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0
作者:ROSECHEN

「英雄不怕出身低」—健行.朱雲豪

還記得專訪的那天時間是約在 12 月底,UBA正打得如火如荼,第三階段的比賽才剛結束。 我問了雲豪「有甚麼話是你最想跟隊友們說的?」他想都沒想,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就一起加油啊,一起拿個冠軍,把去...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記得專訪的那天時間是約在 12 月底,UBA正打得如火如荼,第三階段的比賽才剛結束。

我問了雲豪「有甚麼話是你最想跟隊友們說的?」他想都沒想,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就一起加油啊,一起拿個冠軍,把去年輸掉的拿回來!」

確實,他們做到了,他們拿回來了。

歷經失敗過後的勝利,顯得更加難能可貴,去年在小巨蛋落下的是難過的淚水,今年場景依舊,不同的是,他是面帶著微笑離開球場。

(圖:朱雲豪提供)

豪瀚21兄弟情,王者風範唯健行

他是來自健行科大的朱雲豪,高中畢業於基隆商工,不同於我們熟知的能仁班底,成了球隊當中特別的一個。

大學預計就讀別校的他,最終會選擇健行,是因為學長黃泓瀚「剛開始去健行練的時候,高中還沒有畢業,隊上球員真的都不太認識,是大瀚把我當弟弟一樣,甚麼事情都一一教我,吃飯啊或是去哪裡都帶著我一起,才讓我覺得讀這裡好像不錯,而這也是我大一的球衣背號會選擇穿 21 號的原因,在我還沒來健行前,大瀚就是穿 21 號。」

直到正式來健行就讀之後才體會到,原來一支球隊會強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大家都很團結,凝聚力很好,什麼事情都一起做,壞的一起承擔,好的一起享受「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就像家一樣。」

(圖:朱雲豪提供)

誤打誤撞成興趣,天生我材必有用

「我真的做夢也沒想過我可以打球打到現在這個樣子」

原本接觸籃球只是因為自己不愛讀書、想打發時間,結果打著打著就打出了興趣「每天都一定要碰到籃球,就覺得我沒有籃球不行」他說。

國中的時候,雲豪身高才 160 幾公分,坦言當時父母親並不同意他來打籃球,也許是擔心雲豪的個子太矮,直到畢業後,身高抽高到 180 幾公分,父母親的態度才開始有了轉變,後來的每場比賽,只要他們有空,都一定會到場來幫兒子加油,非常支持雲豪。

回想起這段過去,雲豪笑著說:「爸爸通常都是扮黑臉,媽媽是白臉,因為爸爸是看得懂籃球的,會知道我哪裡表現不好,所以有的時候我都會被他罵;但媽媽是看不懂的,只要我有上場比賽,不管表現的好或壞,媽媽都會很開心地來我說聲辛苦了,給的全是滿滿的鼓勵。」

(圖:朱雲豪提供)

漫長低潮憶初衷,三分射手返球場

談起自己的生涯低潮,就發生在高二升高三的那年暑假,逐漸意識到自己成了球隊學長,該一肩扛起帶領球隊的重任,教練開始變得很針對,同時,也覺得自己在場上的表現沒有明顯進步,升任不了這個角色,種種壓力接踵而來「那年暑假差點就不打球了」他說。

那段期間他都沒有參與練球,只待在一旁默默地看著隊友們訓練,自己一個人,慢慢的從小時候剛開始接觸籃球,再到後來國中、高中…所有過程全都認真仔細地思考了一遍,最後發現自己還是喜歡籃球的,於是他告訴自己,不要輕易地被眼前的困難擊垮,也不要辜負了他人對自己的期待,不想讓人失望就得好好重拾心情,努力堅持下去,一路走到了現在。

熬過漫長低潮期的他,早已在球場上有著讓對手不容小覷的三分外線能力,如今是健行的當家射手之一,皆是他努力換來的成果

「高三那年我真的蠻認真的在練三分球,每天早晚的投籃訓練,我都是做著別人的兩三倍,雖然那時候心裡會埋怨教練為什麼要一直針對我,但現在回頭想想,如果沒有他,沒有這些過程,也不會有現在的我,所以心中還是充滿感激的。」他說。

(圖:朱雲豪提供)

流言蜚語成動力,質疑批評找自己

「我是一名籃球員,對我來說最辛苦的,反而不是訓練,而是要學著去消化外界很多的質疑與批評聲浪,再從這些聲浪當中,找到更好的自己。」

隨著一場場比賽的過去,支持自己的人會變多,同時,討厭自己的人也會伴隨而來,出門在外做任何事情都容易被放大檢視,看似平凡的小事放在我們身上就成了件嚴重的大事,但其實出了球場,我們就跟一般人一樣,過著平凡的生活,做著很平凡的事。

「籃球這條路還很長,我不想輕易地被這些流言蜚語給打敗,更不想整天活在負面的情緒當中,所以我告訴自己,凡事不要都只看壞的那一面,其實喜歡自己的人還有更多,我應該為了他們好好努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