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1

超越籃球的羈絆 – DeRozan與Toronto的前世今生

原文:DeRozan's bond with Toronto runs much deeper than basketball 從我來到Toronto的第一天,我就決定將所有...

作者:SamLD

請繼續往下閱讀

  Flynn記得新秀賽季剛開始的時候,她和DeRozan坐在一起閒聊,聊他關心什麼?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是什麼?聊了他眼前的機會,問他希望從這個過程得到什麼?

  「DeMar第一句話是:『我希望自己不只是因為球場表現而為人所知,更希望我能透過這個平台為這座城市帶來貢獻。』」Flynn說,「這就是他一直在做的事情。」

  DeRozan第一次參加社區活動是位在Toronto北方,一個關於書與籃球的企劃。這個企劃取名為「DeMar的灌籃高手讀書會」,希望能藉此提升學童閱讀的習慣。DeMar對這個能結合運動和教育的想法感到興奮。

  「每年,我們都會舉辦幾次類似的活動,」Flynn說,「他都會親自出席,他會和孩子們聊天,分享他在學校的經歷。」

  「這種活動有時是一小時,有時是一次性的,取決於誰去。」Flynn接著說,「如果是DeRozan,當我告訴他:『好吧!該走了,我不想耽誤你太久,你還有其他事情要忙。』他都會回我:『沒事,我想再待一下,我真的很想繼續待在這裡。』他總是將每個小朋友當成自己的孩子,他參與了許多活動,為自己能為社區帶來貢獻而自豪。

  幾個月後,DeRozan的新秀年以錯過季後賽的結果告終。

  當Chris Bosh收拾行囊離開寒冷的北國與LeBron James在溫暖的南灣相聚,DeRozan在Twitter上留下一句「別擔心,你們還有我…(Don't worry, I got us...)」

  直到去年夏天,這句話還一直置頂在DeRozan的Twitter首頁上。

  當時DeRozan還不到20歲,距離成熟的NBA球員還很遙遠。但是暴龍已經成為他的球隊,儘管口氣溫和卻從不逃避領導球隊的責任。然而剛開始的幾個球季並不順利,球隊持續輸球,DeRozan低效的表現讓球迷對他抱以懷疑的眼光。

  「我承認在職業生涯初期,我是質疑DeMar的其中一員。如果你願意,你可以稱呼我們這種球迷為『DeMar DeDoubters』。」在Toronto土生土長的NBATV主持人J.E. Skeets說。

  「他在比賽中的缺陷令人擔心…我真的很懷疑他能否領導這支球隊。然而我越不看好他,他越證明我的觀點錯誤,用實際表現讓我閉上嘴。我不得不把曾說出口的批評吞回去,因為他越來越出色!他是訓練館老鼠,為了成為最好的自己努力鍛鍊。他充滿天賦、令人難以置信,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籃球員之一。儘管有時他和我們看起來沒什麼不同,也會暴露能力的不足,但是他努力克服這些缺陷,努力在各方面獲得成長。」

 

破繭而出

  DeRozan一年比一年出色,對周圍的環境也越來越適應。

  在他心中,這一切的轉捩點是2011-12球季的封館,職業生涯第三年。

  那年秋天他正在Los Angeles的家中等待封館結束,幾個月過去…他開始想…「我想比賽,我想我的球隊。」想著想著…「我想念Toronto」的念頭閃過心中。

  「我開始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DeRozan回想。

  那年是Dwane Casey執教暴龍的第一個球季,DeRozan是唯一出席Casey六月底到任記者會的球員。

  「我當時就覺得他愛上Toronto了,」Casey說,「他聊了很多-他有多熱愛這個國家、這個城市,這是他的家。」

  當時,Casey和DeRozan是鄰居,兩人都住在Maple Leaf Square,這是一個快速發展的住宅、辦公和娛樂綜合社區。Real Sports酒吧甚至還沒開張呢!

  「我在那裡待了很久,目睹許多事物的誕生、看到很多東西的進步。」DeRozan說,「對我來說能見證這一切,和Toronto與加拿大一起成長,在一個國家見到不同文化茁壯,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就像DeRozan隨著這座城市開始活躍,這座城市和球迷也都逐漸回到他的身邊。他依舊安靜,但是隨著年齡和經驗的累積,他終於開始破繭而出。球迷開始了解他不只是一位球員,更是一位有血有肉的人。

  DeRozan是加拿大紅斑性狼瘡協會的守護大使-這是一個與他息息相關的角色,他的母親Diane先天罹患這種自身免疫不全的疾病。除了照顧母親,DeRozan更希望深化外界對於這項疾病的認識,並幫助其他患者。即使他已經離開Toronto,DeRozan對加拿大紅斑性狼瘡協會的支持依舊沒有改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