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7
作者:詹阿智

[跑步小說]三太子教我的跑步事-(5)Just do it!

這天我又來到宮裡,排隊問事情。 輪到我時,我跟太子爺表示上次跟我說的有點想不透; 太子爺隨手在桌下拿了個約30公分寬鞋盒大小的箱子, 然後在上面畫了一個勾勾, 我不懂是...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天我又來到宮裡,排隊問事情。

  輪到我時,我跟太子爺表示上次跟我說的有點想不透;

  太子爺隨手在桌下拿了個約30公分寬鞋盒大小的箱子,

  然後在上面畫了一個勾勾,

  我不懂是甚麼意思???

  上次畫了個圓,至少還說這是借我的風火輪,跑步要學這個;

  今天卻什也沒說,且已經有點不耐煩地指示要換下一位;

  

  我擔心再問下去太子爺會生氣,

  卻又真的不知道這代表甚麼?

  無助地望向旁邊協助翻譯的志工大姊,

  只見她脫口說

  "阿這就耐吉呀!Just do it!

   太子爺意思應該是不要問那麼多,跑下去就對了。"

  

  恍然大悟的我,真沒想到太子爺對於凡間洋人的運動品牌也略懂一二呀!

 

----------------------------------

 

  帶著太子爺兩次提點我的跑步指示,

  持續在十八尖山的上下坡來回練習著。

  

  我發現在這邊跑步,有時會有感覺自己在騎自行車的錯覺;

  因上下起伏,

  遇上坡時,你若要維持輕鬆別太喘,身體會自然地換成爬坡檔,

  一小步一小步地向上,雖然速度慢一點,

  但有如千斤頂撐起車子那樣,較省力地把自己向山上頂去。

  平路或下坡時則好像換成自行車的大盤,

  順順地踩,速度不用特別催就有,

  這是在一般公園或學校操場練跑時所沒有的感受,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太子爺要我"Just do it!繼續跑下去"後,自然學習到的體會。

 

  不同於大學時期在田徑隊團練的日子,

  我沒有加入跑團,練習總是一個人;

  沒聽音樂,沒有課表,

  每次就是一趟來回,跑快跑慢,視當天狀況而定。

  對於要跑出怎麼樣的成績,沒有目標,沒有想法。

  畢竟這場馬拉松所代表的,

  或許只是對這段日子的一個終結與句點,

  是個讓自己重新再出發的流程與儀式。

  跑快跑慢,誰會在乎呢?

 

  --------------------------------

 

  因為對完賽成績沒有想法與期待,

  加上與太子爺的兩次交流,

  我在這起伏變化多的山徑裡來回,

  專注地思考著跑步的本質到底是甚麼?

  從小到大,是誰教我跑步的呢?

  沒有頭緒,想不通,

  直到有一天......

 

----------------------------------

 

  我的高中班導師-儲老師。

  老師的姓氏很特別,儲蓄的儲,

  是我人生獨一無二、唯一認識的儲氏宗親。

  他教我們數學,

  當年我在班上的表現並不突出,

  但很謝謝老師在升學主義掛帥的時代,

  能放著我們這群血氣方剛的臭男生,

  自由健康地發展。

 

  那天在十八尖山跑著,

  今天的賓果人物是儲老師;

  自從大學時期開的一次同學會後,

  應該已經有近二十年的時間沒見了。

 

  老師頭髮白了,身形也沒那麼挺了,(想想自己也從高中生變成中年大叔)

  但我還是認了出來,

  老師一個人走著,

  我猶豫了一下,思考著是否停下來去主動打招呼,只是怕老師認不得我。

 

  機會稍縱即逝,算了,下次吧!

 

  繼續跑到早起會後原路折返,

  一般來說,我練跑的速度大約是一般人走路的兩倍,

  因這裡主要幹道就一條路,

  於是不久,我追上了老師,

  看著老師的背影,這次決定上前打招呼。

  老師跟我點點頭,教過這麼多學生,看老師的表情,大概就是這是我學生,

  但哪一屆哪一班,幹過甚麼事則是想不起來,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我在班上也不是甚麼風雲人物或問題學生;

  我只好搬出當年班上數學最強同學的名字,試圖喚起老師回憶的連結。

 

  老師說他退休了,現在有個孫子,偶而會到這邊來散散步;

  我說我這兩三年才回來新竹,最近開始常來這邊跑步;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