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2
作者:圓動力

旅台洋將的好朋友 富邦悍將翻譯謝章瑞

國際賽或職棒有許多與外籍選手的互動機會,其中扮演不可或缺的溝通橋樑者就是翻譯,尤其在職棒,洋將來去匆匆,翻譯不只在溝通時扮演吃重角色,更像是幫助洋將融入環境的異鄉朋友,現職富邦悍將的翻譯瑞哥-謝章瑞就...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國際賽或職棒有許多與外籍選手的互動機會,其中扮演不可或缺的溝通橋樑者就是翻譯,尤其在職棒,洋將來去匆匆,翻譯不只在溝通時扮演吃重角色,更像是幫助洋將融入環境的異鄉朋友,現職富邦悍將的翻譯瑞哥-謝章瑞就肩負這項重責大任。


(圖:受訪者提供,攝影師何俊輝)

 

「高中我念淡江中學的普通科,那時學校沒有正規教練,只是和同學在操場玩傳接球,沒想到我一畢業,淡江就能去打金龍旗;當年學校導師是美國回來的,每次上課前15分鐘都全程講英文,鼓勵我們多開口。」大學聯考時,謝章瑞記得只拿到200分,英文就佔了80分「其他科的分數都被倒扣扣光了。」瑞哥笑說。

 

服完兵役後,謝章瑞前往溫哥華就讀聖三一大學(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我家人當時已在加拿大,聖三一又是台灣教育部承認學歷的學校,退伍後5年我大多都在國外生活。」

 

在進入體育產業前瑞哥作過很多工作,「我作過土木繪圖,也在咖啡店作過服務生,但印象最深的是高中畢業等當兵的那一年多,在台大側門旁的蓬捷體育用品店打工,當時的老闆是吳榮坤,在這段打工期間開啟了我對棒球的認識。」

 

大學時他換過很多學系,後來選擇主修體育,但對於未來從事什麼工作,謝章瑞內心沒有定向,「直到2001年台灣舉辦世界盃,棒協國際組戴建帆組長引薦我擔任國際棒總技術長Osvaldo Gil老先生的貼身翻譯。」Gil回國後,透過波多黎各棒協寫信感謝中華棒協,信中提及『可惜謝章瑞不會西班牙語,不然希望把他挖角過去』,瑞哥回憶時說:「當然某些程度是客套話,但能在信中被技術長提及還是很感動,也讓我認識到善用多語言的重要性。」

 

國際賽擔任後勤工作打開了瑞哥與棒球的緣分,從2001世界盃、2002世青賽到2007年世界盃,謝章瑞在棒協主導的國際賽事中常常擔任固定班底,直到2013年,義联集團接手興農牛隊以後,也是透過棒協的推薦,讓謝章瑞正式展開職業棒球隊的翻譯生涯。


(圖:受訪者提供)

 

「興農牛最後兩年是沒有洋將的,義大接手以後,要著手建立自己的洋將系統,報到當天我以為自己是要去面試的,事前已經答應了要去經典賽幫忙,結果一報到就開始填相關表單和談待遇,後來就直接上班了!但因為有答應要幫忙經典賽,所以還特別請假去,球團後來在電視轉播中看到我出現在二壘區幫忙,才知道我是請假去作什麼。」

 

成為義大犀牛球員發展室經理後,瑞哥除了擔任翻譯,更肩負起尋找新洋將的任務,剛接任後印象最深的挑戰,就是超級洋將曼尼(Manny Ramirez)來台的過程,一接收到展逸經紀人張嘉元牽線「曼尼可能把中職當選項」的資訊後,瑞哥協助球團積極爭取,在談判過程中,甚至還發生外籍人士假借曼尼名義混水摸魚談判的插曲,幸好後來曼尼本尊主動參與對話確定溝通渠道,玉成其後的曼尼旋風。

 

問及職棒翻譯生涯讓瑞哥感到最挫折的事件,他答道:「2013年外籍主審布萊恩與黃煚隆總教練的衝突。」事件背後夾雜著不同棒球文化養成對抗議方式的不同解讀,「我如實傳達雙方的回應,布萊恩後來接受外媒採訪時,還認為是因為球隊翻譯溝通不良,才導致事態如此,當時確實讓人感到受挫。」不過後來經聯盟告知,透過轉播單位實況轉播的收音還原現場,證實確非翻譯傳達問題。即使這些資訊沒有公諸於世,瑞哥還是感謝聯盟也願意從球隊的角度來看整個事件。

 

「翻譯工作時我們不帶色彩,如實溝通是我們的義務,當然雙方情緒上湧時,髒話有人身攻擊的部份我們會去下修,但仍會確實傳達雙方的情緒狀態,而不是都已經開罵了還修飾過頭,這樣會無法傳達實際情況。」任職棒翻譯,謝章瑞秉持著嚴謹的態度,競競業業的執行。

 

重視實際的瑞哥,最大的成就感,來自於得到球團的肯定,「很感謝富邦悍將對行政團隊的看重,我擔任職棒翻譯最大的成就感就是被老闆肯定,能持續讓我有明天新一場的比賽、有明年新一個賽季可以奮鬥,其實就是對今天、對昨天的我的最大肯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