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7

纏鬥猛虎告別球場 Victor Martinez

「我能夠無怨無悔的離開,因為我知道我已經盡力做了我能做的每一件事」 從馬丁尼茲(Victor Martinez)住所伯明罕(Birmingham)到老虎隊主場,路途其實並...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能夠無怨無悔的離開,因為我知道我已經盡力做了我能做的每一件事」

 

從馬丁尼茲(Victor Martinez)住所伯明罕(Birmingham)到老虎隊主場,路途其實並不遙遠,通常僅需半個多小時,但這一天,他卻完全不會介意放慢腳步,「我感覺今天我像開了三個小時的車一樣。」馬丁尼茲笑道,這一天,他曾經以為很遙遠,然盛年是不會重來的,時光在彈指間散沫,一轉眼,最初景色就變成了最後,

 

「我不想去球場。即使我說我準備好了,也不想走進去。這對我來是『最艱難的一部份。』」

 

走上最後的打席前,僅管心裡千頭萬緒的馬丁尼茲依然氣魄逼人、挺起胸膛像隻人型猛虎似,但顫顫巍巍的腳步,有某一瞬鏡頭中,你可以看出他的心就像縹緲在夜風裡的風鈴,敲撞得內裡鏗鏗鏘鏘,從踏上打擊方框的緩慢步伐,亦更清楚感受到他的不捨,誠如其在退役前不斷重申的,因為,他真得太熱愛棒球比賽了!

 

最後一個打席,面對投手丘上皇家隊朱尼斯(Jakob Junis),在這一刻,馬丁尼茲,先是放空一切雜念,全心去應對。

老邁的揮棒彷彿已恢復到球涯極早之初,現正逐漸凋零的活力重新湧現,並以熟悉的如繩般緊緊纏繞著對手風格:一顆球、兩顆球…..即使在兩好球的死線邊緣下,其依舊游刃操縱手中那支白蠟木棒,界外、一球一球,直到第7球,才終於分出高下,有了結果,

 

從這次打擊上,其不屈不饒、仿彿網球員死守住自身發球局,絕不輕易被三振、不斷來回與投手進行技術、精神消耗的奮勇姿態,是否也反應出馬丁尼茲從而至今的完整人生哲學?

 

「這確實是足以描繪我職業生涯的一個打席,」馬丁尼茲說:「在這之中,我必須留下汗水,我必須一路以來都是如此拼搏,必須磨練著自我。這就是我整個球涯的寫照。」

 

纏鬥的人生運命哲學

 

而這樣如此心境上的追索,最早,則是從年幼時父親無預警的離世開始。在那時候,成熟得提前登門拜訪,孩兒的童稚則必須偷偷藏進心坎裡的內袋,以避免讓獨立拼命、勞苦重擔全往身上壓的母親又增加更多責任上的負荷。

 

但愛的重量卻往往是最讓人甘心樂意去承受的,猶記得一次望見兒子睜大雙眼透露渴望、看著體育用品店所展示的手套時,他的母親瑪格特(Margot)便理解兒子對這項運動的深深著迷,為此,她用了一大半的薪水和上帝恩賜的幾張彩票獎金,成全了馬丁尼茲,也開啟夢想看似渺小卻無比巨大的第一步。

 

而後,就在幾年後,帶著回報母親的意志,馬丁尼茲越洋踏上美利堅沃土,風光加盟有著其小時候偶像人稱「游擊教科書」、同鄉的維茲奎爾(Omar Vizquel)的印地安人隊;本以為能戴上內野手套,走上前輩的道路,暢快地伸展自已,殊不知心中那個站在游擊區上鏡頭前最搶眼的面容,卻徹底被現實遮蓋住,由於教練的指令以及在他身上所看見的另一可能,因此,馬丁尼茲必須得戴上陌生的捕手面罩。

 

原本負氣想就此一走了之,孰料,卻也被母親給嚴厲喝斥,她告訴他,路可以轉,但夢想豈能輕易放下。

再次回歸戰場的他,這時也才發現即使是在原先自認較無競爭和趣味的捕手位置上,依然有著大批受過高度磨練的菁英在廝殺;這時,他也才意識到必須比其他人更努力地磨砥,才能成為最好的接球者,而這一過程也意味著得吞下先前所建立起的那些天真無用的自豪感,並向球團展示他願意成為一個倒空的球員—於是,他問了很多問題,咬著牙關苦練、忍耐,並且很快就學會了訣竅。

 

 

鐵捕再到強打

 

那個後來我們所熟悉流暢優美、又爆發力十足的揮棒,也成功幫住他脫穎而出,成為聯盟首屈一指的重砲鐵面人,性情調皮的他更以某種行雲佈雨的機巧,狡詐戲弄著每一位在其身前打者,僅管不擅於阻殺始終是致命傷,但曾與一票名投如沙巴西亞(CC Sabathia)、李(Cliff Lee )等賽揚名將擁有的不錯回憶,仍建築起一些屬於捕手上的成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