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1

超音速狂派二人組— Gary Payton與 Shawn Kemp(上)

90年代初-中期,NBA產生了一對令人難忘的雙人組,他們是西雅圖超音速的Gary Payton與Shawn Kemp。 當時在NBA球場上,你可以讚嘆Michael Jordan與Sco...

請繼續往下閱讀

90年代初-中期,NBA產生了一對令人難忘的雙人組,他們是西雅圖超音速的Gary Payton與Shawn Kemp。

當時在NBA球場上,你可以讚嘆Michael Jordan與Scottie Pippen那全攻全守的華麗演出;也可以欣賞John Stockton與Karl Malone那細緻幽微的雙人擋拆。但有時候,你想要稍微狂野一點、直球對決一點,或者說你純粹想要大吼,那麼你就得看看Gary Payton和Shawn Kemp,因為套句現代流行用語形容:他們,只有最狂,沒有更狂!

他們兩個散發出一種殘酷的美感(對對手來說是殘酷,對主場球迷來說是美感),是一種從心理到生理都想要徹底擊垮對手的風格,就像Gary Payton所說的:做為一個控衛,當我聽到他(Kemp)喊叫,那就是他想要演出第一時間灌籃alley oop的信號。我只要把球往上拋,隨便我怎麼拋,他那怪獸般的天賦,都可以接到球,並把球狠狠地灌進籃框!

他們兩人的生涯高峰可說是一起渡過的,他們平均可為西雅圖超音速帶來每季超過60場的勝利,更在1996年率隊殺入總冠軍賽。可惜隨著Shawn Kemp轉隊到克里夫蘭騎士,狂派二人組的表演從此成為絕響,但兩人的註冊商標,卻永遠烙印在球迷心中,難以忘懷。

Shawn Kemp是兩人之中首先進入NBA的,做為高中棄學生,19歲的Kemp是當時全NBA最年輕的球員。而他也大方承認他當時對於NBA球員這個「職業」是完全沒有概念的,他也不覺得那有什麼大不了,他還很年輕,他想做的只有上場灌籃,在那些“傻瓜”的頭上灌籃,在場上他可不跟對手講什麼前輩倫理、先來後到!就好像他在1989新秀年,對上底特律活塞與壞孩子Bill Laimbeer的那場球。那場比賽Kemp在Laimbeer頭上狂灌了一球,活塞隊馬上喊了暫停,Kemp興高采烈地跑回休息區。眼角餘光中Kemp好像瞄到Laimbeer在用手指著他,不可能吧?Kemp心想,我剛剛才在那個傢伙的頭上灌籃呢!所以Kemp也立刻用手回指Laimbeer。

當時,活塞隊之所以被稱為壞孩子,可不是純粹因為他們擁有好的防守功力,他們是真的壞,Kemp這樣回億,他們可是會傷害你的,而我從來就沒有遇過這樣的對手!暫停過後,還不知道的Kemp,在油漆區要到一個位置,隊友將球傳給他,防守他的不是別人,正是Bill Laimbeer…

Kemp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因為等他醒來時,他人已經躺在醫院病床上了,而他只知道,他睡得比平常還要久!

幸運的是,當時的超音速有一批混跡聯盟已久的老將,好比說Xavier McDaniel、Nate McMillan或Michael Cage,他們教Shawn Kemp如何遵守規矩,如何日復一日在球場或重訓室操練,如何閱讀球員報告,他們告訴Kemp:NBA球員是一個工作,而唯有當你認真看待的時候,它才真正會變成你的職業。就好像Xavier McDaniel常常對Kemp耳提面命的,老將們從不到夜店打混,他們不願意浪費任何時間,這不僅是因為他們可以預見自己的機會之窗正一點一滴地關上,也因為他們是職業又專業的籃球選手!

而隔年,西雅圖超音速選進了奧勒岡州大的控球後衛Gary Payton。

Kemp說在他新秀年的某個周五午後,當時超音速隊的總管Bob Whitsitt叫他進辦公室,看一場奧勒岡州大對上南加大的大學籃球比賽,Bob Whitsitt說奧勒岡州大有個叫Gary的傢伙,很可能是他未來的隊友。於是Kemp認真地看了那場比賽,而他說他對Gary Payton印象“極為深刻”!令他印象深刻的,不是Payton的防守,也不是Payton對球賽節奏的掌控能力,而是Payton噴垃圾話的功力。Kemp用的字是bark,吼叫,那場比賽裡,Payton對每個人噴垃圾話,從開場到結束,場上的選手、裁判,場邊的教練和南加大球迷,沒有人是安全的。Kemp回憶他當時還把椅子拉到電視機前,因為他想要聽當時場上的Payton到底在跟南加大的教練說什麼?乖乖,那可是敵隊的教練啊!他只是一個大學生,我愛死這種風格了,Gary好像對每個人都有話想說。於是比賽結束後,Kemp告訴總管:如果我們有這種人加入球隊,你不用愁要拿什麼東西來激勵我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