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0
作者:久保

中華足協能擺脫2018年評鑑墊底命運?

由於4月10日首發文中第一大段,有局部圖片誤植徵引台灣評鑑協會資料之處,乃是臺灣師範大學與台灣趨勢研究之發布評鑑成果,筆者在此特向台灣評鑑協會致歉! 教育部體育署根據國民體育法第8條規定...

請繼續往下閱讀

  單就3月24日中華與索羅門群島男足的主場友誼賽,截至該場國際友誼賽結束為止,YouTube網路同步收看僅870人次。中華足協宣布2938人進場,在網路售票系統未達此數,亦呈現於當晚臺北田徑場稀落寂寥的觀眾席。更糟糕的是,過往擔任球賽球評的若干名家一再喊出「不離不棄」的感性話語,了無新意更讓喜好足球的小眾深感麻痺。如今就算是足球同溫層內的人們,也會考量國際賽賣相好壞,觀賽環境是否舒適友善,選擇購票進場支持還是「直接放棄」。更遑論足球同溫層之外的國人,平日不曾接觸足球競技,對中華足協舉辦國際賽難有共鳴,往往直接忽視、漠視到無視。

3月24日中華男足主場友誼賽東側觀眾席稀落冷清

 

2019少年盃為理念而改變的問題

 

  少年盃改採全國各區輪流辦理,促進各區平衡發展的立意雖好,卻在籌備期評估時地,與參賽的國小學童乃至家長脫節甚遠。第一,賽期辦在清明連假的花蓮,忽略全臺皆有返鄉人潮與車潮。偏偏基隆到屏東的西部17縣市,赴花蓮市美崙體育場參賽僅有臺鐵與公路二選一,且都得經過蘇花段或南迴段。這兩條公路的地質脆弱,且道路時有坍方封閉的風險,如2017年5月蘇花公路坍方、南迴公路大塞車。第二,國小學童在本學期的第一次定期評量,多半安排在清明連假後兩週內。試問許多家長有清明祭祖的家庭活動,又得顧慮到孩童即將到來的考試,最後會剩下多少家長同意學童參賽?

2017年5月蘇花公路中斷、南迴公路塞車的殷鑑不遠

  邱義仁執掌下的中華足協,若是首次犯此錯誤也罷!偏偏半年前的2018年學童盃,也曾因與國小學童測驗撞期,引發中區眾多參賽隊伍的反彈。中華足協殷鑑不遠,半年內再度重蹈覆轍的後果,就是本屆少年盃的參賽隊數驟減。國內舉辦各種足球盃賽的主辦單位,莫不追求賽事品質與參賽隊數的提升。然而本屆少年盃適逢全臺同步有其他重大賽事,這些賽事皆有裁判執哨需求,產生爭搶裁判的困局。於是少年盃的執哨裁判水準,近日略受數支參賽隊伍之教練的質疑。因此,各縣市有眾多國小或俱樂部,以不報名的具體行動,抵制中華足協舉辦的少年盃。倒是凸顯籌辦過程公告的理念,在接受現實的考驗之後,淪為不切實際的「理想」。

  中華足協的作為導致隊數萎縮,非但無助於提升國內少年足球競技水準,甚至與少年盃推廣我國少年足球競賽初衷大相逕庭。在每一屆世界盃熱潮退卻之後,我國足球界得歷經三年的寒冷。此時各縣市因中華足協改革帶來的逆風,讀者不妨衡量2019年迄今,我國足球到底剩下多少溫度呢?故而中華足協亟思改變,改革的理念再好,若是改法不接地氣,只會使原本喜好足球的民眾怨懟,選擇其他運動項目發展!長此以往,中華足協悖離了讓更多國人投入足球運動,以聚沙成塔改善足球產業走向職業化的初衷,帶給臺灣足球的前景將是禍而非福。

 

 

  無論中華足協秘書長方靖仁日前在官網公告改革理念再好,舉凡國家隊選訓到參加國際賽,辦理全國性的分齡足球賽事,今年都有不接地氣、罔顧現實的盲點。當足球同溫層支持的熱情流失,不復數年前的榮景,走出同溫層豈會對中華足協的變革有感?特別是教育部體育署2018年評鑑墊底,企業乃至國民皆對中華足協觀感不佳,中華足協無力挽救流失的票房,會不會影響日後爭取政府補助與自籌財源,演變至每況愈下的負面螺旋呢?因此,中華足協不宜抱持著去年評鑑墊底,今年結果不會更糟的心態,實則今年評鑑會不會繼續墊底才是重點!但願中華足協盼來評鑑成績回升,重返名列前茅的榮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