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窗前舊話】薪路歷程憶味全(一)-草創與和諧

灌溉支持

大聯盟 【夢殼】 | 2019/03/08

A- A+

 

在職業球季結束的空窗期,最能博取注意力的莫過於球員、球團間彼此多樣的錢鬥。

 

日前除了周思齊,工會還聲言有更多球員會為了薪資問題提請仲裁,又引起了一陣討論。雖說中職近年來才有逐漸成熟的機制,但在所謂的草創期,球員與球團之間為薪資問題而產生的紛爭也屢見不鮮,坐擁大量明星球員的味全自然也不例外。

 

回到1988年,職業棒球推動委員會所公布的報告是這樣規劃的:企業初期每年投資3300萬,四支球隊一年打192場比賽,平均觀眾數量1200人,每張門票200元計,可收入4600萬元,加上餐飲廣告費,保守預估四隊第一年可各回收1300萬元,其中一隊估計20人的編制,預備給每位球員的月薪是平均6萬,一年72萬元

 

從事後諸葛的角度看來,這份報告的數字在盈虧兩方面的估算都大大超乎了原本的預期,也難怪後來各球隊會年年喊虧損。

 

1989年底職棒即將開打之際,味全龍的待遇如下:月薪由3萬多至8萬元不等,簽約金為月薪十倍計,漲跌幅度較前一年不得超過20%,除臨場表現獎金外,各項紀錄創造者可得10萬元以上獎金。

 

味全陣中的王牌,曾在1987年亞錦賽奪下最有價值球員的黃平洋,正是以全聯盟唯二的最高薪月薪8萬簽下。

 

同年勞工的基本薪資,表定是每個月9750元。

 

乍看之下,可說球團無庸置疑地提供了球員高薪,不過比照前年遠赴日本加入業餘隊的陽介仁和林易增,他們所收到的價碼折合新台幣是簽約金60萬元,月薪8萬,平心而論若不計浮動的獎金部分,球員們回國打球的待遇頂多算持平,還略有虧損。

 

於是可見,勞資雙方最初的認知從一開始就產生了相當的落差。

 

1990年,職棒熱熱鬧鬧地開打,經過一整年的激戰,味全奪得總冠軍。黃平洋當年出賽39場(只有24場先發)投了246局,拿到了20勝,勝投王、三振王,更在總冠軍賽的最後一場比賽投出完封,如此威風八面的表現,毫無疑問的應當給予最高幅度加薪。

 

依照合約原則,隔年黃平洋最高能拿到的月薪是9萬6000元,也是聯盟唯一。

 

職棒元年季賽共進行了180場,平均觀眾入場人數為5000人,而季後六場冠軍賽更是湧入了超過7萬8000名觀眾,平均每場觀眾1萬3000餘,遠遠超出最初的預估。

 

球季結束,各隊紛紛將補強的念頭動到旅日好手們身上,想強化比賽吸引更多觀眾入場;依照合約精神,聯盟所願意開出的最高價碼是等同黃平洋的9萬6000元,可旅日球員所要求的月薪是比照他們在日本的待遇,從10萬到14萬元不等。

 

如果稍微將目光拉開些,1990年所發生的最大新聞,恐怕非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引發的波灣戰爭莫屬;眾所皆知產油國家一有事,國際油價就會帶動物價飆起,景氣前景自然也不佳。在大環境如此的情況下,誰也不知道職棒元年的榮景會不會只是曇花一現,球團對於旅日球員的要求自然不太情願。

 

於是在屢次「拜託」、「諒解」聲後,12月中,旅日球員們終於願意共體時艱,接受聯盟所開的條件,而六名球員中也只有原先想加入味全的謝長亨拿到所統一開出的最高9萬6000元月薪,1990年就在大搓湯圓後的和諧氣氛下好不容易過去了。

 

豈知1991年還沒過幾天,馬上就丟下顆重磅炸彈:中日龍所屬的陳義信要回國加入中職。

 

相較先前的幾位旅日好手所加入的業餘球隊,年薪840萬日圓的陳義信是首位從日本職業球隊返台的球員,雖然在一軍表現機會不多,但在中日龍二軍的表現也不差,在講價空間上自然更有底氣。

 

於是在領隊緊急商討下,冠軍隊伍的調薪額度被拉高至25%,黃平洋與球團協商後月薪更破格地提高50%到12萬元,待遇依舊是中職領頭羊;一周後,陳義信比照外國選手選秀加入兄弟,月薪10萬元。

 

於此,職棒二年開打時,著名的投手四大天王鼎立成形,讓煙硝味十足的比賽更具話題性。

 

這一年味全依舊保持強勢,球員在年底創設的最佳九人獎裡囊括了六人,陽介仁更是投出了中職首次的無安打比賽,想來薪水方面自然預期中規中矩的提升沒有問題。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2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2019中華職棒開季分析

中華職棒即將邁入30周年新紀元,世代交替,不變的依然是紅土綠茵間的火熱對決,中華職棒30年,誰能問鼎中原,挑戰桃猿霸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