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9

【專訪】羽球幼苗推手 - 謝豐澤

(原創於:Bonny Live 波力動活網。內容取自:「主播的運動週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項目:羽球 年齡:26歲(1992年) 學歷:大學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研究所國立...

作者:Bonny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主播:所以要能夠與時俱進。

 

謝豐澤:肯定是的。

 

主播:不斷的精進。

 

謝豐澤:對阿對阿,做什麼都一樣。

 

羽球生涯的開端與心路歷程

主播:那當然我們也要問一下豐澤,就是你當初是在什麼樣的機緣之下,開始接觸羽球這個運動,那羽球運動最吸引你的地方又是哪裡?

 

謝豐澤:我那時候小學二年級,媽媽剛好在國小裡面擔任老師,老師那時候剛好又接行政,接行政就很忙,因為國小一、二年級是低年級只有讀半天,行政要做整天的,他沒有辦法這麼多時間去指導我、教導我的一些課業方面,那他乾脆說那不然你這麼好動,你就上去活動中心看要不要參加羽球隊,那時候就想說只是一開始也只是玩票性質,到最後說就一路走來到現在。

 

主播:所以後來就走上了選手之路。

 

謝豐澤:對,到一路國中、高中到大學,到現在當教練都是跟羽球息息相關。

 

主播:其實你在選手期間的表現非常的出色,那我們想請你談一談讓你覺得最自豪或是比較沮喪的經驗,可不可以分別來跟我們分享一下。

 

謝豐澤:其實講出色也沒有到,還好啦就一般般,其實最自豪的話,可能在我高中階段,高中階段有國手選拔,亞青、世青國手選拔,那其實我很早之前就已經開始參加選拔,我從國二就開始參加,但是每次都是鎩羽而歸,那時候其實蠻沮喪的是說,為什麼我明明就這麼早可以拿到這個資格,那也有這個實力在,為什麼每次在那些選拔賽的時候,心態上面,還有一些實力上面都表現得 不是這麼預期,我到高一高二一直都沒有選到正選,直到高三那一年接近暑假的地方,五六月才冠軍,才選到正取然後代表台灣出國比賽,那個對我來說也是一種鼓勵,我覺得說你自己有達到這個里程碑,那代表今天在青少年階段你已經無憾了。

 

主播:那比較沮喪的部分呢?

 

謝豐澤:比較沮喪的部分可能就是你在比賽中不外乎每位選手其實大家都一樣,你比賽輸掉你肯定是沮喪的,那你要怎麼在沮喪的途中去找到一個出口這才是重點,那可能有時候會比如說,會自暴自棄,為什麼明明該做到的東西卻沒做到,還是說你今天該表現好的卻突然非常的離奇的就會輸掉比賽,那沮喪的話,比如說你明明就遇到一個選手,明明實力懸殊很大,可是你很意外的輸掉比賽,其實每位選手都遇過,大家其實怎麼樣去調適,我的話可能就是就是再多練,把自己練到就是可以再更好一點。

 

主播:那我們看你一路走來其實都還蠻專注在羽球這一塊,所以羽球運動對你應該意義非凡,然後有沒有哪一位羽球選手或運動員,是你的偶像或是你想要學習的目標?

 

謝豐澤:羽球偶像,我其實覺得我蠻欽佩我的同學,就是今年 108年的男子甲組單打冠軍楊智傑,他其實已經27歲了,可是他在這次冠軍之前,他其實成績一直浮浮沉沉的,雖然說也有打到亞運,可是就是沒有拿到冠軍這樣,可是他有在前年的時候,他那時候曾經一度想要去放棄羽球這條路,可能他憑著自己一個堅持吧,他覺得說,我今天如果沒有拿到這個冠軍,他這輩子打羽球可能就是覺得自己不要走這條路,他對自己一股堅持,他情願自己一個月沒有賺多少錢,但是他就是要把自己羽球這條路走得更完善一點,那其實人說做人要勤勞、要腳踏實地,那剛好這次的機會讓他去做一個翻身的動作。

 

主播:所以你非常的想把他當成一個學習的對象。

 

謝豐澤:對阿,從隊友到對手,然後又從對手到現在變成好朋友這樣子,一路相輔相成起來,一路看他長大,他也看我長大,我們是互相學習上來的,我覺得我很欣賞他堅持這一點,我覺得運動員對堅持是真的蠻重要。

 

暢談貴人與未來規劃 支持運動生態圈

主播:那除了你剛剛提到的這位你的偶像之外,我們也想了解一下說,對於豐澤來說羽球路上對你影響深遠的貴人會是誰?

 

謝豐澤:對我來說其實在每個階段的教練,對我來說都是非常好的一個角色,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角色,那如果要講到一個貴人的話,其實我在大學、研究所的階段,還有在球場的階段,其實幫助我的人也蠻多的,那其實我學習到最多的其實是,除了球技之外,我覺得做人做事都很重要,比如說我覺得要很感謝,我現在研究所的指導教授,張家昌張老師,他也是羽球選手出生的,他其實指導我不僅僅是在球技,還有做人處世的方面,還有一些在場上指導,還是說一些比較口吻上的表達,讓選手更精確的知道說,你該怎麼去做表達的動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