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2/20

安東尼·戴維斯時代的終結,與紐奧良崩毀的最後一景。

安東尼·戴維斯(Anthony Davis)和球團的爭執,其實不全然是籃球的問題,外界對於這個事件,更多的是在討論關於職業道德的、勞資之間的一些事。 一個球員需不需要忠誠,這是一個...

作者:Dexter

Thousand

這就是我為什麼熱愛Russell Westbrook的原因,因為他不怕輸。

David Mak

AD吹密案後很多作者討論他的去向,討論湖人和塞軍的包裹,就是很少人會如雷貫耳地去批評AD的決定。

也許互聯網下我們都被Wof和Rich Paul等帶著走,太多人關注球星太少人給予鵜鶘尊重。

Lazyman

這篇文章的立場一開始已對A. Davis不公平吧。
既然作者表明在商言商,那麼球會球員雙方各自謀算又有何問題?
作者認為球會為Davis 盡力配合,但是沒人懷疑Davis為球會亦奮力而戰吧?這點我相信沒有誰虧欠了誰。
至於 賣我 的時機,季中的確對球會不利,但反之季尾才喊 trade me 對Davis 又會否有利呢? 作者的出發點只考慮球會本身利益,跟本不曾考慮過Davis。
另外湖人季中all in trade Davis(若然屬實)亦被球會拒絕,明顯視Davis 為一個道具並無視其意願。難道Davis有需要留隊直至自己價值下降/更好籌碼出現才被送走?眼見wade, De rozan 被球會揮之則去,Davis的謀算亦沒有錯吧。
球會本身以3,5 ,7年的發展計劃對球員有限的黃金時期作出忍耐的要求已經對球員不公平。別忘了Davis在pelicans待了多少年,還要球員犧牲多少次奪冠的機會與夢想才給予放行? 問問剛重建成功的76人的前朝基石們覺得球會對他們公平並感謝他們嗎?

Lazyman

補充一點:作者引述:巴克利說:「受僱的員工絕不可以凌駕於老闆之上,絕對不可以。」他是對的。你拿著別人的薪水,卻在做傷害公司的事,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通。

球隊沒有經過球員同意,就將其交易出去,這確實非常不講道義,也應該對此發起批評。但是球員損害球隊利益是另一回事。因為除非球團沒按時發工資給你,或是超出合約範圍的增加你的工作量,否則從各種角度來說,並不能算是虧待你。

這說明:球會準時發工資+合約內的工作量=沒有虧待。 那球員服從合約內的指示+盡全力打球=職業道德吧。那為什麼Davis要考慮球會前景,運作交易等問題呢?

井洌寒泉食

AD可以私下和球隊表達離隊意願。

否则球隊没少付錢,觀衆卻跑光了。對長期經營球迷的球團傷害很大

Lazyman

當然這是最好的方案,但我更傾向相信Davis已向球會表達轉會意願但球會選擇冷處理。 否則Davis不用冒著罰錢仍選擇公開喊 trade me

YM Su

公開喊也可以在季後或季前,在季中交易截止日前喊是為什麼?又剛好是LBJ在的湖人隊表達了最大的興趣,而湖人的戰績又正好告急。AD被批評的就是這點,用脅迫的方式想逼球隊就範,Leonard當時也是處理方式不好被人詬病,其實這些巨星只要私下表達不願續約的意思,球隊為了避免到時落得一無所有的地步,一定會想方設法做交易換一點資產回來,但有可能就不是AD想去的地方,但這點當初AD合約並無霸王條款,所以以職業道德標準來看,他本來就無權要求逼迫球隊把他換去他想去的球隊,這對他有不公平嗎?並沒有,因為他一樣可以等恢復自由之身時去他想去的地方,但是這樣一來他會變成跟KD一樣損失一大筆錢,所以講白了,AD就是想用交易的方式來確保他可以人財兩得,但既然他已對鵜鶘無情,球隊又何必對他有義呢?

Lazyman

@YM Su 當然,以忠誠論,Davis的行徑確實值得商榷。 可是本文章一開始已表明是在商言商,並不談及 忠誠這個問題。
假設AD是應湖人所急又如何?交易換來的對pelicans來說應該有加無減吧,肯定比你所提及的(一點資產)還要多。
另外你提及AD無權要去想去的球隊/損失金錢換來自由之身,但這樣的設限不就是由一開始pelicans對AD無情嗎?明知AD早已對湖人有意思而球隊未能滿足AD的野心,何不做個順水人情,交易以換來大量資產。以無權要求交易球隊/等待自由身/球隊未來為理由,強行留下AD, 漠視AD的意向,那AD又有需要對pelicans有意嗎?
若AD真的無情,早已於開季前要求轉隊,又何必在球隊苦撐半個球隊?若pelicans對AD有情,何不仿效Spurs放走Tony Parker, 讓AD到想到的球隊,同時換來大量重建的資產

YM Su

這跟忠誠無關,我從頭到尾未提忠誠二字,我要表達的很簡單,AD想要人財兩得,所以用了不符職業道德的方法想逼迫鵜鶘買單,何謂職業道德:合約未規定霸王條約,那就是球隊想把你交易到哪一隊都不是你球員能置喙的,但今天AD的作法不是這樣,他想藉由交易保有鳥權,以簽大約,而且還指定他想去的地方,逼得鵜鶘可選擇性變少,這符合職業道德嗎?鵜鶘後來不做順水人情,不就是被AD給激怒的嗎?有哪個球隊會讓AD這種等級的球員白白走人,鵜鶘如果知道留不住AD,一定會想辦法交易,根本不會強留他,AD只要做好他球員的本分,好好打球即可,偏偏現在每個人都想學LBJ插手球隊的事務,才搞到今天這樣的局面。留一條後路給對方,也等於是給自己一條路走,特別是當你希望走的這條路是掌握在你老闆手上時。

Jeff Lui

@YM Su 支持你的觀點。現階段來說,NBA現在的集體談判合約,和北美其他職業球賽相比(NHL, MLB等), 就以上情况(球員叫賣我及要去指定球會)來說還是受到一定控制。

在NBA,能得到拒绝交易條款(No trade clause)的球員只有極小數巨星级球員才有。

在其他球賽,例如北美冰職(NHL)或職棒(MLB),得到No trade clause的球員(大多是自由身簽约球星)差不多每隊也有。而這個clause大多是合约第二或第三年生效,以防被水貨球員欺骗. (NHL)

幸好,現在的N B A,球員在試圖人財倆得(大合約加去指定球隊)的情況還是以球會強行送球員去非指定球隊(通常是出價最高者)而終結。由此證明,現在還是由球隊主導交易案,而不是任由球星/經理人指定團抱(當然,現在還不能停止熱火三王式自由身合體)。

Rex_Hsiao

忠誠是什麼東西!!?? 可以吃嗎?
看看前一季暴龍的DDR !! 綠衫軍的矮湯!!
在一個球團五年八年真的也夠了,夠制服組為你打造一的衝擊冠軍的隊伍!!
如果球員有有自己的奪冠夢想,為什麼不放手跟祝福

井洌寒泉食

職業球員和球團就是履行合約。球員受傷不上塲球隊錢也要照付,球隊間買賣合約,球員也不會少拿一毛。

紐奥良只是要求AD履行他的合約,想離隊可以執行完合約再走。在商言商,和忠誠無關

TswD

因為你不是他們的球迷,你舉的例子也是以偏概全,一個是主動、一個是被迫
忠誠是什麼東西!! by Kevin Durant
Lebron James

YM Su

如果是以同樣受僱者的角色來看這件事,因而覺得同情AD的話,建議可以好好想想,AD採取LBJ這種干涉球隊管理事務的手段,是對全體球員都好,還是只好了金字塔頂端的那些人?NBA近來薪資差異急遽M型化不就是抱團風氣的副作用嗎,每個球隊的資源都有限,抱團之後,球隊只能把資源花在那些真正頂級的球員身上,其他本來是第二等級,雖不能拿頂薪,但也能拿不錯薪水的球員,只能變成打工仔,第三第四等級的變成角色球員。如果球隊選擇相信自己培養的球員,即使只是第二第三等級的,也願意給予高薪,那下場就是變成巫師那樣,薪資被卡死,戰績上不去,又沒人想跟你交易,變成一攤死水,別的球隊看到當佛心老闆的下場是這樣,還會有人願意繼續給非頂級球員好的合約嗎?以前的NBA,因為都是球隊主導交易,所以球星散布在各個地方(不會有人蠢到想幫對方拿冠軍,像灰狼那樣希望KG去圓冠軍夢的畢竟是少數,而且那也是雙方都有情有義),資源分散,薪資也分散,大家都有機會拿到符合身價的合約,但是抱團風氣打壞了這樣的平衡,每個人都想湊三巨頭,四巨頭甚至五巨頭,所以只要不是頂級球員,很難拿到長約,大家都變打工仔,因為球隊都想保持薪資彈性簽那些巨星,其他人就只能喝湯,看別人吃肉。今天如果你在職場上,看到公司因為受到某些人要脅,只能把資源,而且是四倍五倍的資源投注在少數人身上(這些人不是管理階級哦,他跟你我一樣是受僱於人,但享受著許多特權,甚至想插手管理的事務,把所有資源都用在自己身上。),這樣你還會支持他們嗎?

Lazyman

想問AD有不履行合約嗎?有像可愛不上場嗎?像畢拿怒斥隊友嗎?有在場上擺爛嗎?現在AD只是喊trade me, 然後如常打球。有違合約條款嗎?球隊不放行,then thats it. 為什麼要扣球員薪酬結構,球隊發展前景問題等給AD? 如你們所講,合約沒寫上這些條款吧?

TswD

「只是」喊吹密??說話也是好笑

境鏡靜

這篇的標題最後是:紐奧良崩毀的最後一景。

作者或底下的留言大多在討論的是AD。
因AD喊出「吹米」讓鵜鶘開始了一連串動盪。
但鵜鶘總管的作為,或許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吧。
會這樣說耶,是因為不管AD是在那個時間點喊出了不續留,要被交易,但他就是喊了,也被聯盟罰款了。那接下來在交易截止日前所做的決定,真的是基於球隊未來最好的決定嗎?還只是不爽跟賭氣呢?以至於造成球團跟AD現在尷尬的狀況,然後總管也被炒魷魚了。

安東尼·戴維斯(Anthony Davis)和球團的爭執,其實不全然是籃球的問題,外界對於這個事件,更多的是在討論關於職業道德的、勞資之間的一些事。

一個球員需不需要忠誠,這是一個偽命題。因為首先你必須回答什麼是球場上的忠誠,然而在一個流動市場中,你很難去定義它。這就好像你要一個現代的年輕人像愛自己一樣去愛他的公司一樣,有點一廂情願,因為現在的人力市場鼓勵他四處轉移找尋機會,人員待在一個地方不夠久,導致他和這裡的人事物根本沒有產生「命運共同體」的感覺。

請繼續往下閱讀

十幾、二十年前有這個東西,那是因為當時交易發生的頻率太少,有一些球員從選秀進來到退役都在同一個退伍。然而現在這個聯盟已經發展壯大了,球員做為球團的資產,他的作用和價值越來越複雜,不是簡單的打好球就好。

有些人還沒被選進NBA就已經成為籌碼了,在這種情況下,你很難要求主雇雙方能走向積極正面的關係。

認同感這種東西是這樣的,一群人只要有著鋼鐵般的共識,那他們就容易彼此接納。然而現在的聯盟不只節奏快,而且不管場內場外的東西都要速成的,因為所有人都明白,落後是要挨打的,球員會自己往強的地方移動,球隊也會全力爭取強的球員,在這裡菜是原罪。註1

註1: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我們前一代的那些人,沒那麼怕輸。現在訊息傳播太快了,而且贊助商以各種方式參與進來,什麼東西都被貼上了商業價值。輸掉一場比賽對於一個球星來說,代價太大了。詹姆斯在其最慘痛的11年,就如有些人說的:「連呼吸都有罪。」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於是,為了因應這種情況,一些傭兵就此孕育而生。

其實浪人球員以前也有,但現在連全明星等級的球員也可以變成打工的,整個階級開始劇烈搖動。

以前這些能改變比賽的球員,通常被認為是一個球隊、甚至一個城市的象徵。所以說到鐵血,我們會想到派屈克·尤英(Patrick Ewing)和九零年代的紐約。說到經典和團隊,我們想到拉塞爾傳承給大鳥的塞爾提克。說到華麗絢爛,我們想到魔術強森和洛杉磯的街頭。

由於球隊和球星的關係是近乎永恆的,因此被聚集而來的那些人,也都是有相同氣味的傢伙。底特律的藍領工廠裡,就是會產出藍比爾、馬洪、愛德華、薩利、羅德曼這群惡漢。丹佛高原的奔放大地上,就是會出現眼裡只有籃框的奔放得分手。這是因為球隊長時間和同一個團隊合作,他們打球的風格就容易被球迷們深深銘記。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球員們看著和自己近乎同質的球隊時,會覺得與有榮焉,會想要分享榮譽,這就是所謂的認同。

 

但是現在我們都明白情況不是這樣的,擁有更多球星的那一方會贏,凱文·杜蘭特有機會在本季為金州贏下第三座冠軍,但他更像是一名雷霆球員,他的血液是藍色的。

所以,我們不該用忠誠來討論戴維斯事件,在商言商,用職場倫理的角度來審視會比較合理些。

一個自由球員,理應可以到任何他想去的球隊打球。同樣,球隊也有資格去交易他們認為不適任的球員。這就是契約精神的一種實踐,也是構築現代文明的重要元素之一。

戴維斯不想和鵜鶘續約?喔,這可能有點遺憾,但沒問題,他值得去追尋一個屬於自己的冠軍。

戴維斯想和勒布朗聯手?好吧,我必須說我有點錯看他了,但是還行吧,畢竟在這個時代,你必須要有另一名超級巨星當夥伴,才比較可能接近成功。

但是在季中透過經紀人公開表示想被交易?不好意思,這事真的沒有那麼酷了。因為不管你願不願意為這一支球隊打球,在球季之中你是有約在身的,那麼打好球就是你的首要責任。

這我們稱之為職業道德。

巴克利說:「受僱的員工絕不可以凌駕於老闆之上,絕對不可以。」他是對的。你拿著別人的薪水,卻在做傷害公司的事,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通。

球隊沒有經過球員同意,就將其交易出去,這確實非常不講道義,也應該對此發起批評。但是球員損害球隊利益是另一回事。因為除非球團沒按時發工資給你,或是超出合約範圍的增加你的工作量,否則從各種角度來說,並不能算是虧待你。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