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4
作者:Luphan

SBL App工作日誌(三) : 進入運動圈的第一步

在開始文章之前,筆者需在此先聲明: 一、此計畫純粹為個人願景,有可能過於天馬行空,亦或是嘗試後失敗。 二、此計畫為進行式,工作日誌的內文與進度皆為前些日子的進度。 三、過程中我所...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開始文章之前,筆者需在此先聲明:

一、此計畫純粹為個人願景,有可能過於天馬行空,亦或是嘗試後失敗

二、此計畫為進行式,工作日誌的內文與進度皆為前些日子的進度。

三、過程中我所接洽的人、或幫助我的人,工作日誌引述到的人將會以匿名來保護。

四、此App的計畫完全是由筆者所構想、策畫,目前並無和任何單位合作。

 

SBL App的計畫在初期走的非常顛簸,當時的我並無法花太多心思在這計畫上。因為占據思緒的,不僅是中華隊在世預賽第三階段中輸球這件事,我所任職的互動行銷公司在當時也同樣處於非常危急的狀態,他們不是沒有案子做,而是燒了太多錢在產品上,產品卻沒有帶來相對應的利潤,產品的成本慢慢地壓垮了案子所能帶來的獲利,甚至還面臨財務上等問題。儘管遇到龐大的職場壓力,但在審慎思考後,決定還是先留下來,理由大概有兩個:

 

一、 當時的App構想八字沒一撇,甚至連球員卡的概念都還沒有,我自認自己是個不太敢冒險的人,因此我覺得在這樣的背景下離開公司,其實是一件魯莽的事。事後回想,當下如果就離開公司,可能連下一步都不知道該怎麼走。(不過事情一定是一體兩面,如果當時就已經離開公司,App的雛型大概在1~2月就已經可以試玩了)

 

二、 當時我的底下還有三名同事,若我離開了。等於是將公司現在的爛攤子丟給底下的人。從小深受Bernard Hill演的鐵達尼號船長的影響,我選擇留在這艘沈船上(縱使我其實不是船長),並三不五時提醒底下的同事"上班時間好好認真,下班就趕快準備第二窟,可以的話盡量無縫接軌的離開"。後來一名同事基於家裡經濟壓力無縫接軌的離開了,另外兩名則繼續為這間公司效力,一直到現在他們都還在同公司。

各位還記得這位與船共患難的船長嗎?

 

最後,公司在2018年的秋天期間,總算是撐了過來,日子不再水深火熱後,SBL App的計畫得以繼續在周末萌芽,這段時間除了做App內部的構想之外,也開始思考外部層面的問題,當時的策略跟口號想得很簡單 : "做出簡報,介紹自己,說服負責的人啟動這項計畫!"。

簡報這一部分我相當擔心,因為我做出來的簡報不但沒有美感、也沒有專業的設計在裏頭,過往在公司多半都不需要煩惱提案簡報,現在除了要擔心簡報沒有把App的強項表現出來外,還要擔心字體大小、字體數要怎麼控制,看簡報的人才會有耐心看完它。

 

(後來,簡報的製作跟示意圖在我辭職後花了將近一個月才做完,而且依然很不好看。而且字體也沒有統一,不時還會有忘記修改的標楷體)

當時簡報的開頭,現在回頭來看美編真的完全不及格
當時的主選單設定,現在已更改為直式的設計
當時的架構,已和現在有相當大的出入



介紹自己這一塊可能會是最足以吸引負責人同意這項計畫的部分,等於告訴對方: "程式人員已經找好了"。當然,這款App如果只靠一名程式人員實在過於天馬行空,但總比空想來的實際多了,再加上過往有多次獨立完成App的經驗(雖然有不少蚊子App),依實戰經驗來看,應該可以獲得一點對方的關注。

但那個"對方"是誰呢? 誰有決定這個App能否製作的權利呢? 這是對於運動圈完全不了解的我,在辭職前完全沒有概念的問題。但就過往在工作上的經驗來看,一定得要找到這個人才行,否則閉門造車後,做出無法切合市場的產品,最終依然無用武之地

 

於是我透過社群軟體傳訊息給一位球評,告訴他目的、計畫、跟需要的援助。這段訊息以"我是一名對於台灣籃球極有熱誠的程式設計師"開頭,極為愚蠢且尷尬,連我自己看到這樣的訊息都不見得會回覆,但球評在幾個小時後不但回覆了,而且還用非常專業的角度建議先不一定要跟對方提案,而是先搞清楚 "這樣做會不會有版權上的問題",球評給了幾個聯絡資訊,並建議先跟對方聊聊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