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12/21

即使是上帝也無法阻止我們踢足球

還記得我們曾經提到過足球場上的性別故事嗎?當時我們提到了熱愛足球的同性戀者,為了擺脫在足球場上所受到的歧視,舉辦了同性戀者世界盃,並且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其實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同志之外,還有非常多的弱...

作者:左岸沉思

還記得我們曾經提到過足球場上的性別故事嗎?當時我們提到了熱愛足球的同性戀者,為了擺脫在足球場上所受到的歧視,舉辦了同性戀者世界盃,並且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其實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同志之外,還有非常多的弱勢族群,他們對於足球的熱愛,絕對不輸給任何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01我們並不可怕,聯合國抗愛滋病隊

勇敢站出來的愛滋病婦女

愛滋病的病友往往被污名化而且受到歧視,但是根據統計,光是在非洲的辛巴威,就有超過140萬人感染了愛滋病,這些人就好像受到了上天的詛咒一樣,生命對他們來說是如此的痛苦與短暫,但是足球讓他們有信心再站起來,在辛巴威有一群勇敢的女性,她們組成了抗愛滋病足球隊,以控制愛滋病的藥物ARV SWALLOWS做為她們的隊名,她們四處比賽鼓舞愛滋病友,同時也在賽後向觀眾講述她們的經歷,並宣導如何正確的使用保險套及預防愛滋病,踢足球,也踢走對愛滋病的偏見,她們的生命可能很短暫,但是足球讓她們的人生可以做出最後的貢獻,同時也充滿了意義。

請繼續往下閱讀

 

02生命不要分顏色,白化者聯合隊

白化者足球隊的成員

請繼續往下閱讀

 

白化症對國人來說,或許不是什麼可怕的疾病,但是在非洲,白化症帶有不同的意義,由於非洲黑人族裔對白化症有不科學的信仰,他們認為白化者的身體有神奇的力量,因此在非洲對於白化者的獵殺與歧視是司空見慣的,很多白化者莫名的失蹤是因為被謀殺後提供給當地的貴族或富豪食用,在坦尚尼亞的白化症者為了引起公眾對這個議題的關注,組織了白化者足球隊ALBINO UNITED,雖然白化症患者會因為眼睛及皮膚對於陽光敏感,運動起來相對困難,但是他們仍然非常認真的練球並四處比賽,為的就是證明他們跟一般人並沒有不同。

 

03找回生存價值,無家可歸者世界盃

香港的街友組隊參加無家者世界盃

 

從2003年開始,INSP舉辦了第一屆的無家可歸者世界盃(The Homeless World Cup),參加條件就是必須是露宿街頭的流浪者,INSP希望藉由這樣的比賽,為露宿者建立起與社會溝通的橋樑,同時也利用運動與比賽重新建立他們對於人生的自信,這項賽事每年都會舉辦,最多曾經同時有56個國家參與,其中部分的參賽者藉由這樣的比賽機會,得到職業球隊的青睞,能夠達成脫貧的目標,其他人也往往藉由比賽所贏得的自信,重新找回自己的生存價值。

 

04勇敢的女性,穆斯林女子球員

躲在私密空間偷偷練球的沙烏地阿拉伯女性

 

我們曾經在足球場上的性別故事中,提到了伊朗女子足球的發展,伊朗的女子球員因為宗教信仰的關係,所以必須包著頭巾穿著長袖長褲出賽,但是2011年國際足總將頭巾視為多餘而危險的身體裝備,導致了伊朗的女子足球隊遭到禁賽,2014年在各方爭取下,FIFA終於取消了這條禁令,不過在沙烏地阿拉伯,女子踢足球不但不被認可,甚至還是非法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宗教委員會認為「又跑又跳會導致處女膜破裂,違反了阿拉賦予的守貞義務」,但是在利雅得,有一群熱愛足球的女性,自己組織了地下女子足球聯賽,她們彼此之間交流比賽,而且積極的爭取讓女性參與運動合法化。

 

05水上的足球天堂,漂浮的班夷

班夷島的水上足球天堂

 

或許你曾經在網路上看過這樣的短片,有一群熱愛足球的小朋友,因為找不到場地,所以在水上搭建了一個木頭的足球場,在這個漂浮的球場上踢球,不過這可不是什麼宣傳影片,這個球場是貨真價實的水上足球場,泰國的班夷島是個四面環水的小村莊,島上最大的平地還不到100平方公尺,根本找不到地方踢球,但是熱愛足球的班夷人在1986年搭建了舉世聞名的水上平台,他們的孩子每天就在這個搖搖晃晃的浮木上踢球,練就了一身好工夫,就是在這樣艱困的環境中,班夷還成立了自己的足球隊,目前活躍於泰國的乙級聯賽當中。

 

06我看不見,但足球在我心裡

盲人世界盃足球賽的王者巴西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