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
作者:Jeffrey Holt

〔18-19NCAAD1 〕Old Town Roads—德州理工大學的隊史首次四強之旅

今天,德州理工大學創造了歷史。他們在NCAA錦標賽的八強賽擊敗西區第一種子岡薩加大學,達成隊史首次進軍最後四強的壯舉;賽後,全隊上下難掩激動情緒,在更衣室裡跳上跳下,就連總教練Chris Beard脖...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天,德州理工大學創造了歷史。他們在NCAA錦標賽的八強賽擊敗西區第一種子岡薩加大學,達成隊史首次進軍最後四強的壯舉;賽後,全隊上下難掩激動情緒,在更衣室裡跳上跳下,就連總教練Chris Beard脖子上都掛著剛剪下的籃網,興奮的與球員們享受這一刻,他們口中唱著嘻哈歌手 Lil Nas X最近爆紅的成名曲「Old Town Road」,「Yeah, I’m gonna take my horse to the old town road, I’m gonna ride til’ I can’t no more(是的,我要把我的馬牽到那鄉間小徑上,並且一路馳騁直到我精疲力竭)……」。

 

讓我們將時間倒轉回2016年的「瘋狂三月」。當時在阿肯薩大學小岩城分校執教的Chris Beard,藉著在球隊防守系統中加入高強度的盯人防守讓特洛伊人隊改頭換面,以太陽帶聯盟冠軍之姿打進了睽違五年的NCAA錦標賽,並且在首輪遇上第五種子普渡大學;那場比賽裡,即使特洛伊人隊在正規時間結束前三分十九秒還落後十三分,Chris Beard並沒有打算放棄,他指示球員放棄原本的內縮防守,改為一對一的壓迫,使得普渡大學大亂陣腳。

(pic via Saturday Down South)

最後,Chris Beard的這一次防守變陣不但讓球隊將比數追平,更一路與對手纏鬥到二度延長賽並拿下勝利;儘管下一場比賽特洛伊人隊便敗給愛荷華大學結束當年的錦標賽,但拿下太陽帶聯盟年度最佳教練的Chris Beard很快遭到UNLV(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挖角,並離開了阿肯薩大學小岩城分校。

 

但在Chris Beard加入UNLV短短幾天後,德州理工大學當時的總教練Tubby Smith轉至曼菲斯大學發展,使得這個位置出現了缺口;儘管剛接任UNLV的教練,曾在德州理工大學擔任助教長達十年的Chris Beard依然成了德州理工大學鎖定的對象。

 

「德州理工大學是我所熟悉的地方,我曾在那裏執教過。確實,那個時間點有些尷尬,但人生中許多事情就是會在你想不到的時間點發生;對我而言,去處理這些問題的方式就是盡可能地坦白。我一得到機會去跟德州理工大學聯繫,我立刻就讓UNLV知道;我也告訴德州理工大學,如果需要面談,我希望可以盡快處理—我不想有所拖延。所以我跟他們(德州理工)聯繫的當天晚上,我們就在拉斯維加斯碰面了。」Chris Beard說。

 

同樣也是當天晚上,Chris Beard得到了德州理工大學的招募,隔天早上,他就決定接受這個機會。一切就在四十八小時內天翻地覆。

 

當時的德州理工大學已經連續十一年沒有在NCAA錦標賽拿下勝利;而Chris Beard並沒有讓學校和球迷失望,他在接手德州理工大學的第二年,他就建構起團隊銅牆鐵壁的防守,並在超級大一生Zhaire Smith和大四後衛Keenan Evans的強大火力供輸下在錦標賽中一路過關斬將,直到八強賽才敗給後來拿下冠軍的維拉諾瓦大學。

 

儘管在去年球季結束後德州理工大學面臨包含Zhaire Smith和Keenan Evans兩名主力在內的六位球員離隊,但後衛Jarrett Culver大幅躍進,成長為NBA樂透秀等級的當家球星,以 Tariq Owens和Matt Mooney等人為首的轉學生也以成熟的實力和經驗幫助球隊,德州理工大學的實力幾乎可說是不減反增。

 

「我們每個人都有需要加強的地方,而教練團規劃了一個完善的計畫來幫助我們更加進步,而非讓我們自己漫無目的地摸索;我非常享受待在那種你需要自食其力的環境,而Beard教練不在乎你是誰,你就是需要拚盡全力去爭取屬於自己的地位。」轉學自聖若望大學的前鋒Tariq Owens說。

 

前鋒Norense Odiase也表示,Chris Beard是他所見過最為偏執的工作狂。「你可以看到他每個晚上,每場比賽後,無時無刻都在準備著,只為了能讓我們更簡單的理解他想要教給我們的內容。你們必須知道的是,當你有個如此努力的教練團,很輕易地就能夠將精力放在重要的事情上,你所需要做的就只是照著他們的指令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