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4/01

聽媽媽的話 長大變球王?—Denis Shapovalov

2008年7月24日,西班牙蠻牛Rafael Nadal在加拿大大師賽即將與俄羅斯好手Igor Andreev進行首輪比賽,一位身穿紅衣的小球僮,頂著金髮站在Andreev旁邊。遇到了時任球王的Nad...

作者:Benny Ice

2008年7月24日,西班牙蠻牛Rafael Nadal在加拿大大師賽即將與俄羅斯好手Igor Andreev進行首輪比賽,一位身穿紅衣的小球僮,頂著金髮站在Andreev旁邊。遇到了時任球王的Nadal,小男孩有些怯懦地握了手。這位九歲小男孩,名叫Denis Shapovalov。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時在場的所有人,包括Nadal和Shapovalov,應該都萬萬沒想到,9年後兩人會再次以對手的身分互相握手寒暄。當然,更沒有人會認為當時瘦瘦小小的Denis,會在9年後擊敗Nadal。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當天擊敗Nadal之後,Shapovalov宣稱他不記得九年前那一天。但是當那九年前擲銅板的照片在網路上風傳之後,Shapovalov突然「記憶恢復」,開始談起了當天的故事。其實當時Denis和另一個球僮,被安排要在Rafa上場前,打個五分鐘的表演賽。但是因為前一場比賽時間過久,也讓這表演賽被迫取消。Denis回憶道:

我其實當時感覺很沮喪。我本來以為可以在Rafa面前打球。

***

現年50歲的Tessa Shapovalova,過去曾經在前蘇聯當過國手,在世界單打排名曾經晉身300多名左右。在前蘇聯解體之際,Tessa與丈夫Viktor搬到了以色列第二大城特拉維夫,並在當地擔任網球教練。1996年,老大Evgeniy誕生,而3年後的4月15日,小兒子Denis也呱呱墜地。Shapovalov家族一家四口在Denis不到一歲時就來到了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旺市 (Vaughan)。Tessa表示:

我們其實很喜歡在以色列的生活,但我當時認為我兩位孩子在那環境下生活,實在太危險了。所以我們決定搬離以色列。

Shapovalov家族:(由左至右)Denis、Viktor、Tessa、和Evgeniy
(Denis Shapovalov 官方推特)

帶著兩位孩子及只說俄文的丈夫來到加拿大後,略懂英文的Tessa很快在當地找到了於網球俱樂部教球的工作機會。Denis五歲開始打網球後,也就跟媽媽天天進出俱樂部打球。談到了他兒子們打網球的往事,Tessa回憶道:

請繼續往下閱讀

Denis五歲拿起球拍後,就每日往網球場跑,叫他離開都叫不動。他就這樣天天跟其他大孩子、小孩子打球。我每天下班後,找Evgeniy練打,他可能因為累壞了,都不怎麼願意。可是Denis這時候就活蹦亂跳的,吵著想繼續跟他媽媽打球。

在Tessa的鼓勵及訓練下,Denis的打法變得越來越有侵略性,時常衝到網前一決勝負。但仔細想想,一位大約小學中年級左右的小孩,天天衝到網前,不就常會被高吊球搞得要死要活的嗎? Tessa卻有她自己的想法:

那時候的Denis因為比較矮小,所以只要到了網前,就會被對手用高吊球來對付,讓他吃了不少苦頭。我那時就常常提醒他:「Denis,你不用擔心。總有一天,當你長高了,你一定可以殺到那些球的。」我們那時候根本不管輸贏,我們只希望他能夠打真正正確的網球。我們相信他一定為變高變壯,再加上他的個性很適合這種打法,屆時一定會有好表現。

現在來看,Tessa的堅持是對的。Tessa替Denis打下的基礎,讓他在球場上的進攻非常流暢,網前的反應及能力也非常也是水準之上。Denis之所以有現在那華麗的進攻球風,母親Tessa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除此之外,Denis現在那瀟灑的單手反拍,如果不是因為Tessa的堅持,可能也胎死腹中了。當時才8歲的Denis,自己開始使用單手反拍,結果引來其他人的批評及反對,認為一個8歲小孩子打單手反拍,不僅對小孩而言是個艱難的挑戰,甚至還可能導致受傷。但是Tessa卻不這麼認為,因為她認為Denis想要打單手反拍,是他自己的選擇,身為母親的她沒有必要去干涉。

但是對於還是兒童的Denis而言,無論是母親的訓練,還是自己的選擇,這都讓他在童年時期的戰績受到了影響,身心也受了不少挫折。然而,從小就盯著母親各種獎盃獎牌的Denis,從開始打比賽那一刻,就致力於要在場上奪勝,獲取自己的獎盃。Tessa也借給Denis幾個獎盃,並告訴他在拿下自己的獎盃後再還給媽媽。Denis提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