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1

《2019環台賽》義大利尼伯車隊Giovanni Lonardi奪封關站冠軍 馮俊凱雖丟藍衫仍獲總成績第五

今年的環台賽,絕對是歷年來競爭最激烈的一屆。 2019 國際自由車環台公路大賽來到最後一站的屏東縣站,按照以往的經歷,平地類型的屏東縣站有點類似環法大賽最後一站的氣氛,過往在這站賽事之前,黃衫、...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的環台賽,絕對是歷年來競爭最激烈的一屆。

2019 國際自由車環台公路大賽來到最後一站的屏東縣站,按照以往的經歷,平地類型的屏東縣站有點類似環法大賽最後一站的氣氛,過往在這站賽事之前,黃衫、紅點衫、藍衫得主可能皆已大致底定,因為平地的高速難以拉開或縮短差距,所以秒數並不會有過大變動。不過,由於今年的比賽前四站全數都是大集團衝線,如此難能可貴的局面也讓最後一站的屏東縣站有可能會成為決定冠軍的關鍵一站。

由於車手們秒數接近,因此今天的三個衝刺點對於每位車手來說都非常重要,目前除了紅點衫,其他領騎衫都有可能易主,減秒獎勵對於想要爭奪領騎衫的選手來說是兵家必爭的優惠。

今天開賽前,有 26 位車手落後黃衫選手-加拿大弗洛伊車隊的 Jonathan Clarke 大約 16 秒的差距,包括了馮俊凱,但其實差距不算過大,也讓今天屏東縣站開賽前的氣氛相當詭譎。

屏東縣站起點在屏東縣政府,出發後沿著台一線、恆春半島的楓港、車城到終點大鵬灣環灣大道,總計 192.8 公里,對已經歷經四站、500 多公里競輪的車手們來說,是體力、耐力、毅力和衝線技巧的終極考驗。

而今天的比賽各個衝刺點及登山點主要集中在比賽中後段,於 74.4 公里才會經過第一個衝刺點,接下來 152.3 公里會有第一個登山點,接著在 168.8 公里、176.7 公里再各有一個衝刺點及登山點,180.8 公里是最後一個衝刺點,最終在 192.8 公里的終點更可以預期是場精彩大廝殺。


(屏東縣站路線圖)


(屏東縣站等高線圖)

由於比賽競爭激烈的程度,因此各家車手在開賽後紛紛展開數波攻勢,包括中華隊也參與其中,除了要幫馮俊凱保住藍衫,更希望能把他拱上黃衫,彭源堂是中華隊一開賽進攻最為積極的車手,而馮俊凱則是緊盯著日本國家隊和日本騎拿職業隊,只要對於自己藍衫有所威脅的選手出現動作,馮俊凱也會立刻積極跟上。


(畫面左側的彭源堂與日本騎拿隊)

數波的攻擊在這樣平坦的路段並沒有特別有效拉開距離,一度有四人的領先集團逃脫出來,包括馬來西亞薩普拉隊的 Cristian Raileanu 及 Marcus Culey ,另外還有澳洲聖托斯車隊的 Ayden Toovey 和以色列職業隊的 Daniel Turek 形成領先集團。

不過這樣的集團存活沒有多久,一段時間後就被主集團給收回,而當領先集團被主集團收回後,以今年主集團的強度,馬上就會再有另外幾波的攻擊出現。

攻勢雖然眾多,但皆以試水溫的成份居多,也觀察自己鎖定的對手是否有其他動作,而在比賽 155 公里左右,再度形成一個三人小組的領先集團,組成成員除了有前一個領先小組的 Culey 之外,還有同樣為馬來西亞薩普拉車隊的 Jesse Ewart ,另外則有來自香港隊的劉允祐。

而隨著比賽進行,於比賽剩下 150 公里左右時,紅點衫 Wilmar Paredes 也跟上領先集團,後續也有義大利奈里車隊的 Simone Bevilacqua 跟上,雖然因為 Simone Bevilacqua 與黃衫有著 30 秒以上的差距而被主集團放走,但紅點衫持有者 Wilmar Paredes 依然具有黃衫威脅性,因而在 145 公里左右再被主集團吞回。

不過如同前面的戰況,一旦領先集團被吞沒後,主集團內又有人會再度有攻勢出現,接下來的逃脫集團是由馬來西亞登嘉樓車隊的 Artem Ovechkin 、泰國職業隊的 Peerapol Chawchiangkwang 與瑞典米捷亞車隊的 Hannes Frisk 展開脫逃,不過由於 Artem Ovechkin 也是具有黃衫威脅性的車手,後面的主集團並沒有特別放跑他們,沒多久再度把他們給收回主集團。

不過來到比賽剩下 118 公里處,發生了比賽的一大插曲,包括馮俊凱、杜志濠在內的領先集團出現走錯路的狀況,對於距離衝刺點剩下 200 公尺的領先集團來說是一大噩耗,裁判長立刻把比賽暫停,而且因為距離衝刺點僅剩下 200  公尺,無法將領先集團與主集團之間的間隔拉開到 45 秒,經過討論後,裁判決定將第一個衝刺點給取消掉,也打亂各隊之間的作戰計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