人就會運用一次守備佈陣。

 

橘衫軍極度擁護佈陣,已到了他隊無法看見其車尾燈的境界──大聯盟各隊平均使用佈陣的機率是 17.4% ,還不及太空人的一半;高居第一的太空人,使用佈陣的頻繁度也高過次高球隊 7.3% 。

 

Hinch 曾在受訪時,闡述他對於佈陣的理念。他認為,問題並不源自佈陣本身,而是出自企圖擊退佈陣的心態,「總是有一群不願意將球擊往別的方向的打者,那我們當然就要繼續使用佈陣。」 Hinch 進一步表示:「在棒球的世界裡,沒有『越位』這個名詞──若有,那將會非常奇怪。」

 

對 Hinch 而言,佈陣是被設計來擊潰強打的打擊習性。他表示,如果那些打擊習性可以改變,那所擊出的球也會有所改變。」他也點破盲點,「這並不代表我們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對於那些打者,我們放棄了一半的守備場域。」

 

「我認為我們可以利用很多種方法,來操作一場球賽。」 Hinch 說:「我比較希望他們對於佈陣議題,在擔憂某個野手跑到哪裡守備之前,先把眼光放遠。」

A.J.Hinch。

 

知名棒球數據網站 Fangraphs 對於此議題也發表了一篇文章(網址:https://blogs.fangraphs.com/banning-the-shift-is-a-solution-in-search-of-a-problem/),對於是否有數據化證據能顯示佈陣的結果,做深入分析。他們發現,守方執行佈陣後,BABIP(界內的球有多少比率能成為安打)與滾地球比例並無太大改變;但我們無從得知如果沒有使用佈陣,上述兩項的比例會不會上升。除此之外,他們發現,造成此結果的首要原因並不大是遏阻打者的攻擊力,反而是投手針對投球做了一些調整與改善。

 

以下是自 Fangraphs 文章中所擷取的經典片段:

但若大聯盟在意的是球賽步調及野手的行為,我不清楚扼殺佈陣會帶來什麼成就。有些比賽內容的確會發展得不一樣沒錯,但這跟無法掌握飛球的概念不同。與十年前比較,全聯盟的滾地球比例僅降低 0.1% ,大多落在 43% 至 45% 間。禁止佈陣可能會使打者擊出更多飛球。如果大聯盟對於野手的行為感到憂慮,那我並不認為問題並不出於佈陣,也不源自打者──真正的關鍵在於投手如何應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