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果子的棒球雜記】我的金龍旗回憶(2)那些年燃燒的青春手臂「們」

灌溉支持

名人堂 果子 | 2019/02/16

A- A+

筆者曾提到台灣棒球圈一直有眾多的甲子園狂粉,因為有感於甲子園青棒賽在日本每年都固定引起熱潮,也出現無數讓人感動的場面、故事與台灣只有少數國際賽才能媲美的媒體聚光效應。一直都有「建構台灣甲子園」的企圖。

日本會形成甲子園文化,是有非常多因素綜雜而成

但,我們都知道莊子講過「橘逾淮為枳」,一項在國外發展非常興盛,且長久不衰的事物,必然有其背景、環境、文化甚至經濟等多重項目同時切合,甚至還要適當的時機才能成功。但台灣人因為性格特質,在引進這些外來事物時,多是「得其形卻不得其髓」。結果好的沒引進來,副作用倒是非常「確實」的引進。

甲子園在「形」最為棒球人士乃至一般球迷所熟知的,當然就是單淘汰賽制。而且只要是正式比賽(春夏甲子園、秋季大賽)都採用。會採用單淘汰賽制,一部份原因是日本青棒隊數太多(全國超過四千支),如果使用其他賽制恐怕打一年也出不了一個全國冠軍。但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對日本而言,高校棒球是「教育」的一環,進行這種近乎殘酷的單淘汰賽制,對日本人這也是一種理解社會與學習如何面對失敗的實踐教育-電影《KANO》裡老教練講的「不要只想著贏,要想不能輸」就是這種理念的精髓。

但如果對應棒球這項運動,單淘汰其實非常不合適。如同我在「金龍旗VS黑豹旗」文中所述,單淘汰制最大的負面影響就是「隊伍愈接近冠軍,投手的負擔也是按等比級數增加」,如果打到冠軍戰,很可能會面臨四天三戰或五天四戰的超密集賽程。這對任何青棒隊的投手都是非常嚴苛的考驗。

所以就算甲子園的發詳地日本,這十幾年來絕大多數打進甲子園的球隊也至少培養出兩位可用的投手輪流登板,雖然也有使用一位Ace直到最後,也成為當年媒體熱議焦點,但除松坂大輔與田中將大等少數特例,這些「一人投手」在日後的棒球生涯幾乎都因傷所苦,如2010年幫助興南奪下春夏連霸的島袋洋獎、2013年在春季甲子園5場先發共丟772球的安樂智大,以及21世紀後最代表性,2006年春夏幾乎全局數登板,冠軍戰還連丟兩場最終奪冠的「手帕王子」齋藤佑樹,進入職棒後成績都不如預期。也讓這種「一人投手」在這幾年的日職選秀也成為影響順位的重要因子。也讓日本國家隊主砲、DeNA看板球星筒香嘉智在今年一月強烈表達甲子園青棒必須進行改變的呼籲。

再回到金龍旗,在1995-96年前後,雖然有黃平洋因長期高負荷投球成為台灣第一位進行TJ手術的案例,台灣球界完全沒有「投手是消耗品,必須珍惜使用」的觀念,更別提現在一般球迷都知曉的「投手投球數必須控制」,那時除了高中棒球聯賽有規定簡單的投手隔場隔天規定,筆者翻過第四屆到第八屆的金龍旗秩序冊,比賽辦法與規章中有關投手保護的條文「一個字都沒有」,意思就是只要教練敢,在「勝利第一」的前提下(很少人不會對冠軍一百萬獎金無動於衷)陣中的王牌投手就得不斷的丟,直到撐不下去為止。

其實這樣燃燒手臂的故事,幾乎每一屆金龍旗都有。但第二屆與第三屆的「燃燒」最讓筆者有感。

其實第二屆金龍旗舉辦時,筆者因工作緣故不是整天窩在地下室倉庫就是看NBA比賽,其實對比賽本身真的沒多少印象。但這屆燃燒最徹底的那支手臂,現在全台灣都很熟悉。

那時雖因職棒興起,一度解散的傳統青棒勁旅南英恢復組隊,可復出後的戰績一直在「不錯但不是最好」的狀態。因此第二屆金龍旗南英有勢在必得的企圖。

這屆南英也確實人才濟濟,投手有第一屆金龍旗就成名,據說下勾可以達到140公里的莊景賀、左投王鍾錡,可是這次燃燒手臂的是一位半年前還是青少棒國手的小高一。

這位小高一先在第三輪對華興一戰以166球完投,雖然丟掉四分且九局華興一度形成一出局二三壘有人的驚險場面,解場邊一直有高三學長莊景賀熱身隨時準備支援,但教練說「華興打不到他的球」而決定讓他投完整場也保住勝利。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果子
    名人堂
  • 果子
  • 果子的棒球暨運動雜記

一個血液裡有著棒球基因的老球迷 心中永遠的主場,是已經不可能再現的老台北球場 以及永遠消失的味全龍,試著以一個老球迷的回憶 來回顧這些年的棒球歷史 現在,除了棒球,也會試著逐步回顧 我那青春熱血的年少歲月那時的運動舊事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2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關於職棒球探的眉角大小事

想要成為一個專業的職棒球探嗎?在對這工作存有一切美好幻想之前,你應該先來知道這些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