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3/26

離去的背影,他與他,那些學校沒教的事。

殘存剩餘價值 我想我必須花些時間來說這個事,一直以來和環球滿有緣的,環球中我有個欣賞的球員,就關注了好一陣子,他很特別頭髮剃的光光的,美國大兵的鍋蓋頭,俐落的短髮戴著帥帥的墨鏡,...

作者:木永可名

殘存剩餘價值

我想我必須花些時間來說這個事,一直以來和環球滿有緣的,環球中我有個欣賞的球員,就關注了好一陣子,他很特別頭髮剃的光光的,美國大兵的鍋蓋頭,俐落的短髮戴著帥帥的墨鏡,他的邏輯也很奇妙,看他在IG上的跟人的對話都充滿出家人的禪意, 也就這樣我開始了追環球的日子。

他是個很溫和的教練,印象中的他在場上,也都是耳提面命的再跟球員作指導,對比其它的教練訓斥的個性其實差異性還滿大的,我對他印象不錯,因為他看到我總會客氣的點頭致意,一直以來我們從未交談過,直到那天我看他在場上發脾氣了,面對與球員溝通上的問題,打出的暗號卻與球場上的選手意見相左,無視指示的球員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動,就這樣一次次的錯失追平或是得分的機會,他有些無可奈何的說的重話,但我遠遠的卻還是聽到休息室的嬉鬧聲,對於這樣的彼此的互動讓我覺似乎相互的信任感很薄弱,教練在場上搖了搖頭,於是我小聲的開口跟在三壘的教練說了聲:教練你真的辛苦了,特別是面對與你不同世代的小朋友,教練有些欣慰的點了頭,也小聲的對我說 :你也辛苦了,也謝謝你一直以來都在這邊默默的拍照,這麼長期的支持我們,可惜的是我們已經練成這樣子了但是還是沒辦法在跟進一步,我已經向學校提出辭呈,而這一屆也是我最後的任期,而我的棒球的殘存剩餘價值也已經完成了,之後我便會離開。忽然面對教練透露出這個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想安慰他我說不出口,我只是淡淡的看著他我嘆氣離去的背影,而可以贏的比賽也就再這樣的惋惜下這樣結束了。

柔性的管理會成為了e世代領導上的問題

隔天我到場邊看球時,順便幫教練帶了一份點心,請球員順道給教練,教練收到之後馬上前來跟我握手致意,當中我們短暫聊到了對球員教育的做法,我給了他些我的想法與建議,他也分享給我他所想的教育做法,再第二次的談話之後,我開始慢慢思考為什麼溫和的溝通,柔性的管理竟會成為了E世代球員的教育問題,年齡的斷層,溝通上的代溝,不同以往的新時代的教學管理,有時甚至會對於這個大出自己許多的老教練身上沒有給予應該給予的尊重。講到當初的教學經驗帶過的學生在同學的耳裡似乎也成了老漢只提當年勇的往事,他跟我說對於不同世代的球員教育似乎也不那麼簡單了,再他離開學校後到外地執教過程中,球隊由甲組降到乙組,其間甚至一度中斷球隊的運作,再次執掌總教練卻也是在多年之後,面對從新再來過的窘態,確實也需要多方奔走到處募資,所幸「志豪鍋爐工業公司」「張松竹」董事長的大力支持下,球隊才能以順利掛名「志豪鍋爐」的方式重新展開環球科大棒球隊的經營,但面對後續的問題,再乙組大專棒球的補助的資金也並不多、現實層面的招生問題、經營球對球員心態調整、學校尚須兼課的多重要求,似乎需要承受的擔子也不是一個人可以擔的起的,這些都是你一個人要做的嗎?我十分好奇的問了教練,我也實在很難想像一間以棒球主體的學校,再人力編制卻也僅有一個體制外的總教練。

在校要管理球員並一同住宿,在比賽中又要擔任起球對管理指揮調度戰術應用的問題,平均分配比賽機會,並給小選手信任感及一個可以展現現的舞台,但這兩者卻似乎也往往不能兼顧,面對於以戰練兵的成績壓力也只能把責任用自己老臉一起扛了。「我相信來環球的選手只要努力不怕沒有舞台表現」,教練有些自滿這麼對我說,他回憶起很多選手都是第一次上場就是在面對甲組的「協會盃」,沒經驗的大家一上場就臉色發白, 但也因為有了這樣的機會以及面對實力差距的震撼教育,才讓隔年的「初生之犢」能在隔年盃賽上成為球賽的主角,那你這樣下的命令不會被隊上的人質疑嗎?我這樣向他問到,教練只能笑而不語說,那些也算不了什麼有些事情也只能自己扛,給與小選手初次展露頭角的機會建立出自信心才是最重要的,我們聊到了「他」,教練只笑笑的說他看著他一路由投手丘轉到內外野的成長及改變,也很開心他還可以在待在球隊,「你知道他喊了他四次要退隊嗎?」教練這樣說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於是我晚上便和「他」聊了這些年發生的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