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2
作者:亞倫

中華職棒30週年特展系列(一)回到最初的起點 除了感動還能留下什麼

中華職棒聯盟創立至今30餘載,中華職棒賽事從元年得的4支球隊(味全龍、三商虎、兄弟象、統一獅),至今僅剩統一7-ELEVEn獅隊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其餘各隊不是遭到解散,便是面臨東家轉賣的命運。即使中...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華職棒聯盟創立至今30餘載,中華職棒賽事從元年得的4支球隊(味全龍、三商虎、兄弟象、統一獅),至今僅剩統一7-ELEVEn獅隊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其餘各隊不是遭到解散,便是面臨東家轉賣的命運。即使中華職棒聯盟因簽賭、假球案陷入低潮,一度分裂出臺灣職業棒球大聯盟,形成中華職棒7隊、臺灣職棒4隊的雙聯盟11隊榮景。看似職業棒球產業擴大的盛況,背後是國內棒球觀賽票房未見長足增長,卻出現更多隊伍分食的營運難題,如同多位和尚搶喝同一缸水的困局。之後兩聯盟整併之後,中華職業棒球聯盟降至6支球隊,卻再度因為球員涉入簽賭案,繼續上演球隊解散的惡性循環。讓重蹈覆轍的職棒產業,而立之年又回到起始,也就是4支球隊的景象,彷彿南柯一夢……。

中華職業棒球聯盟、臺灣職業棒球大聯盟兩聯盟合併時的協議書(2003年)
(圖片來源:筆者於中華職棒30週年特展所拍攝)

 

一、職業棒球隊與他們的產地

從發展年份、隊伍數量來看,中華職棒皆難與美國職棒、日本職棒相提並論,即使與中華職棒成立年份相近的韓國職棒,一軍隊伍數量至今仍有10隊。就以我國民眾對於棒球運動之熱情,為什麼支撐不了更多的職業棒球隊?其實從支撐產業發展的一些數據來看,大概就可以看出端倪。

職棒發展不是夢 拒絕簽賭我看球
(圖表為筆者自行整理)

從上表的統整可以看到,美國職棒共有30支球隊、日本職棒亦有12支球隊,而美國職棒、日本職棒都是兩個聯盟在運作,差別在制度上投手需不需要下場打擊,如果投手不用打擊就會有一個位置會由指定打擊(Designated Hitter,簡稱DH制)在進攻局擔任擊球者的角色,而有DH制分別是美國職棒的美國聯盟以及日本職棒的太平洋聯盟。如以球隊屬地主義來看,美國職棒30支球隊共落腳於28座城市,其中紐約(洋基隊、大都會隊)、芝加哥(白襪隊、小熊隊)一座城市有兩支職棒球隊分屬於美國聯盟、國家聯盟(投手要打擊)。日本職棒12支球隊共落腳於11座城市,而中央聯盟(投手要打擊)的養樂多燕子隊、讀賣巨人隊皆於東京都的新宿區、文京區。然韓國職棒雖只有一個聯盟(投手不用打擊,採取DH制),不過仍有10支球隊在運作,不過共有3支球隊(斗山熊隊、LG雙子隊、Kiwoom英雄隊)皆選在首爾市。

 

從人均GDP以及人口數來看之外,中華職棒常態運作應有6支球隊運作是沒有問題的,只是簽賭的組頭找上球員、綁球員操控賽局勝負跟比分,對於整個職棒運動發展的負面影響,仍然是目前中華職棒運作多年來最大的隱憂。

 

 

二、中華職棒的起點 現在不能打棒球

即使在美、日、韓、臺四國人口顯著有倍數差異,我國職棒市場規模自是無法如同美國職棒大聯盟高達30隊。起碼,我國與人均GDP接近的韓國相較,中華職棒聯盟在穩定發展時期,仍有6支球隊在運營是值得肯定之處!在第1個十年和第2個十年,其中有幾年進場觀眾總人次突破100萬。尤其是2013年經典賽後在只有4隊的情況下,當年度更逼近146萬人次進場看球,顯示中華職棒聯盟的賽事深得國人支持。且不論巔峰年度的極高值,近6年(2013-2018)的平均進場人數,也能夠達到每場5,500人次左右的榮景。這意味著職業棒球賽在30年來的台灣,不僅僅是一單項運動的職業賽事,更是長期深耕本土的運動產業,讓棒球融入數以百萬計棒球愛好者的日常生活之中。

臺北市立棒球場拆了  臺北棒球將何去何從
(圖片來源:筆者於中華職棒30週年特展所拍攝)

在上世紀的老臺北人記憶之中,坐落在現今敦化北路與南京東路交叉口東南側,曾經作為職棒賽場的臺北市立棒球場,有著中華職棒聯盟開辦第一年、開幕戰的歷史意義。隨著臺北市立體育學院(後整併入臺北市立大學)遷校天母,臺北市立棒球場被剷平、新建無法打棒球的臺北小巨蛋,使得肩負首都臺北市棒球產業的「棒都」,為了等待臺北大巨蛋落成而暫移天母棒球場。六都即使有四都已落實球隊屬地主義、皆有職業棒球隊的進駐下(新北市:富邦悍將隊,桃園市:Lamigo桃猿隊,臺中市:中信兄弟隊、臺南市:統一7-ELEVEn獅隊),屬於中華職棒的起點-臺北市仍無法有座能夠落腳的棒球場提供給職業棒球隊來進駐(臺北天母棒球場因居民要求,平日晚上無法舉辦棒球比賽,五六日亦不能賽事亦不能超過晚上10點),難免有些遺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