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2/20

世界大賽一瞥,2000年紐約洋基對紐約大都會:Roger Clemens

2000年的美國職棒世界大賽,是著名的紐約地鐵大戰。前兩場球在老洋基球場舉行,彼時洋基球場的氣氛,就跟尚未縉紳化前的紐約時代廣場一樣,充滿了粗糙的質地,尖銳、危險、奇異。 在開幕戰前,15位大都...

作者:alonetogether

暱稱

因此,恭喜Mike Piazza已入龕名人堂

2000年的美國職棒世界大賽,是著名的紐約地鐵大戰。前兩場球在老洋基球場舉行,彼時洋基球場的氣氛,就跟尚未縉紳化前的紐約時代廣場一樣,充滿了粗糙的質地,尖銳、危險、奇異。

在開幕戰前,15位大都會隊的球員與10多名制服組人員,群聚在曼哈頓某家牛排館裡大啖厚切牛排。老闆Nelson Doubleday和Fred Wiplan舉杯祝賀在場球員,希望他們能在球隊睽違14年的世界大賽中拔得頭籌,取得好表現。大都會從皇后區的席亞球場開拔到布朗克斯,沿途均有警車護送開道,要進洋基球場前,路邊設置了多重拒馬,而一位洋基球迷舉著大大的牌子,上面寫著:我們從來不會交易Nolan Ryan!

前兩場比賽,雙方的得分的差距就跟交通尖峰時段曼哈頓的車距一樣小,而洋基均以1分險勝。這也使Joe Torre成為歷史上第一位帶領同一支球隊連續拿下14場世界大賽勝利的總教練,而過去5年來Torre的洋基在主場更是從未輸過1分差的季後賽。“這支洋基,是我曾經有過的心理上最強韌(mentally tough)的球隊”,在經歷第一場12局大戰(4比3)和第二場6比5的賽事後,洋基老闆George Steinbrenner下了這樣一個評語。

第一戰第6局上半,雙方0比0平手,大都會隊兩人出局。一壘手Todd Zeile大棒一揮將球打向了左外野,當時在一壘上的大都會新秀外野手Timo Perez以為這球是支全壘打,他不僅自己慢慢跑,還打手勢跟Zeile報喜,而Zeile也信以為真,跑過一壘時還握拳慶祝。沒想到,這顆球打到了左外野護欄上方,在沒有被任何球迷碰觸到的情況下,又彈回了場中!洋基左外野手David Justice趕緊將這球回傳,5呎9吋的Perez瘋狂加速(他想要跑的比他自己桶的這個大簍子還快!),但洋基游擊手Derek Jeter並不允許他這麼做,Jeter接到Justice的回傳球,行進間用舊金山49人傳奇四分衛Joe Montana傳給Dwight Clark那記“The Catch”的方式,將球送進捕手Jorge Posada的手套,並將Perez給觸殺在本壘前!

這個失誤讓大都會付出了代價,第九局下半大都會以3比2領先,守護神Armando Benitez上場關門,一出局後對上老將Paul O’Neill,整整鏖戰了10顆球後將對方保送上壘。接著代打Luis Polonia和二壘手Jose Vizcaino均打出一壘安打形成滿壘,最後由指定打擊Chuck Knoblauch打出一支珍貴的高飛犧牲打將比分追平,並在鏖戰了4小時又51分後,Jose Vizcaino在12局下打出再見安打讓洋基逆轉勝。

接下來,就是洋基大投手Roger Clemens所主投的世界大賽第二場。

這場比賽之前,Clemens距離他在美聯冠軍系列賽對西雅圖水手那場1安打統治級賽事表現,已經整整7天了。在過去四天,所有紐約媒體吵得沸沸揚揚,因為這是自7月8日跨聯盟比賽Roger Clemens對大都會Mike Piazza投出頭部觸身球後,雙方的第一次交手。“我整天都非常緊張,我不斷告訴我自己,我必須要hold住我自己的情緒”,Roger Clemens後來這樣回憶。Clemens也知道她的母親Bess,該場比賽將坐在本壘區後方看兒子投球(其實去年Bess也有進場看Clemens主投世界大賽,但到第五局她就因過於緊張而提前提場了)。

7天的休息時間,對Clemens來說彷彿是永遠,所有的等待,所有的焦慮,他恨不得能馬上發洩出來。賽前他沒有跟球隊裡的任何人說話,他只是讓那既大聲又有節奏的氣息從他的鼻孔中噴射出來,就跟在柵欄裡等待木門打開的公牛一般,Clemens從來沒有這麼想站上球手丘,但他知道他得控制自己。

因為就如同洋基老投手David Cone(Cone 1987-1992也曾效力過大都會)所說的: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在這個系列賽的一言一行,都會被歷史記住,一個意外、一個play,甚至是一個失態都一樣。

比賽開始,這場球註定屬於Roger Clemens,他投出一個又一個接近98哩的快速球,吐口水、咆哮、憤怒。而對上Piazza的時候,Clemens彷彿變成一頭吐煙的噴火龍,他投出一只偏內角的快速直球,Piazza揮擊將球棒打斷成三截,球棒上緣飛向了Clemens,他直接接起來之後往一壘邊線方向狠狠丟去,差點丟中Mike Piazza。Piazza拿著斷棒末端,轉過來走向Clemens,對著他大喊:你到底有什麼問題?此時雙方板凳全淨空,Piazza持續喊叫要給答覆,而Clemens則是昂首闊步,逕直走向主審Charlie Reliford,重新要了一顆球,然後又站上投手丘。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