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5

《107HBL》松山八強止步 無緣衛冕的綠色神盾

過去兩年連續拿下HBL冠軍,從預賽到複賽只輸給能仁家商一場,再攤開陣容來看,上學年奪冠後,核心陣容畢業有限,幾個奪冠主力今年才高三,同時雖然沒有像去年林正這樣在內線的絕對高度,但他們後場三個位置的身材...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過去兩年連續拿下HBL冠軍,從預賽到複賽只輸給能仁家商一場,再攤開陣容來看,上學年奪冠後,核心陣容畢業有限,幾個奪冠主力今年才高三,同時雖然沒有像去年林正這樣在內線的絕對高度,但他們後場三個位置的身材都高人一等。從許多因素來看,松山高中都擁有挑戰三連霸的絕佳情勢。

 

在預賽、複賽都沒有太多意外,甚至八強賽前三天總共贏了68分以後,原本看來情勢大好的松山,卻連續吞下三場敗仗,最要命的還是,其中兩敗是輸給高苑工商和光復高中,而這兩隊正是當八強賽一天一天過去,各隊戰績排名時有可能和松山因為戰績相同而比較對戰的球隊,這兩場敗仗,最終也的確讓最後一天賽程排在最後一場的松山,在能仁家商擊敗光復高中、確定讓松山被淘汰後,只能迎接一場和南山高中的友誼賽。

 

這樣的結果讓人錯愕,就算松山今年未能成功完成三連霸,多數還是認為頂多倒在小巨蛋裡,沒想到這次「綠色神盾」卻連小巨蛋的大門都進不去,本學年就停在八強賽場館和平籃球館裡。

松山的優勢仍然存在,教練黃萬隆的威名遠播,運籌帷幄更早已無比熟稔,在HBL許多球隊教練更替、也越來越年輕化的此刻,能像黃萬隆這樣得到校方全權信任、並能爭取自己想要資源的教練實屬不易,這不是黃萬隆的特權,而是他在高中籃球耕耘多年得到的尊重。

 

在嚴謹的體系教育下,松山球員的心理素質即使在被淘汰的此刻,仍然不應被抹滅,例如前一場敗給光復的關鍵戰役,全隊在進攻狀況低迷中,仍然能不斷透過戰術堆砌,製造出可見的進攻機會,只是或許是後續處理不佳、或許是出手結果不好,最終並未替松山帶來勝利。

「球是圓的」被用來比喻在賽場上永遠有不可預知性,放在今年彼此戰力相對接近的HBL更是如此,但即便有再多不確定性,一支並未崩解、主力仍存在、且被看好挑戰衛冕的冠軍球隊,以無緣四強的姿態被淘汰,終究是一件讓人吃驚、值得探討的事情。

 

對能仁之戰,可以視為已經打出好球的松山不敵關鍵時刻更為優異的能仁家商與丁冠皓,對高苑和光復這兩場敗仗,才是衛冕軍之所以必須在八強止步的關鍵,這兩場敗仗大致上有相同問題,就是松山高中自己的進攻碰上大當機。

 

預賽時松山每場可得到93.7分,僅次於能仁和南山,考量松山所在的預賽A組被認為是預賽強度最高的一組,這個數據至少證明松山、南山、能仁都是本屆HBL的頂尖強權,到了12強複賽,松山平均每場89分更是12隊之冠,在八強賽前三天,松山每場分別攻下80、96、101分,命中率也夠水準,但是對高苑一戰,僅以0.354的命中率得到66分,對光復之戰更只得到46分,命中率是淒慘的0.208,這兩場敗戰,松山可說是內外皆崩盤,兩場比賽的三分球分別是投18中5和投24中2,更慘的是在禁區也不斷「放槍」,對高苑之戰禁區命中率僅0.350,對光復更下降到0.250。

松山原本就是一支會放出一些三分線空檔、但堅決防守對手禁區攻勢的球隊,其實對高苑固然看起來被簡賀宇砍瘋了,但總計被高苑投進14個三分球,除了簡賀宇之外其他人殺傷力有限。對光復被投進9個三分球更只是正常演出,只是因為在一場低比分的戰役,所以每一個進球看來都無比巨大。真正的問題是這兩場比賽松山不論自己的外線空檔或是已經切入禁區的放球都失靈,浪費過多得分契機,最後就是以低得分被對手壓過。

 

去年陣中的二年級主力今年升上高三原本是松山的優勢,但在一年過後,以三年級為主的松山就要面對主將畢業後的換血,攤開松山陣容,今年有七人是高三球員,七個都是正常輪替下會上場的人,非高三球員中,只有許浩翔和尹麒綸是先發,其餘三人嚴格來說算不上輪替內成員,今年已經無緣爭冠,下個學年的考驗明顯艱困許多,只能期待高一新生、尤其是傳言中永吉國中一對210公分的雙胞胎已經跟著松山練球,看他們能否真正穿上綠衫,替松山注入新戰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