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永續經營大哉問 你認為經營職棒是慈善事業嗎?

灌溉支持

名人堂 活力熊/卓子傑 | 2019/03/21

A- A+

開宗明義問一句,你認為經營職業棒球是慈善事業嗎?

 

我的答案是「不是」,而且也「不能是」。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今天你集資創業設立了品牌、開了間公司,你希望這間公司盡快損益兩平,能夠自給自足,還是持續燃燒你得來不易的資本額,然後燒光了以後灰溜溜的捲舖蓋走人。

 

我想答案應該很清楚。

經營職棒當然有他的社會責任,責任在於提供一個國家最高競技水平和待遇的舞台、以公平、正向且持續進步的思維,為該國推動發展單項體育項目帶來貢獻,並且秉持著道德良心做出良好模範,讓所有基層的運動員,有一個可以追尋的職涯目標和希望,這是經營職業運動應該肩負的社會責任。

 

 

但是上述這一切,和「將本逐利」完全不衝突,職業運動的本質就是商業行為,無論是追逐門票收入、商品收益、廣告價值還是轉播權利金......總而言之,錢,是職業運動這個夢想產業不可或缺的動力源,沒有錢,什麼夢想都是空談,什麼夢之產業都是空中樓閣。

 

為什麼一支職棒球隊把「損益兩平」當作每年的首要目標是絕對必要的?因為這是一個產業真的有企圖要永續經營所必須具足的最低需求;用慈善事業角度經營職業運動的觀念有多危險?成為母企業眼中「終於不再是賠錢貨」的紅字公司有多重要?這個問題有很多球迷弄不明白。

 

沒錯,經營職業運動可以當作母企業的廣告宣傳大聲公,在球隊上燒的錢作為母企業投入的廣告費當然可以,大家也都是從這個角度開始的;但當大企業的母集團營運狀況本就健全良好、母企業的品牌力比旗下職業球隊還要強上百倍的時候,職棒能夠回饋給母公司的還剩下什麼?當掌握生殺大權的經營者開始在會議上提出這個問題時,就是這支職業球隊存續發生危機的時候。

 

這就是職業球隊作為一個子公司能損益兩平為什麼這麼重要的原因。

 

不要談什麼回饋社會,這個社會多的是捐錢做善事的管道(當然你要捐對單位);不要提什麼廣告效益,很多職棒隊的母公司光靠自己就已經賺到翻過去了。

 

當然,你可以說一間大企業的老闆「這麼有錢、又對棒球有熱情,玩職棒賠這點錢對他而言根本是零頭。」對!但這句話就絕對不是建立在球隊想永續經營的前提之下說出口的,因為再愛運動的老闆都會老去、會闔眼,如果哪一天他蹬腿以後的後繼者是個不愛棒球的人,開始質疑球隊的產值時,該怎麼辦?

 

這個時候,球隊到底有沒有辦法自給自足、甚至小有獲利,就會成為母企業要不要繼續經營的關鍵。

 

我親眼見證過某個對運動超有熱情的大老闆,豪氣干雲的承諾會永續經營某項運動產業,然後在四年不到的時間就在第二代的慫恿下決定轉賣;那些在母企業權力核心轉移後發生的決策,永遠不會是普羅大眾能夠預測的,除非你不希望自己支持的球隊永續經營,否則就不要依恃當代掌權大老闆熱愛棒球的心,該要思考的是,在未來不愛棒球的新老闆接棒前,球隊有沒有提前站上自給自足的生存之道。

 

不用提其他國家、也不用說其他運動項目,就舉中華職棒幾個近在眼前的實例就好,兄弟象的洪騰勝老闆夠愛棒球吧?興農牛的楊天發董事長,夠愛棒球吧?愛了棒球幾十年、玩了職棒幾十年,然後呢?

 

然後,現在這個問題輪到劉保佑董事長回答了。

 

劉董事長很愛棒球吧,可以算愛,至少他兒子很愛;劉玠廷領隊很愛棒球吧?很愛,但是之後的接班人愛不愛?不知道。

 

最近 Lamigo Monkeys 的劉保佑董事長提出環境困境和經營困難,結果新聞一出,在社群上有球迷嗆「沒錢就賣掉不要玩。」

 

我覺得當會賠到脫褲這句話,出自近十年來台灣經營職棒最成功的公司董事長之口的時候,應該要思考的是台灣的職業運動到底哪裡出了問題,針對經營者提出的方向集思廣益,或許有機會找到讓大環境更好的方法,而不是只會說「沒錢就把球隊給有錢人玩」這種不經大腦的話。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活力熊/卓子傑

筆名活力熊,作家、廣告人,東海大學中文系畢業, 經歷:派諾廣告公司文案、La new/Lamigo行銷部副主任、《運動視界》主編、《麥卡貝Sports》總編輯、《TSNA》總編輯,著有《四百英尺外的王者:高國輝 》(天下文化出版)。...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24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2019中華職棒開季分析

中華職棒即將邁入30周年新紀元,世代交替,不變的依然是紅土綠茵間的火熱對決,中華職棒30年,誰能問鼎中原,挑戰桃猿霸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