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9
作者:Bonny

【專訪】型男羽球教練-劉楚樑(劉文睿)

(原創於:Bonny Live 波力動活網。內容取自:「主播的運動週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項目:羽球 年齡:23歲 球齡:15年 紀錄:2014年全中運羽球國男組團體...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創於:Bonny Live 波力動活網。內容取自:「主播的運動週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項 目:羽球

年 齡:23歲

球 齡:15年

紀 錄:2014年全中運羽球國男組團體   前八名

               2016年全中運羽球高男組團體  前八名

    2017年大專盃一般組       前八名

經 歷:西湖國中    3年

              吉豐羽球館 3年

              中國安徽省巢湖體育學院教練 半年

羽球教練劉楚樑(劉文睿) 現場分享羽球生涯故事

主播: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主播的運動週記,我們專訪運動員,今天邀請到專業的羽球教練劉楚樑劉教練來到我們現場,歡迎劉教練!

 

劉楚樑: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播:今天非常開心邀請到劉教練跟我們分享,我們知道之前您是非常不錯的羽球選手,那為什麼最近會轉職成為教練,這個部分可以跟我們談一下嗎?

 

劉楚樑:在18歲吧!就是高三下的時候,膝蓋兩側的半月板嚴重磨損,然後就有在想退路,因為已經確認沒辦法繼續走下去,恢復期大概是兩到三年,而且也沒有完全到全部康復,所以也想說其實我也蠻喜歡教學的,就想說是不是可以在教學上走出一條路,因為不能再當選手了,那成績不是到我最亮眼的時候,所以想說就是走這條路跟鑽研這條路。

 

主播:從選手轉成教練,你認為最大的挑戰和瓶頸會是什麼?這兩個應該是不太一樣的工作方式。

 

劉楚樑:對沒錯,選手反而我覺得比較難,就是因為挫折感,如果真的達到一個層次你要出國比賽的話,面對到的輿論,可能大家會不認同你,打不出成績,那為什麼還要讓你出去。甚至全國,要在一個球團裡面要出頭也是一個非常不容易,很容易被替換掉,然後還有自己的打法、球技,如果是在這個球壇裡面無法被接受的,就是達到一個層次後無法再往上走,那也是一個蠻大的壓力,就是要一個轉換的模式,也是一個蠻大的挑戰。但當教練如果說會講,然後能把選手講出心裡話,那這會是一個蠻簡單,我覺得就是要會講話就好,用詞上有一點專業琢磨也是不錯的,就是相對兩個,教練還是會比較輕鬆一點,當然就是自己要有一個程度在,然後會講,這樣我覺得就好。

 

主播:那麼我們也想問一下劉教練就是說,其實要當教練就是面對球友,你可能會有一些自己的想法,要把球友帶領到甚麼樣的領域、帶領到甚麼樣的程度,可能教學方面你會有一些自己的想法,那你希望說能夠幫助球友達到怎麼樣的效益,你自己身為教練。

 

楚樑:我在教學的時候,我還是會希望我先跟跟我學球的人聊聊天,他想要打的是怎樣,他只是想要玩玩球就好呢,就是只要能把所有的球路,然後他會跑就好,還是說他想要去跟著一些社會的球團,社會組的球團,球友,俱樂部,出去打球,因為在俱樂部裡面可能他能學到的東西可能有限。他想出來學球,那他如果想要突破一個層次的話,他出來找我學,我會盡可能地往他需要的方向走,他想要打單打,那我教他單打的東西,他想要打雙打,那最好找一個伴跟我一起做訓練,就是培養輪轉的一個模式,去做配合,默契的問題,去做這個訓練,最基礎的話還是會把他的姿勢、他的觀念,最基礎的去把他導正,就是讓他知道正常打球的觀念,而不是就只是像社會組這樣打打球,就是正確與否可能傳遞的訊息不夠明確。

 

主播:我們其實有看到劉教練,之前接受訪問有提到說,其實每個球友你都可以有一個不同的教學方式,可能可以帶領他們到自己想要的目標。

 

劉楚樑:沒錯,就是可能就像我前面講的,我會跟他聊天,因為我要知道他想要的,他想要的給我之後,在我能力範圍內,我會給他他想要的,那我對我自己教學也是非常有自信的,在練的過程中,我會去觀察他所有動作的細節,然後我會跟他聊天去知道他心態是如何,讓他知道他的當下他所該做到的位子是該做到什麼地步,至少在跟我訓練的1、2個小時以內,我希望我是用心去教他能感受的到,每一堂課都會有所不一樣,他都會進步。

 

主播:接下來我們也想問一下劉教練,我們也想知道的是說,你當初是怎麼樣開始接觸到羽球運動?

 

劉楚樑:我們家是一個羽球世家,那來源都是我爸劉恩宏,他以前是一個國家級的一個奧運選手,他有打過奧運也有拿過成績,那全國球壇也是算非常有名的,應該沒有人不知道他,他以前在合作金庫在練球的時候,我很小大概三四歲、四五歲,我就拿著球拍,他送我的球拍,就跟著他,他在練球我就學他的動作去揮,打不到球去揮,他練完球就陪我玩,就丟球給我打,我那時候心情就覺得很好玩吧!印象蠻淺的,但是我覺得好開心,他在家的時間不多,但是至少都會看著他比賽、影片、報紙,就會覺得這項運動其實我已經開始有點興趣,甚至想要步他後塵,也想要走出一個成績出來這樣,所以在訓練上我也是蠻用心的,就是硬咬住的那種觀念,我爸都咬的住了,那我相對我要突破他的感覺,他是我一個很大的一個推力,看到他這麼努力、看到他這麼的為家裡去拚,他有自己的榮耀拿到,我覺得很羨慕,我想要跟他一樣那種感覺。

分享自己的優勢與挫折事

主播:那我們也想要知道的是說,對於你自己來看,你認為你在羽球運動這方面,最大的優點是什麼?因為羽球能夠打的好、能夠優於別人,每個人有自己的強項,那你認為你自己的優勢在哪裡?

 

劉楚樑:身高不用講這是自然的,但我自己對於我自己的打法有一套講法,就是我會專於藏球,還有切球的質量,這兩個我會覺得他會是控場的一個很好的球路,但是很多打球的都會說,放小球是可以控制全場,網前的小球可以控制全場,網前的東西可以控制全場,但是我的想法卻是後場的東西可以控制全場,你有後場、你有切球,你可以去調動隊友,那你給後場的球質量很好,壓迫到對手,他很難去做攻擊,他就少了這塊的優勢,我的心態是這樣。所以我在以前練球,只要講到要練長球,就把自己狀態調就是速度要夠,重心要夠低,無論如何姿勢就是要維持,即使再壓迫的再低,我可能已經被壓到很下面了,還是要想辦法去ㄍㄧㄥ住那個重心,這會是讓我一個突破的點,大家都很討厭練長球,而且長球時間又那麼長,可能一個小時,兩側長球不固定在那邊一直跑跑跑跑跑,然後教練還在叮嚀說,重心下去、重心下去的時候,很少人會能咬的住,但是我卻堅持想要一定要咬住一個小時,不下來、不能喝水、不能喘,停下來就繼續,這是我堅持的點,那也是變成我一個特色。

 

主播:那麼我們也想了解一下,劉教練你怎麼看羽球運動的困難點會是什麼?對於想要初學的朋友們來說,他們可能會遇到的挑戰跟困難會是什麼?

 

劉楚樑:挑戰跟困難的話,其實在初學如果說沒有碰過,只有可能學校體育課有碰過球的話,因為學校教的東西其實都很基礎就是握拍或發球,然後正常的擊球動作,但是未必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就是,看到就會。所以我的教學方式就是,我會抓著你的手、抓著你的腳,可能用球拍去推你,那時候該去做什麼動作,最常的就是對空間沒有概念,找不到球點,姿勢應該很好調的,但是你對那空間是沒有概念的,你對當天的,可能有沒有冷氣啊這種感覺,他會抓不到球點,他就是可能會想要刻意用力那種感覺,就變成是刻意用力,你要花更多時間,球同樣的時間還在掉,你卻抓不到那個點,怎麼打都打不到,這是一開始初學一個非常困難的點,對空間掌握啊,這種感覺。

 

主播:所以也是你會協助球友去克服的部分?

 

劉楚樑:對,可能會用一些道具,像是用一個長竿、綁一個線、吊一顆球,就舉著我抓著大概球這樣幫他揮過去,讓他知道這個球在這裡,要什麼時候點去找、該在哪個點去打,他記得了、他的肌肉有記憶了、他的視覺手腳有協調了,他慢慢的就會去進步,慢慢碰到,那就可以去發給他打。

 

主播:那麼讓你最挫折的一件事情?

 

劉楚樑:最挫折嗎?我一整個球壇生涯來說,從國中也是不太順利,其實因為我不是最好的選手,是比較中間偏下自己慢慢偏上去的,當然會有被鼓勵,但是被講閒話的東西比較多,因為畢竟自己爸爸是很有名氣的,很強的一個人,但是我自己就覺得,也是有負面情緒,那我打不好,我就真的要講打不好。中間還是有低潮,但是後來在國二下的時候,有一次真的被羞辱到,就是不能多講,就是在球隊裡面有被羞辱到,那羞辱到的懲罰我就下去跑操場,我就開始跑了4、5圈之後就開始狂衝,可是突然就有一個感覺,那我以後練球都這樣,我都全力,不是說我之前都不夠全力,可是我要用更全力的方式去提升我自己,讓大家去看的到,我不要被講閒話。可是到高中也是,因為我到高中又是比較偏中下,大家也是比我好,都是別的整團出來的,大家不熟,就會開始說,這只是劉恩宏的兒子,就是變成又是講說我背景怎樣,我一樣用同樣的心態去做拼搏,大家在玩、大家在拚、大家在笑、我就在拚,他們就笑、他們玩他們的,我就跑我自己的,我帶頭去跑,帶頭去衝,到後面真的,體能到一個層次,就是出現有一點變化,這種挫折感把他翻轉成某一個正面的情緒。

 

暢談貴人與未來規劃 支持運動生態圈

主播:那接下來我們要問教練的是說,這問題應該你剛剛已經提過很多,就是你認為對你來說影響最深遠的貴人會是哪一位?那我想答案應該很明顯了。

 

劉楚樑:對,還是我爸,當然帶過我的教練我也是很感謝,因為他們都有在用心帶我,就是說我是他們一部份,他會用心去帶我,去跟我講我哪裡不好,都是貴人,但是還是要優先感謝我爸,讓我有這塊路去開拓我自己的路,我對運動這塊是很有心得的,他讓我學到的就是他的態度,他對球的態度、他對球場上的態度、他對教學的態度,所有的東西,他是啟發我的一個人。雖然說他沒有要我去跟他一樣,他從來不逼迫我,他也不要求我,可是我有問題我問他,他都會跟我說,他就說,就很簡單,就這樣這樣這樣,有什麼好難的?他就瞬間把我點開,永遠都是他,去點開我所有腦袋裡的問題,球的也好、心態也好,就算被排斥也好,他說:「你爸也不是沒被排斥過啊!」,你爸也被嫌喊爛過,還不是這樣過來,這句話雖然說他的口氣當然不是這樣,他是有一點偏兇,但是卻深深鼓勵到我說,他都可以,為什麼我不行?他在那樣的年紀也被講話,為什麼我不行?我也可以啊,那我就去做。

 

主播:所以父親對你的影響確實是蠻深遠,然後層面也蠻廣的。

 

劉楚樑:很廣。

 

主播:那我們也想了解教練,你對自己職涯的想法,因為其實這條路很長,有些選手的生涯的期限不一定,但是羽球這條路其實是可以蠻長遠、蠻寬廣,不曉得你對自己接下來的規劃會是什麼?

 

劉楚樑: 我前陣子還待在大陸,就是有出去看看、有出去學著教球,雖然收到的評價都很好,甚至希望我長期留在那邊,也有開價錢給我,但最終會選擇回來是看到自己的不足。因為我不希望我今天來教球,就只是會教、會講、讓大家能聽得懂、讓他快速進步、快速突破,這些我覺得都已經可以做的到了,但是我不希望哪一天,跟我學球的人可能受傷了,比較偏專業的東西,他有問題我答不出來,那我該怎麼辦?我該回來好好鑽研,所以我接下來的安排比較偏運動相關的學習、證照考試,像是體適能證照ACP、EPT,偏健身的東西,我要懂有關所有運動的相關知識,運動傷害、飲食,我都要知道,因為我未來的規劃最希望的是能為我爸做一個羽球培訓的東西,最好是像學校那種觀念,大家來這邊,旁邊有學校去做整套訓練,我不希望就是讓學校綁一個球隊、綁一個學生,我希望就是每個學員都有他的權益去走出一片天,而不是一整個團,二三十個人去練,結果出來就兩三四五個,這沒有意義。其實我覺得這個東西還蠻磨選手的,當然很花錢,但是至少我這個年紀去拚,希望我能做到我的那個願景,讓大家知道說他也可以像網球那樣,去做一個培訓學校,至少我覺得在台灣,他們現在是俱樂部,還不到專業、科學,比較偏機械的運用,就是我要讓羽毛球不再是土法鍊鋼的方式,整天就是練球或是跑體能,我要讓他知道,他這個人的優勢是什麼、劣勢是什麼,可以從數據上看的到,希望從小就能去走這塊,而不是只有國家隊的才可以接觸到這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