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7

《HBL決賽》「回家」的意義---北一女中

106學年度的HBL決賽,和前一年一樣是一片紅海,闖進四強的普門高中、南山高中、滬江高中和永仁高中都以紅色為底色。但比起決賽,更大的焦點是,從八強賽起,那一抹曾在HBL球迷心中佔據一定份量的綠,就沒有...

請繼續往下閱讀

106學年度的HBL決賽,和前一年一樣是一片紅海,闖進四強的普門高中、南山高中、滬江高中和永仁高中都以紅色為底色。但比起決賽,更大的焦點是,從八強賽起,那一抹曾在HBL球迷心中佔據一定份量的綠,就沒有在台北出現。原因是這一年預賽改在高雄舉行,是HBL首次把女子組預賽搬到南臺灣,但r加入HBL前後20年從未缺席過八強的「小綠綠」北一女中,卻在預賽的外卡賽落敗,校史首度無緣八強。

 

因此,107學年度,北一女中得從資格賽出發,但從教練駱燕萍在學年開始前給球員的叮嚀就知道,「回家」是他們最大的目標,從各種小細節的預備,到比賽期間的臨場反應,駱燕萍對自己的調度小心翼翼,就是為了能重返八強,不只是要完成去年沒達成的目標,更是希望球員能對自己負責。

結果,北一女在高雄維持一定的水準,終於確定提前領到回台北的車票,甚至在八強賽力退淡水商工和苗栗高商,在女子組永仁、普門、南山三強鼎立的時候,搶下最後一席四強名額,從資格賽開始出發的漫長挑戰,終於真正走進HBL聖殿台北小巨蛋。

 

雖然重返小巨蛋,球員們難掩緊張與不安,讓北一女中不只是先後以39:69、59:70不敵永仁高中與普門高中,以第四名作收,比賽內容也明顯不佳,駱燕萍說:「能闖進四強對我們來說意義很大,我想球員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其實能從資格賽一路打回小巨蛋,我已經覺得她們很棒了。」在107學年度,北一女中真正達到「回家」的目標,更在決賽重回小巨蛋這四年,終於能夠親自走上球場,在駱燕萍眼裡,已經給球員高度肯定。

駱燕萍認為,北一女能跨過資格賽、預賽、複賽的考驗,以小巨蛋作為本學年度的終點,是她眼中最好的結果,「這一次的四強,對我們意義重大,從去年無緣八強,到今年闖進四強,高三的學姊體驗過去年的難過,更能珍惜今年的收穫,而高二的學妹今年能體會到學姊多努力才達成四強夢想,明年就會知道如果要再拚四強,那自己到底需要什麼、或是還有哪裡不足。」

 

客觀來看,北一女中的招生、資源不如永仁、南山、普門是事實,在駱燕萍的教育哲學中,傳承一直是很重要的一環,因此一般情況下她會讓一二年級的學妹都有固定人數進入輪替,就是希望每一年的成績不只是學姊自己帶走,而能讓學妹親自體驗,這樣的方式,的確也讓北一女球員深刻了解。高二前鋒田桂禎說:「去年在雄中看到小駱姐(駱燕萍)哭,我們自己也覺得很不捨,今年開始前大家都有共識,不只要帶小駱姐回八強,更要以四強為目標,要一次就衝進小巨蛋。」

而且,四強的各種安排,對於球員來說不只是場館在「小巨蛋」這麼簡單,田桂禎說:「只要進入四強,在最後一天就是會帶自己的家人進場,家人坐在我們的後面,近距離看我們打球,能讓爸爸看見我在球場上的努力,對我來說是更棒的禮物。」拚進四強、在小巨蛋比賽,對北一女來說是「回家」、在校友宛如家人一樣的支持下比賽,對每個球員來說,更是讓自己的家人近距離陪伴的最佳場合。

 

駱燕萍在季軍賽落敗後的賽後記者會上,感謝校方、校友多方面的支持,也承諾明年絕對會拚回小巨蛋。不論八強、或是四強,北一女中在107學年度的成績,不會只是帳面上的第四名而已,這一趟「回家」的旅程,他們順利走到終點,這其中的意義,對身處其中的每個人來說,都是永遠難忘的。

 

圖片來源:特約攝影沙拉

 

延伸閱讀:

全員皆兵  北一女中「回家」的功課

HBL決賽男女四強戰力分析

【運動視界/編輯/張正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