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一樂也;得天下英才而罰之,一悲也

之前帶小朋友去南部比賽的時候,正在場邊看球,依稀注意到有個小朋友從我前面跑步經過 沒多久,又跑過去一次 兩次......三次..... 喔,不錯喔,這個小朋友可能打完比賽很認真的...

作者:刀神

請繼續往下閱讀

吳嘉莉

那些論點用在任一方面都通,那就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劣根性,你也有,只是你可能無權那麼做。若社會沒有了這些事,那一定是世界大同了。公平正義一向都只是口號,從來不是用來實踐的。人不自私還叫人?

刀神

說的沒錯,所以權力一向容易使人腐壞,權力越大就越容易,絕對的權力,可能就是絕對的腐壞。

這可能是人類的劣根性,但它並不是必然。

跟公平正義或是口號也沒有很大關係。人之所以為人,除了劣根性之外,也還有本身的良知和學習的能力。

也因此,有權力但是沒有腐壞的人仍然是有,利用權力幫其他人謀福利的人也並不少。

這也就是身為人類,自己可以做出的選擇。

假如覺得球員輸球,教練某些部分也有責任,那麼球員下去罰跑,教練是不是也應該一起去跑?

這跟職場內,上對下的霸凌其實沒有甚麼兩樣吧? 而職場會出現這種霸凌的上司,大多是自己能力不足,又把責任推托給下屬的上司。

但是假如教練用這樣的模式展現權力,推卸責任,除了在自己的象牙塔內自嗨,撇清自己的責任之外,對球員的進步或是對你自己本身的進步,又有甚麼幫助?

因此在這樣的狀況下,教練應該了解,教練最重要的任務,其實是在幫助球員成長。而要幫助球員成長,教練自己的成長也非常重要。

要成長的第一步,就是要接受自己的錯誤,負起責任,想辦法學習改善。對,我說的是教練!!! 球員輸球或是表現不如預期,教練一定有責任!! 不要逃避,不要推給球員,好好分析出問題的地方,跟球員一起想辦法改善,這樣才是教練跟球員都一起進步的方法。


3. 以恐懼當作統治的手段來贏得尊敬

就跟古代的暴君一樣,認為要統治或是管理人類,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恐懼。

凶暴,痛罵,處罰以製造恐懼(古代暴君當然還可以砍你的頭)

又或者利用造成恐懼來掩飾自己的無能。

用恐懼讓人服從,然後自行把大家對你的恐懼,誤認為是尊敬。

事實上恐懼和尊敬是兩回事。

恐懼之下的服從是假的,尊敬是表面的,只要一有機會,那些唯唯諾諾的草民就會揭竿起義,把暴君砍成肉泥。

假如要贏得別人的尊敬,最重要的第一步,是同樣去尊重別人,不論對方地位高低。第二步是尊重自己,力求進步,而且不要去做不該做的事情。

能力強的人,也無需要製造恐懼。

教練假如可以尊重球員,尊重球員的困難,尊重球員自己的意見並去理解,並且設身處地的去幫球員想出解決的方法,增強自己的能力來解決各種問題,而不是一味訴諸於恐懼。這些會讓球員更服膺教練,而且打從心裡真正的尊敬教練。


4. 想不出別的方法,從以前就是這樣啊

球員打不贏,打不好,或是比賽時遇到狀況,他們自己不知道怎麼處理...

.....可是教練也不知道怎麼處理......

教練也許已經江郎才盡,怎樣也想不到甚麼別的方法可以跟球員溝通。也想不出甚麼新的練球方式來幫助球員進步。更不知道有甚麼心理學的模式可以幫助球員在賽場上精進表現。

那麼既然沒有別的方法,就先打先罵,先處罰,反正老子從小打球也是這樣被罰被打大的,我只知道這個方法,當然就照本宣科來用。

但是假如教練連自己都沒有學習能力,找不到除了打罵之外的激勵球員方法,比賽內容也無法分析,只剩下輸贏結果二元論,發現問題也沒辦法尋求更佳的練球方法來幫助球員,球員已經展現絕佳的努力只是對手打得更好你也看不到,那麼教練這個職位豈不也當的有點心虛?

人是習慣的動物,但是,人也是會學習的動物,陋習就是要去改啊!!!

因此小時候假如你被打罵,你覺得不合理,當你轉變成教練的時候,是否應該屏除當年不適當的方法,去尋找一個更有效,更可以解決問題,更不會造成創傷的方法?

唯有這樣,你才能讓自己越來越進步,成為一個比當年打你的傢伙,更好的教練。


5. 個人利益

也許球員輸球會影響到教練的地位,立場,甚至生計

因此把個人的怨恨,發洩在球員身上

這就等而下之,不足以為論了。


6. 4%的毫無良知的人

有人說,有4%的人毫無良知。

這些人也許就是看別人受苦,自己會很快樂。

因此只要找到機會,就以殘害他人為樂,或甚至想藉由這樣的手段取得甚麼進一步的利益。

這就更等而下下之了...

假如是這樣的情況,應該先吊銷教練執照,逐出教育圈再說,其他沒甚麼好講。


我個人才疏學淺,大概只想到這幾個可能的原因,各位看官也許了解一些我不知道的現象,歡迎補充。

好一點的消息是,在台灣的運動界,以前據說這些行為是常態,近年來有慢慢減少的趨勢,否則我在南台灣的艷陽下,看到的就不會是一個小朋友在跑,而會是一整群的小朋友在跑,或是一大堆人在做交互蹲跳了。畢竟,網球比賽一場打下來就有一半的人是輸家,要處罰可處罰不完。

感覺上,慢慢的,越來越多教練自己可以有修養,肯學習,可以去尊重球員,理解球員,也可以去學習用更好的方式來幫助球員了。

教練跟球員一起進步。

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以為樂,非罰之而悲苦果。

也許大家有這樣的理解,對整個運動界甚至教育界來說,才是一件進步的事,才是一個整體素質往前邁進的契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