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吉恩水兵觀測】在懷舊中尋求創新的西雅圖水手

在門票完售的東京巨蛋,萬頭鑽動,鼓譟之中卻又藏著一股壓抑,在場的每一個人─甚至包括球員在內,無不準備好自己行動裝置的照相功能,屏氣凝神地等待著,深怕錯過神聖的一刻。 直到現場主播喊出關鍵...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門票完售的東京巨蛋,萬頭鑽動,鼓譟之中卻又藏著一股壓抑,在場的每一個人─甚至包括球員在內,無不準備好自己行動裝置的照相功能,屏氣凝神地等待著,深怕錯過神聖的一刻。

 

直到現場主播喊出關鍵的名字,主角登場,輕快地邁著他的腳步踏出休息室,小跑幾步之後轉身面向觀眾,輕鬆寫意地揮一揮手,好像這只是每天都會上演的例行公事,無須多談。

 

但他的輕描淡寫卻掩蓋不住全場沸騰的情緒,以及帶著他名字瀰漫在東京巨蛋的回音。

 

I-chi-ro。

 

 

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是2012年在東京舉辦的海外開幕系列賽,對手也是奧克蘭運動家隊,鈴木一朗在滿場興奮不已的球迷背景前,仍是那副專屬於他的表情─看似不帶情緒,卻又藏著幾分認真嚴肅。

 

這是2019年水手隊與讀賣巨人表演賽的賽前畫面,但我們好像乘著時光機,跟著鈴木一朗回到了7年前。

 

一樣的感動,一樣的朗神,一樣的西雅圖水手。

 

#不知長進?

 

再怎麼樣也過了7年的歲月,在球員來來去去如吃飯喝水的美國職棒,怎麼可能會是同一支西雅圖水手?

 

但過了7年,這支球隊的圖騰卻還是鈴木一朗,也依然是Felix “King” Hernandez。

 

過了7年,西雅圖水手隊還是沒有打過任何一場季後賽,用令人發噱的方式維持了自己這十年內在季後賽從未嘗過敗績的紀錄。

 

多麼不知長進的一支球隊啊。

 

但這麼說其實也未盡公允,2012年7月鈴木一朗被交易到洋基,2013年12月球隊簽下了Robinson Cano,表明要以他和Hernandez作為建隊的基石,開啟Cano Era,而在Cano加入的第一個球季(2014),水手隊直到球季的最後一天才確定與季後賽無緣,之後在2016與2018球季,都差一點結束水手身處北美四大運動最長季後賽荒的窘境,結果雖不盡如人意,但在Cano領軍的5年內,水手隊至少有3個球季是有競爭力的。

 

但隨著主力球員的老化,以及農場發展停滯,年年說要重返季後賽,卻也年年在五成上下排徊的發展模式終須一變,水手隊高層似乎終於想通了,在去年年底拋出了「願意接受全面重建」的風向球,但不知道是測出來的風向不順,還是總經理Jerry Dipoto實在不敢在老闆面前講出「重建」兩個字,水手隊給自己的最後方向叫做”Re-imagine”。

 

任賢齊是再出發,我們水兵叫做再想像。這個想像的第一砲不得了,直接把當家主力捕手Mike Zunino賣給了坦帕灣光芒隊,換回去年打出成績的Mallex Smith。對此我還寫了一篇文章,質疑高層到底知不知道該把球隊帶往何處。

 

幸好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還算有邏輯,王牌投手James Paxton被交易到洋基,看板球星Cano與當家守護神Edwin Diaz被交易到大都會,靠著兩支紐約球隊的挹注,水手隊換回了年輕的資產,也把自己原先貧瘠的農場,抬升到了大約聯盟中段的位置。

 

主力拆解之後,水手隊走向重建的方向就明朗了,雖然Dipoto還是堅持不說出「重建」兩個字,因為水手隊的天份已經快要漫出來了,怎麼樣都不像是該重建的球隊。但他也表明了2019的新球季,水手隊並沒有要跟往年一樣挑戰季後賽,而是退一步("Step Back")找出年輕可仰賴的基石,經過一年生聚外加一年教訓,大約在2021年成為有實力的挑戰者。

 

口號人人會喊,這個目標可能也是Dipoto跟高層報告用的素材,但既然2019年沒有要競爭季後賽了,新球季到底還有什麼好關注的呢?

 

不知道是刻意規劃,還是命運剛好走到這個巧合,新球季的西雅圖水手,看點之一就是他們長年看板球星的最後榮光。

 

#不變的朗神?

 

鈴木一朗對於西雅圖來說,是不可替代的英雄,是城市的精神象徵,這一點私毫不因他曾經批上他隊球衣而有所改變,因此當他去年回歸時,西雅圖人重新找到了這幾年失落的情感連結,他的每一次上場,依然是萬眾期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