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7
作者:詹阿智

三太子教我的跑步事-(1)父親

我,應該算是個跑者吧! 身高不高,協調性還可以; 步頻快,力量比普通人好一些! 常開玩笑自己大學是念體育系、混田徑幫的, 不是跑得多好多快,而是大學沒課的時間都在操場度...

請繼續往下閱讀

加上覺得工作較忙,不想花太多時間在這上面,

於是我請父親直接把原始成績給我,讓我獨自作業會比較快,

但也因此失去了這每月一次的相處。

 

父親生病的末期,腳已經無力負擔暴增的體重,出入都要靠人攙扶;

一輩子沒發胖過、又不喜歡麻煩人的老爸,大概很不能接受這樣的狀況;

體力漸失,社團少去了,最愛的高爾夫也不能打了,

但這段時間卻是我們家人相處最多的時刻;

姪女與父親的童言童語,讓晚餐的氣氛熱鬧許多。

父親後來因肝癌過世,

從發病到離開,大約是三年的時間,

我永遠記得生病後期,

大小便無法控制的父親,

惡狠狠地看著我跟看護幫他處理穢物時的神情,

一生最不喜歡麻煩人的父親,

看著自己的無能為力,

也只能用那不甘心的眼神,表達對這世界最後的抗議。

 

父親走的那一夜,

我趕到醫院握了他還有餘溫的手,

然後放開;

謝謝他這一生的努力,把我們生下來,默默地提供了整個家的養分,

給我們最大的發展空間;

很慶幸能陪他走過這人生的最後三年;

爸,謝謝你,我們愛你,不用為我們掛心,跟隨著菩薩,一路好走。

 

辦完父親喪事的那一天,

我換上跑鞋,跨出門,開始跑了起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