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這是 我想說的是,也是 我想說的事。

灌溉支持

小聯盟 木永可名 | 2019/03/17

A- A+

 

你,曾有着什麼樣的遺憾

那天,我在IG問了一個問題,即將高三畢業的你,曾有着什麼樣的遺憾,有人回答我說:「遺憾的是再高中三年的生涯中,僅參與了一次黑豹旗,也有人說打棒球三年卻都錯失機會,沒有辦法親臨球場體會在場上拼搏的感覺,那一罐裝載著紅土的小玻璃瓶看似很普通,但對某些人來說卻顯得很珍貴」。有人說:「曾再一場在關鍵比賽中因為沒有聽見捕手的暗號,而被再見全壘打,因而讓球隊輸了比賽」。而他說:「本來可以輕鬆取勝的木棒聯賽比賽,因為自己大意的傳球失誤,而導致比賽被逆轉」。即將畢業的他告訴我,他放棄了課業追了三年的棒球夢,最後棒球夢醒了,反倒是覺得想像總比現實更加美好。

但這些都是成長的過程啊 ! 如果說,你可以從這些中遺憾記取教訓或學到些甚麼,那這個為成長而付出的代價,似乎也變得值得了。

 

 

三年未完成的夢想

那天再拍比賽的時候,碰到了一個三年前有在關注的球員,闊別許久再見,沒想到竟是三年後的木棒聯賽,幾個月過後意外又碰到他,我好奇的問他,你為甚麼木聯一開始有去了之後,後面就都沒有出席了,而他只是淡淡的告訴我,他的遺憾是他沒有接受國中教練的建議,為了逐夢自己決定南漂找到名門打球,再高一時因傷導致軟骨斷裂影響神經,嚴重時使力便會疼痛,厲害時甚至連手舉也舉不起來,也因此結束了他短暫的南漂,黯然回到台中休養,因為高三最後一年不想再錯過最後的比賽,所以又跟下去,無奈的是舊傷又再度復發也只能忍痛放棄留下遺憾,他說那你呢? 我問他之後你還打球嗎,他有點孩子氣的說:「棒球是他很喜歡的東西,他是不會放棄的,念大學之後當然還是需要再打棒球」。只是說家裡都很反對,所以他還要說服家裡讓他念一間有棒球打的學校,而也希望自己的手可以爭氣一點,希望進到到大學後,還能會能夠再接續實現他未完成的夢想。

說到這裡其實很有感觸,台灣棒球員往往再小學生時期就展開大量的訓練,進到國中棒球科班的後訓練更是繁重,而進到棒球名門的青棒選手們也只能殷切的希望苦練實練,日夜咬牙苦撐,希望能再三年中僅有幾次登場機會的舞台中,可以讓自己在一群球員之中能受到注目,然而這也是僅再棒球名門得學校才可能有的際遇,如果你身處再一些資源不是充裕或是連防護員都沒有的學校裡?相信在日以繼夜過度得不當練習或缺乏運動防護觀念的練習裡,就早已讓肌肉或骨骼受傷,讓自己提早留下病根被迫結束這段追逐紅土的運動生涯。

這是 我想說的是,也是 我想說的事。

再場邊我跟一個攝影同好分享意見,說到約莫高中畢業之中,大概有三分之一選手會面臨傷退的問題,而三分之一的選手面對棒球舞台的窄門也必須面臨現實的抉擇而告別追求那個飄揚的青春夢想,而最後也只剩三分之一的球員,會再投身進入競爭更加激烈的大學棒球生涯,並冀盼四年中放手一搏,能夠在往棒球殿堂更踏上一層樓。

曾經在球場上與球員媽媽交談,談到了他希望孩子快樂打球的盼望,她說她盼望的也不多也不奢求有朝一日成為球星,她只是希望他的孩子能夠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可以全力以赴開心打球不要因為過度訓練落下永久病根就好,而你倔強頑固的「你」知道這個運動防護重要性嗎?

這是 我想說的是,也是 我想說的事。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4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關於職棒球隊翻譯的眉角大小事

想要成為一個專業的球隊翻譯嗎?在對這工作存有一切美好幻想之前,你應該先來知道這些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