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9

但爭朝夕難遠長 再談中職爭冠期的容忍極限

文章開頭一樣先提幾個問題,你認為一支球隊重建期需要多久?打進季後賽要幾年?拿到總冠軍又要多久? 換個明確的方式問好了,如果你支持一支「中華職棒」的球隊,你能忍受它幾年沒進季後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來看一下目前中職各隊的「季後賽乾旱期」,2017-2018 桃猿連兩年包辦上、下半季冠軍後,富邦、統一、中信三隊在季後挑戰賽輪番上陣,最近一次沒得打的就是去年的中信兄弟,所以中職球隊中,目前最長沒得打季後賽的紀錄,就是一年;至於「奪冠乾旱期」衛冕軍桃猿不必提,富邦悍將(含前身義大犀牛)前次奪冠是2016 年,乾旱期 2 年;統一獅前次奪冠是 2013 年,乾旱期 5 年;中信兄弟(含前身兄弟象)前次奪冠是 2010 年,乾旱期四隊最長,但也不過 8 年。

 

這就是為何即使大家嘴上都說「冠軍是至高榮譽」,但美國與台灣球迷對冠軍隊的尊崇、呈現的整體氛圍仍有天壤之別的原因;國外球隊對奪冠骨幹班底,無論基於過去的實績和戰功、還是念及燃燒職業生涯為球隊、城市爭取冠軍榮譽的作為,其後體現出的禮遇、尊榮及老化後的上場空間和退化容忍度,都遠非台灣所能相比,當然,我們永遠能從國外運動找到無情無義的例子,但還是能找到很多像對 Derek Jeter、Ken Griffey Jr 這樣的好模範。

 

 

四隊的規模,先是影響賽制的可能,進而決定教練團的調度模式、制服組在重建or爭冠的砝碼抉擇;而進季後賽和奪冠的難度過低的情況下,也決定了球迷對於冠軍記憶的珍視,更深一層影響台灣職棒的環境文化,也就是形成急功近利的整體氛圍,落實於細部的體現則是:對新人養成過於躁進、對選手保護不夠嚴謹、對老將價值快速抹殺、對洋將趨近零容忍的免洗。

 

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台灣職棒急需擴編球隊,新球隊的重要性不只在於增加對戰組合的新鮮感,更重要的還有帶來以下改變:

  • 降低奪冠率、
  • 降低選秀大物密度、
  • 帶來逐步走向單一球季、比拚全年戰力賽制的可能、
  • 給予身手猶在的老將轉隊繼續揮灑的空間和尊嚴。

 


唯有奪冠難度增加,乾旱期愈長,總冠軍的稀缺性才會飛昇;

唯有選秀會的大物分散,即戰力出現佔比逐漸降低,各球隊才會更重視球探部門和養成系統的工作專業能力;

唯有走向單一球季制,全年比拚整體戰力,體質健全的強隊才能穩定出線;有明顯陣容缺陷的弱旅在長期與季後賽絕緣的情況下,才會痛定思痛、踏實重建,而非老想靠賽制締造奇蹟。

 

唯有奪冠大不易,得來才更懂珍惜,國外奪冠班底退化後仍佔據先發席位者所在多有,但當他們因傷勢和年齡導致身手不如往昔或需要更多時間調整的時候,球團和球迷更願意給予耐心和尊重,而不是秉持著「自覺每年都有 1/4 奪冠機率」下將老將棄如敝屣。

 

 

在隊數規模框架下,目前中職仍只能遷就無法體現總體戰力的上、下半季制度運行,讓體質孱弱的球隊有機會衝刺半季就前進季後賽甚至問鼎總冠軍,除了讓冠軍頭銜貶值,也讓制服組無法正視隊伍需要長期調整精進的弱項;更讓教練團養成「只爭朝夕,不看遠長」的調度模式;對於環境文化的影響則更為糟糕,雖然我相信並非所有球迷都是如此,但大量對新秀養成、老將調整毫無耐心、口裡邊稱羨國外職業運動美好文化,一邊作著毫無建設性的訕笑與辱罵的球迷,確實大量充斥在球迷討論區。

 

 

最後我想說的是,一支球隊的建軍過程,能否堅定既定政策和堅持自身步調,是後續能否取得成功的關鍵,過程不要太在意球迷的批評,更不要在輿論壓力下朝令夕改,因為過去這麼搞的球隊結果都不太好;每個國家都會有愛批評的球迷,哪些是建設性批判值得採納?哪些是對門票收入絲毫無損可以無視的惡意抨擊?身為制服組頭目或教練團首腦,都要非常清楚,因為行銷和球團管理專業是在你們身上而不是在球迷身上,能夠貫徹自身計畫並鐵腕執行的球團,最後開花結果的機率要高得多。

 

延伸閱讀: 耐心三部曲

慢熱砲與教練椅|從艾銳克和高國輝的開季看球團與球迷的耐心

但爭朝夕難遠長 再談中職爭冠期的容忍極限

朝三暮四一場空  三談富邦教練團的小樣本數升降抉擇

 

Photo Credit:友人提供。

想參與更多棒球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