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7
作者:詹阿智

三太子教我的跑步事-(2)母親

自從回老家住後, 偶而會陪老媽到廟裡去。 媽拜的是間位於巷弄內的小廟,主神是太子爺,定期有乩童可以問事情。 老媽每次問完事, 都會帶回用塑膠袋打包、外頭用雄獅牌黑色簽字...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自從回老家住後,

偶而會陪老媽到廟裡去。

 

媽拜的是間位於巷弄內的小廟,主神是太子爺,定期有乩童可以問事情。

老媽每次問完事,

都會帶回用塑膠袋打包、外頭用雄獅牌黑色簽字筆,寫上姓名與歲數的加持水,

給我們一家人喝平安順利。

 

大學念化學工程的我,喝符水這事我是不幹的;

但老媽的善意,不忍拒絕;

也曾做過假動作(偷偷倒掉),但覺得遲早會被發現。

為確認這水是不是真有問題,

想起過去第一份工作的主管曾教導的-解決問題最好的方法就到現場去;

我決定找天跟老媽到廟裡一探。

 

第一次現場看乩童上身的儀式,讓我大開眼界;

這間廟辦事的是位女乩童,感覺不像是電視上報導的騙財騙色神棍;

當乩童上身後,開始辦事情,為信眾解惑;

信徒需先向工作人員登記,

然後排隊等候,

接著依序一次一位地由工作人員把住址與姓名報給神明,

當叫到你名字的時候,要趕快坐到神明側身前的小板凳上;

神明會先點點頭(此時乩童的眼是矇著的)

然後就像google搜尋引擎運作一般,

依據剛剛提供的住址與姓名,從廣大的資料庫中找出你的背景檔案。

 

當停止點頭時,代表搜尋結束,

你可以開始說明或請教需要神明幫忙的事,

接著神明會有所指示,

因神明的語調與用語,對於不常來這問事情的新手可能會聽不懂,

但也別擔心,一旁的志工都會很熱心地幫忙翻譯,

若還是不清楚神明的指示,也都可以再提問確認;

結束後,

會拿一杯剛剛由神明加持的水過香爐,

若是本人自己來問問題,可現場直接把水喝掉,

幫親朋好友問的,則會用塑膠袋打包,

外頭寫上年齡與名字後帶回去給當事人喝,

親眼跟過一次流程後,

我可以肯定這間廟沒有加香灰或燒金紙混入加持的水中。

 

----------------------------------

每年宮廟在神明生日時,會有請神的活動,

需要徵招一些男信徒,跟著車隊到附近各結盟的廟宇去接神像,

然後迎回廟裡,約莫十日後再請回;

老媽有時會問我可不可以去幫忙,

想說請神活動在一大早,

結束後還來得及去上班,去看看也好。

 

清晨5:30開車到位於窄巷住宅區內的小廟,名為敬賢宮;

主神是太子爺;

今天要到新竹市區的友廟去請神。

 

放了長串鞭炮,神轎上車,敲鑼打鼓後車隊上路;

我駕駛著其中一輛引擎蓋上綁著廟宇旗幟的轎車,跟著隊伍前進;

各個重要路口有志工協助交管,

因尚未到上班時間,路上車還不多;

前往長和宮、城隍廟、關帝廟、竹蓮寺、東寧宮、北極殿等,

最後來到天公壇;

每到一間廟宇都會請一尊神像上車,

每輛車只載一位神明,由一位男性信眾捧著神像坐在副駕駛座。

 

到天公壇時,會請下所有的神明,

完成儀式後,再將所有的神像請回出發地-敬賢宮。

 

宗教信仰是件很妙的事,你很難用科學或理性去分析祂,

祂就是存在那裏,存在祂的功能與意義。

從小,對於這些超現實或神秘的現象,

我從來就不排斥,甚至感興趣與好奇,

漸漸接觸久了,冥冥之中,似乎也接受了這樣的安排。

 

----------------------------------

這天又跟老媽來廟裡,如往常般總是站在遠處等待與觀看。

輪到老媽時,她突然問我-自己有沒有想問的事情,直接跟太子爺問吧!

看著廟裡志工目光轉向我這邊,這......,沒事沒事,換下一位換下一位。

 

這感覺很像看人算命,

聽別人的故事或煩惱,反正事不關己,心境是輕鬆的;

但當輪到自己問問題時,總覺得好像還沒準備好而不敢面對。

 

還記得大一那年暑假,

嚮往環遊世界,

但沒錢又有兵役限制,

鼓起勇氣跟爸媽開口說想出國去看看,

爸媽點了頭,匯了款,繳了錢,

跟著救國團役男保證會回來團的行程去了趟歐洲;

二十多人的旅行團,

來自四方彼此不認識的團員,

竟巧合地同時有星座學、手面相與測字的專家;

 

於是十來天的旅程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