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9
作者:拉斐爾

永恆之人系列--遠行的旅人--中田英壽《七》最後的旅程

中田在02年世界盃結束之後,回到了帕爾馬,開始了02/03賽季 「機運」對一名運動選手來說,是除了自身實力之外,職業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有沒有遇到懂得發揮選手特性的教練,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關於中田與中村之間存在的問題,至今仍為球迷們所討論,2006世界盃正是代表兩人之間問題的一次,這兩人無論是位置,踢法,對戰術上的意見,其實都有著分歧,要說兩人不合事實上也是有其道理的,當時濟科選擇中村俊輔為攻擊中場,其他人圍繞中村的戰術,但是事與願違,結果並不好

 

2006世界盃的日本隊,可以說是一支很失敗的隊伍,無論是球員狀態,彼此間的默契,戰術上的茫然,先發選擇,包含他們遇到的對手(澳大利亞,克羅埃西亞,巴西) ,都令日本隊的比賽完全失敗,這中間也包含了中田英壽與中村俊輔的不合及位置上的衝突,據說在世界盃前的練習賽,日本隊狀態不佳,當時中田就已經對戰術及隊友表現有所不滿,而球隊內部據傳也已經分成中田派與中村派,因為這兩人其實都只能是攻擊中場,而且還是不能共存的兩種攻擊中場,

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濟科讓兩人同時先發,並且讓中田打後腰,結果演變成兩人都無法發揮其長處,圍繞在隊員間的這種戰術上的矛盾在比賽之中也很明顯(2018年世界盃本田圭佑與香川真司同樣無法並存,事情也鬧得很大,但西野朗讓他們兩人分開上場,使用兩種攻擊模式在上下半場交替,結果依然打到16強)

 

中田在日本隊後腰位置上極度不習慣,他的本職並非防守,他的搶斷能力也是在進攻狀態下的糾纏與搶斷,要做為防守中場那種明快的卡位,斷球,放球,這對於習慣先持球並且往前衝鋒再放出的中田而言,是很難做好的,而日本隊的後腰要做到的傳球當然是要各種傳球都能做,特別是長傳中帶旋轉與曲度的傳球,是要「繞」過對方中場落在己方球員腳下,中田根本不會做這個,他擅長的是高爆發的直線傳球或快速分邊插上,而且此時的他與這批日本代表並不熟悉,特別是對邊路隊友移動的掌控,所以後來可以看到中田在比賽中很多的中長距離傳球失誤,邊後衛根本無法接到球

而且還有中田在回跑中搶斷,雖然能停止對手,但是他自己因為不習慣後腰位置,選位與卡位不佳(中田身高是175,在後腰防守位置上佔不到便宜),讓他自己也踉蹌跌倒,失去反擊機會,這其實就是06年世界盃日本隊的縮影

中田英壽足球生涯中最後的舞台,就在這種情況下,拉開了帷幕

 

遠行的旅人--中田英壽《八》戛然而止,終點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