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9

永恆之人系列--遠行的旅人--中田英壽《七》最後的旅程

中田在02年世界盃結束之後,回到了帕爾馬,開始了02/03賽季 「機運」對一名運動選手來說,是除了自身實力之外,職業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有沒有遇到懂得發揮選手特性的教練,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田在02年世界盃結束之後,回到了帕爾馬,開始了02/03賽季

 

「機運」對一名運動選手來說,是除了自身實力之外,職業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有沒有遇到懂得發揮選手特性的教練,有沒有碰到能和自己配合的隊友,隊伍中成員的類型是否與自己衝突,其實都是一個選手的職業生涯是否順利的關鍵

 

帕爾馬在02/03賽季更換了教練,換上了普蘭德利(Prandelli) ,而這一年的帕爾馬,也來了新的攻擊手,就是後來在國際米蘭出名的巴西全能中鋒Adriano,以及羅馬尼亞的前鋒Mutu,而中田英壽在01/02賽季來到帕爾馬後,便掛上10號球衣,02/03賽季他依然是10號,不過,在普蘭德利的心中,中田的用途已經開始發生改變

 

在02/03賽季裡,普蘭德利對帕爾馬的陣勢安排,主要是讓Adriano作為中鋒突前,Mutu打在左邊路,而中田過人的機動力和運動能力,也被普蘭德利認為應該運用在右邊路,他是一個主打3前鋒運用邊路攻擊的主教練,中田就這樣被安插在邊路,

此一安排令中田開始不滿,他的職業生涯一路以來從未在這麼邊路的地方作戰過,而他所擅長的是直傳球,在邊路過人傳中其實需要相當的技術,包括腳下觸球的技術與柔軟度,還有傳中時帶旋轉與變向的傳球,對手難以判斷球的落點,只有一同訓練的隊友才會知道,這樣才能形成插上接應傳中的良好效果,而中田一直以來都屬於比較剛硬和直接的球員,要他變成需要巧勁與高技術的邊鋒,是很難為他的

但普蘭德利其實也沒有想讓他變成邊鋒,他想要的是中田在中場到右邊前場的強大支援及搶斷能力,能夠完全在邊路對抗中取得上風,前場的Mutu與Adriano都具備強力前鋒的射術,力量,還有速度(後來這兩人確實都威了好一陣子) ,只要能通過中場,前場那兩個人自然會搞定,普蘭德利其實是讓兩個前鋒站在了433的前方等球,而中田這個右邊鋒其實是必須一直回到中場作為攻守起點去搶斷,看似進攻手的中田事實上在普蘭德利手下只是中前場工兵,而且這樣一來他也不會輸送出致命傳球,

中田就這樣在中場來回不斷的奔走,渡過了02/03賽季,這一年帕爾馬的戰績不錯,在聯賽中到達了第5位,但中田與普蘭德利間對於他的位置安排的分歧逐漸從討論升級成爭論,在03/04賽季時,狀況依然沒有改變,普蘭德利一直對自己的戰術非常堅持,事實上在那之後的足球,攻擊中場這個位置是只在4231陣型裡出現,而且通常都是極具技術,加上射門與盤帶還有突破都極為強力的攻擊中場,才能在下一個時代生存,由於職業球員能力的提高,中央區域的防守越來越強,許多球隊都開始改打433盡可能利用邊路空間攻擊,因為很難找到能夠正面攻破防線的攻擊中場,中田的身體確實夠強硬,但是技術上及個人盤帶突破,還有送出極為細致的短距穿越傳球能力都不夠強,他是屬於反擊時需要距離並且以快傳將球送到前場再插上的球員,在歐洲級別的作戰裡,對於攻擊中場要求的提高不單單是影響了中田,其實也影響了整個足壇都開始朝向433陣勢的發展,在02年以後足壇的發展,牽動著中田的「時運」,他已經很難再打攻擊中場了

Mutu在03/04賽季時便已經離開帕爾馬前往切爾西,中田本以為普蘭德利會讓他擔當攻擊陣的要角,但普蘭德利似乎已鐵了心要將他按在工兵的位置上,球隊全體都很能明白中田對於球隊中場的運作與推進有極重要的貢獻,但普蘭德利是已經確定不會讓中田參與到攻入禁區後的作業,中田自己也明白這個狀況,只是中田的本質是屬於有創造性的攻擊中場(雖然他在歐洲可能已經不適合攻擊中場了),這樣反覆地在中場到前場的連結裡作苦工,難以插上進攻,這對他來說是很痛苦的,這大大影響了他的心態,他在這個時期開始質疑這到底是不是他想踢的足球,這令他身心俱疲,中田此時有些累了

 

在這個時候,之前中田在佩魯賈時的主帥馬佐尼,在波隆那(Bologna)擔任主帥,馬佐尼可以說是在義大利相當知人善任的好教練,他最有名的事蹟是在羅馬時期(1993-1996)啟用了當時只有16歲的羅馬王子Totti,然後就是2000到03年布雷西亞與Baggio的合作,並且將年輕的Andrea Pirlo改變位置為後腰,他不但與Baggio合作愉快,連續數年讓布雷西亞保級,更造就了經典後腰Pirlo與前腰Totti,中田在佩魯賈時期也深受他的賞識,在他手下中田是極受其重用的大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