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6
作者:岫子

UFA》跨越台巴距離 從一支球隊開始

跨越隔閡,他們終於成為一支球隊。 「他只是想把巴西國旗帶在身上......」2016年香港轉機,男孩手上綁著布條,色彩鮮亮,讓人想靠近打招呼,明亮大眼睛的他怯懦且無言,身旁同伴趕忙替他回答,而他...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越隔閡,他們終於成為一支球隊。

「他只是想把巴西國旗帶在身上......」2016年香港轉機,男孩手上綁著布條,色彩鮮亮,讓人想靠近打招呼,明亮大眼睛的他怯懦且無言,身旁同伴趕忙替他回答,而他只是站著傻笑,那是魯依斯LUIZ離鄉的第一天。

一年後,魯依斯從球場遠方主動跑了過來,笑容燦爛地說 「 I can talk to you in English . 」

全員來自巴西,他們是佛光山巴西如來寺於2003成立「如來之子教養計畫」所培育的孩子,帶著夢想來到台灣,南華大學足球隊第一批球員現今已大三,跨越語言隔閡,能說中文和英文了。

除了語言隔閡外,球場上也是有所學習的,若說「熱情」是巴西人的天性,「團隊合作」則是三年來慢慢從文化衝擊磨合出來的新默契,對他們來說,在球場上將個人轉化為團隊並非易事,這是一段從無到有的新歷程,從體會、認同到執行,形成向上提升的「一支球隊」。

「我不再當內馬爾!」意識到23人都不是一流的球員,長久以來,足球在巴西代表翻轉命運的契機,在大三齊力思QUILES的心中,內馬爾正是他成長過程中所崇拜的超級球星,是他一路以來學習的對象,球衣一樣是10號,但他決定在心態上重新來過。

從第一年參加大專5人制足球賽奪冠,到隔年11人制比賽得到第5名,過程中每個人都想被看見,每個人盤球時間超乎想像的長,不僅讓總教練杜登盛傷透腦筋,也直接影響球隊的進攻效率。

比賽就是要進球比對手多,但如何讓球進入對方球門?拿到球權,往對方球門推進,到完成射門的過程,場上只有一顆球,隊上有11人在動,搶到球進入射程位置或是傳給隊友射門,像是心魔的考驗,焦點總在持球者身上,但不論進攻或防守,「無持球狀態」才是決定比賽勝負的戰術素養。

足球是一項美麗的運動,以12碼球PK決勝為例,定點踢球便是一場心理戰,罰球操刀者的任何細微動作、哪怕只是一個眼神,都可能成為對手的判斷依據,堅定、冷靜才能成為贏家,這群巴西球員說他們每週有一次的禪修,從賽前靜心禪坐到上場小組推進、甚至踢12碼球,專注、投入、珍惜每一顆球,把每顆球做到最好,才能一起贏球。

「一起贏球!」在一個團隊中,如果所有人沒有共同思維,朝同一目標前進,那麼最終將無法達標,無論個人能力有多高,只有一起努力、團隊合作才是取得成功的關鍵,而這個體會他們走了三年,學習改變,了解比賽成績是在改變自己的過程中,附加而來的成果,跨越了種種距離,成為真正的一支球隊。

「因為加入這支球隊,改變了自己的人生。」球門薩非SAVIO三年來,除了踢球,便是待在宿舍努力念書,他知道這是得來不易的脫貧之路,但不是為了自己,立志從醫的他,更大的目標是在幫助家鄉的孩子,回到巴西貢獻自己所能。

有一半德國血統的盧卡斯LUCAS,認為自己的視野改變了,身處異鄉不再讓他感到害怕,打破心中彊界,未來或許在中國、台灣、巴西,乃至全世界都可以是他發展和探索的地方。

原來,一支球隊的背後,有許多翻轉人生的故事,而一切始於無國界的學習。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